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1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了,这都算是破例了,还打起来没完了呀。”小警官嘟囔了一句,转身出了房间,随手咣的一声关上的大门。他气得一个劲咬牙,却是啥办法没有。
  不过,北京来的刘局长还是有些力度的,第二天一早,他和刘勇便都被换到了顶楼的房间里,这里虽然还是铁门铁窗,但是条件却有大幅度改善,不仅仅是居住,而且还有一台电视机,虽然只能收到中央一台和法制频,却也聊胜于无。另外还有上周的人民日报可以翻看。更重要的是,看守人员换成了一个年龄比较大警官,态度和蔼可亲,偶尔还能坐下来跟他聊几句,这对于一个被关押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只是常晓梅和魏霞那边再也没了消息,他好几次问那位老警官,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一句话,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啥事别往心里搁。事情早晚会搞清楚的!
  我还不知道早晚会搞清楚?真是废话,他在心里说道,可脸上却还是挂着无奈的笑容。
  转眼一个礼拜过去了,他的心里就跟着火一样,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的焦虑状态,他盘膝冥想,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发现内息好像根本不受意念的引导和控制,在体内纵横翻滚,把五脏六腑都搅得天翻地覆。
  在这种煎熬中又过了好几天,在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疯掉的时候,魏霞终于来了。
  他曾不止一次的想象过与魏霞见面时的场景,应该是紧走几步,一头扑到自己的怀里,然后放声大哭,边哭边道:你总算回来了,或者担心死我了之类的话,当然,或许还有另外一个版本,怀里抱着孩子,然后泪眼朦胧的指着他道:宝贝,叫爸爸。每次想到这里,他心里都会甜丝丝的,甚至笑出了声。

  可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他才发现,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魏霞来的时候,已经快吃晚饭了。或许是北京的那位刘局长交代过,所以对他的看押只限于不出这个房间,至于在房间里干什么,基本没人管,负责看守的丨警丨察老哥除了送饭,平时也很少过来。
  当时,他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听到门响,还以为是送饭呢,于是赶紧站起身,不料房门一开,魏霞一步迈了进来。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是一愣,几秒钟之后,魏霞突然把眼睛一瞪,大声喝道:“好啊,你个瘪犊子在这里过得还挺舒坦呢,有吃有喝,还看电视,你知道老娘这些天折腾成什么样了?”
  他被这句话给弄懵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发愣之际,魏霞已经几步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
  这还差不多,他想,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于是也动情的将魏霞搂在怀中,正打算说几句煽情的话,突然感觉肩膀上一阵剧痛,差点叫出声来!
  魏霞狠狠的咬了他一口,而且似乎感觉还不过瘾,换了个地方又是一口,这口比刚才还狠,疼得他嗷的叫了一声。

  魏霞应声松了口,却还是紧紧的抱着他,抬起头喝道:“不许叫!再让我咬一口,不然的话,我心里憋的慌。”
  他简直哭笑不得,只好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魏霞说再咬一口,那就是真的再咬一口,而且用了全力。他没有叫,一直咬牙挺着,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你个瘪犊子,扔下我们娘俩就跑了,这么多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你傻啊,不知道打个电话啊,满世界都是电话,就是兜里没钱,求谁挂一个还不行啊。”说完,抡起拳头又在他胸口狠狠擂几下,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看来,魏霞不知道这些天我经历了什么,他想,这也难怪,估计办案的丨警丨察也不会告诉她这些细节。

  “行了吧,别哭了,哭多了大脑缺氧,对孩子不好。”不知道为啥,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说完不禁有点后悔,心想,妈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好端端的怎么想起四姐说的这句话了呢!
  魏霞似乎没注意到这些,擦了把眼泪,抽泣着道:“你还知道有孩子啊,你要心里惦记孩子,干嘛还在外面捅这么大的娄子。”
  “你们俩口子慢慢聊,我们领导说了,谢东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今天晚上魏女士就住在这里吧,但明天早上必须走,因为北京那边要来人了,应该还是要找谢老弟核实点情况。”丨警丨察老哥笑着说道。说完,自顾自的就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俩,谢东这才龇牙咧嘴的把衬衣解开,歪着脑袋往肩膀上一看,虽然无法看清楚全部情形,但几行牙印清晰可见,最后那口居然都有点咬破了。
  “你这娘们是不是虎啊,咬我使这么大劲儿干什么?”他埋怨道。
  “谁让你不给我打电话的,你知道我都急成啥样了,还有,为了能来见你,我人情都托到北京了,也不知道你惹了多大麻烦,本来合计你肯定被折腾没人样了呢,谁知道进来一瞧,你小子有吃有喝的,还有电视看,要是再弄个女的,我看你都能在这里过日子了!”魏霞撅着嘴的道:“我就差给这帮人下跪磕头了,你却在这儿享清福,我能不来气吗?要不是看在采石场那会你挺爷们的,今天非把你肉给咬下来不可。”

  只有苦笑能表达此刻谢东复杂的心情,可是,魏霞却不依不饶,瞪着两个眼珠子问道:“快点跟我说说,那个娘们没把你怎么样吧,你们这些天都干什么了,她是不是也被抓住了。”
  他不知道是否可以将所有事告诉魏霞,但合计着,既然都允许魏霞在这儿住了,应该没啥大问题的,只要不讲郑钧的那段就可以了。于是坐下来,将整个事的来龙去脉,以及这些天在R国发生的事全都说了一遍,魏霞听完,嘴巴张得老大,半天也没合拢。
  对一个普通人而言,活上两辈子恐怕都不会经历这些事,别看魏霞有点见识,可照样被震住了。
  “我的天啊!”魏霞一口气连说了好几遍这四个字,最后坐在床上,愣愣的看着谢东,好半天才缓过神儿来。

  “东子,对不起,我一直以为是你在外面惹麻烦了呢,闹了半天……”她叹了口气,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关切的问道:“你还疼吗,我刚才没轻没重的,咬得那么狠。”
  “废话,能不疼吗?”谢东嘟囔了一句。
  “要不,你咬我几口吧,就算是我赔礼道歉了。”魏霞低声说道。
  谢东不禁笑了,伸手将魏霞揽在怀中,轻声问道:“我不会咬你的,只要你以后不再咬我就烧高香了。”
  魏霞将头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柔声道:“只要你别再干那些荒唐事,我就不咬了。”
  “其实,兰馨的那件事……”谢东还想再解释几句,魏霞却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算了,都过去了,省厅的那个陈队长和我谈过,我也知道你什么都没做过,所以,这件事以后就不要提了,咱俩好好过日子,一门心思把孩子培养成人。”
  陈龙居然已经找过魏霞了!他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动,看起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的事搞清楚了,可那个喷香水的胡帅哥还没搞清楚呀?
  于是,他仗着胆子问道:“你跟那个喷香水的家伙还有联系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