《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11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芸一听到这话的时,眼泪珠子一下就滚了出来了,有了骆叶第一次的提醒,再有周尧的第二次提醒,周芸不禁想,方长,你是人是鬼?
  “我教你做人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众皆醉我独醒?”
  听到这话的时候,周芸一把抹掉眼泪挤出笑容来一下子挽住突然冲进厨房来的周建安的手臂,说道:“不是在看新闻吗?怎么跑厨房来了。”
  “废话,你们家的新闻一个小时?”周建安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然后瞪着周尧道:“你这么多年的东西真的是白学了!瞧瞧你跟三丫头都说的什么玩意儿,再叨叨个没完,别怪我动家法,我告诉你。”
  周尧不敢吭声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他理解的孝顺就应该是言听计从。所以只能嘿嘿一笑,然后出了厨房。
  周建安拍着周芸的手,说道:“三丫头,别听你大哥的,你们三兄妹所接受的教育是一样的。老大抗压,性子沉,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二哥从小就野,被打怕了,不过心里的想法多,我对你二哥的打压也不可能用在你的身上,加上你妈去世对你的影响,让你的判逆多了那么几年,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子。现在我告诉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管是好是坏,那都是自己走过的路。你大哥总想我给你们指方向,我以后死了怎么办?托梦给你们指路?”

  噗……
  周芸笑了出来,然后嗔道:“你才不会死呢,你得长命百岁。”
  说到这里,周芸把周建安的手臂抱得更紧了,周建安叹了一声道:“你妈走了十五年啦,要是她还活着,该有多好啊,不过也不对,方长那小子长那么丑,你妈应该不喜欢才对,你说是不是?”
  周芸点点头道:“是是是,我妈喜欢你这么高在英俊的……”
  “咦,你这话不走心啊,你爸别说年轻的时候,就算是现在,那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是是是,未名湖偷渔的美男子……”
  “死丫头,揭你爹的短是不是?”
  听见父女俩的话时,周尧哭笑不得,迎着梁淑玉安慰的目光,轻轻地摇了摇头。
  梁淑主的短发看起来跟汉子没有任何区别,不过当她抱住周尧的时候,却温柔得像水一样,这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真正的魅力。
  “你是长子,是这个家里抗大旗的。”梁淑玉一边拍着她男人的背,一边说道:“爸做事,心里总有个一二三四五,他要放手了,就该你顶上,你怕什么?怕顶不动吗?你要是顶不动,娶我这个丑媳妇干什么?”

  “哈哈……”周尧少有的笑得这么爽朗,紧紧地抱着他老婆道:“说得有道理。”
  这话一出口,梁淑玉沙包大的拳头捶上一下,周尧就快吐血了,接着又给他揉揉道:“我能在你们家过得轻松自在,全靠三丫头,你再跟她为难,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尧咳了两声道:“是是是,全家都疼她,全家都欺负我。”
  这话刚一出口,旁边有人叫道:“将来我不能在未名湖畔陪爷爷钓鱼,是不是你们负责啊?”
  听到这话的时候,周尧抱着老婆一低头看着书桌面前眼巴巴瞅着他们秀恩爱的儿子,懵比地问道:“这话怎么说?”
  小家伙嘴角一翘,哼道:“去你们卧室里打情骂俏可以吗?你们看不到我的作业都堆成山了吗?拖后腿!”
  被儿子一嫌弃,两口子这才从儿子的房间里走了出去。
  周建安年轻的时候做事功利,每一步都掐在点子上,目的性极强,所以有了大儿子这桩无法选择的婚事。大儿子娶这个老婆丑是丑了点,不过真不是一般人家能比的。
  随着大媳妇娘家人的发力,如今要动周家恐怕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周建安仿佛一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但是他一点都不怂,这一切,将在春节的时候有个定论吧。
  想到这时,周建安就觉得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施岚还是住在周芸的家里,慢慢地都快和周家人成一家子了。
  看到周芸不高兴的样子,施岚问道:“是不是大哥刚才在里面跟你说什么事了?”
  周芸点点头,也没有否认,反而问道:“岚岚,我是不是太相信那个家伙了?”
  施岚两眼一翻,没好气地说道:“你说的是谁啊?”
  “少装傻,你不是天天都在惦记这边什么时候完事,然后可以跟着他学习吗?”
  施岚脸一红,哼道:“谁惦记他了,是你成天到晚惦记他,我跟他又不熟,只是想跟他多学些东西而已。”
  周芸哼道:“这家伙算个好人吗?”

  施岚心知她问的是方长,不经意地说道:“这得看是对谁了。”
  听到这意有所指的话时,周芸上下打量了一下施岚,这个女人,跟方长的来历同样的神秘。
  算了,问了她也等于白问,于是马上给老二打了个电话。
  接通时,周昊略显激动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三丫头,好消息,我们和老毛子的谈判进入关键阶段了,再过不久,应该就能有结果了……”
  “真的?”周芸心头也是一动,如果骆家和老毛子的谈判有了结果,那么国能与斯维塔克的谈判将会很快有结果。因为他们的坚持将没有任何意义。

  方长啊,这死家伙,把一切都算得死死的,连时间上都没有太大的误差,真是服了。
  一想到今天和大哥的谈话,周芸不禁有些委屈道:“二哥,我把大哥好像惹生气了。”
  “啊,老大一块木头,你能把他惹生气,看来是从方长的身上学了不少的东西啊!”
  一听周昊这吊儿郎当的口气,周芸上火道:“你能不能正经点,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有可能会让老爸晚节不保。”
  周昊沉默了,过了好久才叹道:“我能怎么办呢,你二嫂大着肚子,我不得好好照顾着啊。正在这接骨眼上,如果我不接手,你二嫂就得亲自接手,虽说她嫁到我们家来了,可骆家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帮的话,还能怎么办呢?”
  这一切本来应该周建安退了休之后再进行的,周昊一条潜龙,如今提前出山,一鸣惊人。
  “三丫头,我们都长大了,老爸如果真的有什么麻烦,这个家也该由我们撑起来才对。”
  听到这话时,周芸虽然不情愿,但是也只得认命了。如今所有人都没有想明白一个问题,谁在后边推着他们走呢?
  国内的热浪才过,老毛子这边的气温就只有七到十六度,骆叶穿了件大大的毛衣,就走出户外,轻轻地抱了抱膀子,然后来到了周昊的身边。
  刚刚才接完周芸的电话,周昊的心情有点沉重,一看媳妇来了,马上站了起来,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媳妇的身上,扶着她那显怀的肚子,小心翼翼地让她坐在了椅子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