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1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走了很长一段距离,虽然看见外面的景色,但从车辆行进的速度和平稳性上判断,应该是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而且偶尔还能听到前方传来一两声刺耳的警报和喊话声,显然,在中巴车的前面还有一辆警车开道。
  县长出门恐怕也没这待遇吧,他默默的想道,这段日子可能是犯太岁了,光是警车都坐过好几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规格高,现在居然轮到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押送,还配有警车先导开道了……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惆怅之余,一些很现实的问题也随即涌上心头。
  郑钧托付的事已经尽力了,至于能办到什么程度,自己就无能为力了。可帮四姐做的这些事呢?这算不算犯罪呢?应该不算吧,他想,我是被绑架和胁迫的,可是,在自己的配合下,四姐从大毒枭手里取出了那么多钱,然后还收了四姐的报酬,这事能轻易就过去吗?想到这里,突然有些后悔收下那张银行卡,里面要真有钱的话,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吗,一下子从被害人变成了同案犯!还有,那个赵政委不也说了嘛,我和刘勇应该被灭口才对啊,四姐咋可能把两个知情人给放回来呢!要从这句话来判断,还***真就说不清楚了!再说今天这阵势,一看就是重犯要犯,估计这场官司轻不了,判个十年八年都有可能啊。

  唉!他不由得长叹一声,咋这么倒霉呢?一步一个坎儿,不过这回应该算彻底消停了,两本书的官司也没必要打了,人都抓进去了,还打个屁呀!
  妈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把书的秘密告诉小玉呢,起码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啊,如今落到张力维手里,人家不领情不道谢,还得嘲笑我是一个大傻逼!
  还有魏霞和孩子,魏霞能等我出来吗?应该能吧,他想,起码自己在采石场的表现还是可以的,以魏霞的性格是不会抛下我不管的,可退一步讲,真要是被判了十年八年的,还是别让魏霞等了,十年之后,她都五十来岁了,那不是耽误人嘛!只要到时候让孩子认我这个爹就行!。
  正胡思乱想,忽然感觉车辆开始减速,好像是下了高速公路,周围也渐渐热闹起来,应该是进入了城市路段。
  又开了一阵,车辆终于停了下来。随即,他被两个武警战士薅了起来,下了车才发现,车辆停在一个大院子里,周围停满了各种警车,在被押着走进一栋大楼的时候,他瞥了一眼门前挂的牌子,只见上面写着:宜兰市公丨安丨局刑事丨警丨察大队。

  完蛋了,这下算是彻底完蛋了,看来是边防武警是把我移交给地方公丨安丨局了,估计是按刑事案件处理了。他心里想着,不由得两条腿一阵发软,脚步都有些踉跄了。
  赵政委并没有骗他,换的这个地方,条件比边防哨所要强好多,虽然也是个羁押犯罪嫌疑人的房间,但是起码有床有铺有厕所,伙食似乎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差,唯有一点令他感到不解的是,自从他被转到这个地方,忽然就像被遗忘了似的,一连三天过去了,再也没被理睬过。
  到了第四天,他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了。按照当时在采石场的约定,一周以后还不见他俩回来,魏霞和刘勇家属应该报案了。真不知道她们现在会是个啥状况,没准每天都在云山公丨安丨局等消息,哭天喊地、痛不欲生是一定了,能不能挂个电话呢,起码报个平安啊,至于这场官司,毕竟可以再想办法嘛。
  于是,在一名丨警丨察送饭的时候,他仗着胆子问了一句:“同志,我能给家里打个电话吗?”
  负责送饭的是一名年轻警官,斜了他一眼道:“不能。”
  “我只是想给家里报个平安,省得老婆孩子惦记。”他小声哀求道:“您能不能行个方便,或者跟领导反应一下?”

  年轻警官根本就不看他,冷冷的留下一句话,关上门就走了。
  “你要是早知道惦记老婆孩子,就压根不应该做违法犯罪的事,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才想起自己还有老婆孩子吗?”
  这句话令他非常愤怒,我是被绑架的,再说,老子还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将郑钧托付的东西带回来了呢?你们这帮小丨警丨察,整天呆在办公室里喝点茶水看看报纸,郑头儿在毒枭的老巢里,那是玩命去了,他交付的东西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不算我立功也就罢了,现在连挂电话给家里报平安的权利都剥夺了,这还讲不讲理了!
  当然,他只能将愤怒憋在肚子里,这里是公丨安丨局刑警大队,在此地闹事,后果恐怕是不堪设想的,他没有这个勇气。

  第四天上午,还没到吃饭的时间,房间的大门忽然打开了,年轻警官带着几个穿便衣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见状赶紧站了起来,年轻警官冷冷的道:“昨天你不是闹着要打电话吗,今天正好来提审你了,你问问领导吧。”说完,转身出去了。
  穿便装的一共是三个人,见年轻警官出去了,为首的一个看了他几眼,微笑着说道:“要给谁打电话啊?”
  听口音不像是东北味,依稀好像是京津一带的。总之态度不错,起码没冷言冷语的。他想,于是赶紧低声说道:“我就是想给家里报个平安,真的,就告诉我媳妇,我还活着就可以。”
  没想到那人爽快的答应了:“可以,但是,你要先告诉我,是谁把那个东西交给你的。”他认真的说道:“我说话算数,只要你说出来,我马上就让你挂电话。”
  他再次沉默了,那一刻,他甚至想,其实说了也无妨吧,毕竟这些人和郑钧一样,都是人民丨警丨察,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不行,既然郑钧说,不要跟任何人提起,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身在异国他乡的贼窝里,每一个分钟都可能丢掉性命,绝对不是闹着玩的。想到这里,他抬起头,表情严肃的道:“同志,这件事我确实不能说,因为那个朋友只让我把东西交公丨安丨机关,还叮嘱我,不要把他的行踪和下落告诉任何人,所以,我宁愿不打这个电话,也不能随便说。”

  这句话说完,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了,足足过了一分钟,三个人忽然一起朝他走了过来。
  他顿时慌了,一边连连后退,一边惊恐的说道:“你们要干什么?”
  “不许动,站好!”为首的那个男人厉声喝道。
  谢东停下脚步,刚哆哆嗦嗦的站好,不料三个人走到他的身前,忽然举起手来,齐刷刷的敬了个礼,搞得他蒙头转向,不明白这到底是啥意思。
  “谢先生,我代表专案组全体成员和郑钧同志,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感谢你勇于担当,冒着生命危险,将如此重要的情报带回来,而且,身处如此环境之下,还不忘记替老郑保守秘密,作为一个普通群众,您的这种行为,实在令我们佩服之至!”为首的那人郑重其事的说道。
  日期:2019-01-03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