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11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刻,所有人全身一震,脑子都快炸了。听到高个子杀猪般的惨叫时,众人才相信这是真的,方长真的动手了。
  再看矮个子,就像块木头一样,钉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就在连晋看向柴子求救的时候,方长从旁边的水桶里抽出一条鞭子来,约莫有两米多长,水淋淋的,不知道有什么讲究。
  “卧草尼们玛,愣着干什么?干他!”

  二十多个拿刀的狠人如梦初醒,发了狂一样地朝方长围了上去。
  发狂?没事,帮你们清醒一下。
  鞭子举顶一绕,猛地回旋再是一抽,前排**个人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鞭子,顿时捂着脸倒地大叫,原本痛过这一阵就会好起来,可事情偏偏就不如他们的意,那种钻心噬骨的痛让他们抱着头满地打滚,身后那七八个人再不是往前冲,而是拿着鞭子往后慢慢地退。
  啪!

  方长的第二鞭子抽在地上时,那脆响如雷,回音荡荡,让连晋的手下连刀都拿不稳了。
  要知道这些人当年都是同市矿上的矿霸,一言不合就抢矿捅人。这会儿面对气势巨变的方长,他们还能站着,已经很不错了。
  “弟弟……”
  “弟弟?”方长听到连晋叫这一声的时候,冷冷一笑,拎着连晋的衣领然后往球场正中间一扔,说道:“国外有刑罚专门针对那些猥亵妇女幼童的鞭刑,今天我让你好好尝尝,我改良过的鞭子!”

  话音刚落,连晋还没回过神来,只见方长一挥手,啪地一声剧响之后,那飞火流星般的鞭尾顿时在连晋的脸上流下一道血痕来。
  这跟普通的鞭子抽打过后的伤全然不同,伤口不但裂了,还有无数的口子,将整片肉给剌得血糊糊的。
  挨上这一下的前零点几秒钟,脸皮子麻了没感觉,紧接着那整个头都被抽裂般的剧痛简直要了连晋的老命。
  捂着脸第一声杀猪叫还没出口,第二鞭子已经抽了下去……
  看着方长一鞭子接一鞭子地猛抽,没人劝,更没有人要替矿主家的变态儿子挡鞭子。

  高个子的手被钉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拔了半天也没能把匕首给拔出来,这得用多大的力气与爆发力才能将死钉死在桌面上啊?
  矮个子柴子像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滴汗珠子从额角滚落下来,一直到下巴上悬而未落,根本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一群手下呆若木鸡,看着自家主子被人虐得死去活来。满地打滚的连晋心态爆炸了,本来还想当个称职的变态,怪叫几声来显得很有牌面,结果这样的撕心裂肺的痛根本就不是他能驾驭的,太特么痛了,真的太特么痛了。
  “什么是弟弟?卧草……谁是弟弟……”方长一边抽一边问。
  刚开始的时候,连晋还能撑得住,到后来直接哭喊道:“我是弟弟……大哥,我错了……爹,爹,别打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这样的啪啪声伴随着鬼哭狼嚎,的确太血腥了一些。

  也不知道抽了多久,反正连晋的嗓子已经是喊不出来话了,全身上下都是血,就像从绞肉机里出来的肉渣捏成了人形一样,很惨,不过很解气。
  方长随手把鞭子往边上一扔,看他要死不死的样子,提着桶一桶水直接给他浇了下去。
  “啊……”
  一声鬼哭狼嚎的尖叫声从刚才奄奄一息的连晋的嘴里发了出来,跟诈了尸一样,直挺挺地在地上翻滚着。
  方长一把扯住他的头发,在他耳边说道:“你有个矿主爹,我有个国能大佬老丈人,充其量打成平手,你特么的跑到我这里来装什么比?滚回同市好好待着,你不要脸,你爹还要脸,滚!”
  听到这话的瞬间,矮个子一把抓住匕首,噗哧地拔了出来,动作看起来很猛,接着就缓缓地将它放在桌子上,冲众人挥了挥手,有人架起了高个子,矮个子背起连晋一行人夹着尾巴就逃。
  血水把矮个子的衣背浸湿了,他能感觉到连晋痛得全身都在发抖。
  连晋嘴里的血水滴在矮个子的脖子上,他没有一点感觉似的,只是脚底下加快了步子跑了起来,上身不动下身动。
  只听耳边连晋咬牙叫道:“柴子,你不是个孬货,是不是被什么给盯上了。”
  一旁的高个子捂着还在流血的手,边跑边叫,“是啊,柴子,怎么啦,为什么不动手啊?”
  柴子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边跑边喊道:“只有一颗丨雷丨管炸了,还有一颗捆在他的身上,要是一动手,咱们都得死,一个也跑不了。”

  柴狗之所以叫柴狗,是因为他的鼻子比一般人更加灵活,要知道他以前的身份特殊,回到地方上就在连知之手下的煤矿上炸坑,那狗鼻子一闻就知道哪儿有火药。
  所以他闻到了,方长的身上真的有火药。
  听到柴子的话后,众人跑得更快了,变态遇上个不要命的疯子,能捡回这条命已经很不错了。
  此时的方长累得够呛,把腰上缠的一串东西扔在了桌子上,把一群人都给看傻了。
  “来来来,给我解释一下,你在身上捆一串炮仗是几个意思啊?”吴作为从桌子上捡起一串鞭炮十分不解,叫道:“你怎么不直接扔裤裆里点着,这才有吊炸天的气势啊。”
  方长点了支烟,笑道:“他们当中有人鼻子属狗的,一闻就闻得出来这个味儿,不过硝石硫磺的味道差不多就是这样吧,能吓吓他们也就不错了。”
  “你没后手?”

  这下子连朱集都傻了,一群人眼巴巴地看着方长,后者神秘淡然地笑了笑,让他们看不明白。
  其实说没后手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不是方长的后手而已,这里是乔山镇,轮不到开矿的来这里耀武扬威的,他们今天要是占得了一点上风,估计都走不出这个乔山镇了。
  当然,这些话方长肯定是不会告诉他们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刚才还在干活的人,这个时候已经看不到影子了。
  朱集满肚子疑惑地看着地上的鞭子,还是忍不住地问道:“这条鞭子里面加了什么东西啊,这么暴躁,而且为什么要泡水呢?”
  方长把鞭子捡起来往桌子上一放,示意朱集捏一把,朱集果然一捏,啊地缩回了手,被扎了手心疼不说,火辣辣的感觉随后让手掌烧烫不已,“这是什么鬼啊?”
  方长嘿嘿一笑道,也没有隐瞒,把这当中的道道都给大伙儿说了出来。

  洪隆特产的朝天椒在这个季节正是高产的时候,少丨妇丨幸运签的辣劲,主要还是源自于这朝天椒,林姨喜欢用盐水浸泡,让这辣椒里的虫子要么钻出来,要么死里面,这一桶水里又是盐又是辣的,泡了这编入钢铁屑的鞭子,挨一下都快死了,更别说方长直接把连晋连得血肉模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