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7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耿大同眼睛一闭,索性照搬郜更跃教的那番诡辩:“我认为当前形势下发展房地产能更好地刺激消费,拉高GDP,创建分校投资大、周期长,况且市区开这么大工程严重影响周边环境,对……”
  方晟再度打断,嘲讽地说:“好嘛,柯察巷、神仙池两块地盖商品房不怕影响学校教学,废弃厂区盖学校倒怕影响环境,简直是神逻辑啊!就是说,耿市长不同意变更土地用途了?”
  觉得这句话的语境有点奇怪。按说大家都听出来了理站在方晟这边,耿大同完全在狡辩,接下来应该由副市长们劝说他改变主意才是上策。这样问法简直把耿大同把绝路上赶!
  耿大同骑虎难下,只能态度强硬地说:“方市长不听说明,我也没办法,在方市长摆出充分理由之前,我不同意变更!”
  方晟仿佛就等他说“不”字,飞快地说:“耿市长不同意变更,我是主张变更的,继续辩论下去已无意义,只能采取表决方式,少数服从多数!祝市长,你是什么意见?”

  换在平时,祝雨农肯定毫不犹豫投反对票!
  但祝雨农官场经验何等丰富,从紧急召开市长办公会,到耿大同被方晟逼得没有退路,以及突然其来的债权人委员会声明,还有方晟气势如虹的状态,祝雨农意识到今晚的冲突不是一场遭遇战。
  而是一场伏击战!
  从开会那一刻起,方晟就吃定了耿大同!这是个坑,自己可不能跳进去!
  想到这里,祝雨农道:“我不太熟悉胶管厂破产清算的来龙去脉,不便发表意见,弃权。”
  “我认为必须克服困难让潇南理工落户鄞峡,打破鄞峡境内没有高等学府的历史,我赞成!”张荣道。

  “我也赞成!”郑拓紧随其后,没有多说什么,怕刺激到耿大同。
  华叶柳则恳切地说:“之前大家可能都有议论,说吴书记、方市长急功好利,想快速攒足正绩后高升,可潇南理工在鄞峡是百年大计的好事,为什么又拿周期长说事呢?我是想不通的!潇南理工落户鄞峡是惠民惠经的好事,我举双手赞成!”
  四票赞成,一票弃权,一票反对,方晟在市长办公会取得压倒性胜局!
  好险,幸好老子识时务!祝雨农暗自得意。
  惨败之下耿大同脸涨得通红,身子却如同坠入万年冰窖,从头到脚冷得刺骨,实在想不到之后一直跟方晟唱对台戏的祝雨农为何关键时刻弃权,而在胶管厂破产问题上应负主要责任的郑拓、心高气傲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张荣为何纷纷倒戈?
  还没想明白,就听方晟冷冷地说:
  “耽搁大家饭点了,散会!”
  离大换届还有七天。
  上午蔡雨佳和郑进依约来到方晟办公室汇报鄞洲水库综合开发相关情况。
  “时间紧迫,二位说得简洁点,”方晟开门见山道,“合同是怎么回事;电厂不肯市里搞综合开发,他们自己做呢;眼下停滞不前的原因是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郑进道:

  “向方市长汇报,首先那份合同有效期是三十年,根据电厂方面解释通常建设电厂前几年为净投入,十年左右才有稳定收益,合同期二十年、三十年是通用格式;其次电厂方面同意综合开发,前提是占百分之四十九股份,或者自主开发,依据就是合同上所说的管理权和优先开发权……”
  蔡雨佳续道:“我说联合开发、自主开发都没关系,关键要按照市委综合开发规划有序进行,与鄞坪山风景形成大的生态功能区,然后问题来了,电厂方面说既然成为风景区一部分,那么就算入股风景区,将来要参与门票收入分红!这不是乱弹琴吗?”
  方晟却语气如常,道:“如果水库景区与鄞坪山风景采取联票制,分红没问题啊,继续说。”
  “最头痛的是拆迁补偿问题,据统计目前水库周边共有违章建筑317间,其中229间为民宅,其余均为各种店面,包括大排档、水果摊、小吃店等等,”郑进道,“电厂对违章建筑不闻不问,还跟他们签订管理协议,每年每间交一两千块钱就行。”
  “协议期都在十年以上,因此如果拆除违章建筑首先得补偿提前中止协议的损失,这部分钱电厂以负担太重为由不肯出。另外,违章建筑里的住户们说穿了都是不折不扣的刁民,本身就是违建几乎没花什么钱,没有产权没有合法居住手续,谈及补偿却张口就是两百万、三百万,好像正府手里有金矿似的;还有住户听说即将拆迁连夜搭建铁皮棚,短短十天为抢占地盘发生打架斗殴七十余起。”

  方晟没有急于表态,而是问郑进:“县里什么态度?”
  郑进略一犹豫:“我在常委会提过两次,普遍意见认为……水库综合开发是市里主导,县里最好不要碰那块雷区……拆迁补偿最容易发生**,出了乱子难以收场……”
  “就是说县常委会的意见是不管?”
  “唉……”
  郑进苦笑着不便说太多,县委书记陶濛在常委会人多势众,自己却初来乍到,碰到敏感的、涉及常委们切身利益的议题没办法过于勉强。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方晟一瞥郑进的脸色就明白了,沉吟片刻道:
  “通知电厂方面两小时后召开座谈会,咱们仨,还有电厂领导坐下来谈谈,现场解决问题,唔,顺便到水库周边走走。”
  “好,我立即通知。”郑进道。
  水库正南面是鄞洲县公园,违章建筑便对着公园大门沿水库绿化隔离带前一字排开,清一色全是粗陋简单的铁皮棚,棚前潮湿污浊,棚后则随意大小便惨不忍睹。
  站在水库边向左侧眺望,那边倚斜坡座落着上百户木屋、铁皮棚,郑进介绍说里面住着两百多户人家,大多数在公园、电厂、水库干活,舍不得花钱租房子,就地随便搭个棚子又省钱又方便。
  “他们是省钱了,孩子教育怎么办?离水库这么近,掉进去怎么办?这些人难道掉进钱眼里不成?”方晟痛心疾首道。
  郑进道:“据了解每年都有附近打工者孩子玩耍落入水库溺死的惨剧,每次都是电厂赔钱了事。奇怪的是,这些人并不引以为训,还坚持住这儿,照样放任孩子到处乱跑。”
  “花点钱住条件稍好的房子,上下班远点但能保证安全,不是挺好吗?出了事呼天喊地嚎啕大哭,难怪鲁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蔡雨佳忍不住抨击道,他是高级知识分子,最看不得愚昧和无知。
  方晟微微笑道:“蔡博士啊蔡博士,在官场混这么年还保持象牙塔的气质。有道是人穷志短,没有钱,根本顾不得许多讲究。你觉得住在水库边危险,人家会想难道世上那么多大河旁边都不住人?这是风险边际与安全成本的问题,人家愿意省钱赌安全,你是花钱买安全,两码事儿。”
  说话间信步来到一排铁皮棚面前,上午在公园里晨练的人们三三两两过来,有的买煎饼,有的买烤山芋,还有的吃碗面条或馄饨,热气腾腾格外香甜。
  郑进说这些摊贩经营挺灵活,早点种类专门针对晨练的中老年群体;傍晚附近学校放学后,一律推出深受孩子喜爱的烧烤,色泽诱人香气扑鼻,由不得途经这里的家长不下车买点;晚上则是正宗大排档特色,砂锅、铁板烧、火锅等等,让习惯于夜生活的年轻人坐在水库边谈笑风生。
  日期:2019-01-29 07: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