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11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老板要下死手?”
  旁边半梦半醒的赵海坐了起来道:“跟我老板有什么关系,他把我跟小舅子拉上岸的时候特地交待,我们的手必须是干干净净的,不然的话对不起重建的洪隆。”
  “像他的话!”袁伟叹了一声,道:“时间上仓促了一点,不过应该来得及吧?”
  赵海没好气地说道:“老板让我转告你,他可是在跟着你的节奏走,关键时刻你一个拉了环儿的雷扔过去,他难道再扔回给你,既然接下来了,就要承受这颗雷爆炸的后果。”
  袁伟真是哭笑不得啊,他当初从谢川手里接下胡燕的时候,的确动了些歪心思,他也想到方长这捅马蜂窝的性格可能会干出些出人意料的事情来,只是没想到,他的响应速度太快,而且太心甘情愿了一点吧。
  “你老板是下棋的,他会当棋子?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赵海听了这话摇了摇头,苦笑道:“好巧哦,我也这么想,你要是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我肯定也不知道。”
  我信了你的鬼,你这个家伙坏球得很!袁伟在心里默默地想,不管方长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乔山镇这一局一旦闹大了,牵扯的人很多很多,很多人都抵挡不住这一波冲,而袁伟这一个看上去如同幸存者般存在将会接替某些人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事。
  这是方长对他的期望,也是他自己的目标。
  想到这儿,袁伟往后看了一眼,这一眼就像能看回乔山镇一样。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不少的眼睛都盯着华南省洪隆市这一个小小的镇上。
  这一晚稍有些风吹草动,似乎都会关系到他们所有人的利益。
  龙波看着潘正男,全身发抖地喝着杯子里的芝华仕,本想压惊,却越压越心慌。连晋要赢啊,只有连晋赢下这一场,他的大腿才抱得住,还指望跟着连晋离开洪隆呢。
  潘正男看着龙波,柔声道:“现在就走吧,连晋把所有人都当弟弟,却不知道所有人都拿他当莽夫,他不是方长的对手,他更保不住你。”
  龙波嘴皮子发抖,拼命摇头道:“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现在走,还有命!”

  咣啷!
  洋酒杯没拿稳,掉在桌子上打起了转,龙波盯着杯子发呆,全身的毛发就像被静电附体一样全都炸了,是的,钱没了是小事,龙家在京城有钱有权,只要回去能保住命,就有东山再起的本钱。
  想到这里,龙波战战兢兢地起身,冲潘正男弯腰道:“潘少,谢谢你,哥们儿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说着,龙波赶紧离开,他的心早就已经飞到京城去了。
  潘正男转椅一转,面朝巨大的落地玻璃看着已经黑灯瞎火的大街,格局小如洪隆,居然也能牵动这么大的局势,这当中的关键到底是什么啊?难不成真是由他方长一个人摆出的龙门阵?
  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一些!
  不过再想想范增当初死在他面前的样子,潘正男至今还会做恶梦,一个大男人被这个梦魇折磨大半年了啊,这个连晋不会也将落得跟范增同样的下场吧?
  潘正男不愿去多想,拿出手机来,一条内容为“他跑了”的三字短信传了出去,静候乔山镇的消息。
  乔山镇上十二栋独栋洋楼有一栋是周芸的家,最下面一排的两栋一栋为临居置业的售楼部,另外一栋为样板间,中间一排的其中一栋,已经装修得漂漂亮亮,成为了“安琪工作室”。
  起步阶段不需要太复杂,一楼足够办公,二楼是安琪和卢姗的生活区域,除了接待一些重要的客人以外,其余工作基本由玩创意接手并在玩创意的办公区完成。

  所以这栋房子,几乎就成了安琪的私人空间,特别是这清新的装修风格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安琪难得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就有了难得的归属感。
  “方先生近来一直守着工人装修,图纸是他自己出的,家具也是他亲自选的。”
  听到胡燕的话时,安琪欢喜得都快要叫出声了,原本以为自己喜欢的风格不会有太多人清楚,可是方长真的知道她喜欢什么,就是简简单单的构图,简简单单的色调,和简简单单的风格,不用那么浓墨重彩去突出什么,就这样赏心悦目一些就好了。
  卢姗瘪了瘪嘴,瞪了胡燕一眼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别以为方长让你来帮安琪,我们就信你,谁知道你是不是黎芊把你放在安琪身边当卧底的?”
  胡燕被质疑,却一点都没有生气,淡淡地说道:“方先生告诉我,命捡回来了,就不要怕被质疑,时间会证明我的清白。方先生都信我了,我相信姗姗姐也会相信我的。”
  这话说得姗姗也不知道怎么回,嘟囔一句时,安琪拉着胡燕叫道:“你怎么能把我忽略啦,你就不怕我也不相信你。”
  胡燕因为这句玩笑话,兴奋得一脸通红,眼眶涩过之后便湿湿的,居然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转头,胡燕抹了溢出眼眶的眼泪珠子,叫道:“我去球场了,我得陪得方长先生。”

  “我也去!”
  “你给我回来!”卢姗一把拉住义气用事的安琪叫道:“你凑什么热闹,脸才刚好就不知道消停一会儿?”
  安琪一下子挣开卢姗的手叫道:“姗姗姐,我才是当事人,要是当了缩头乌龟,方长会笑话我的。人生匆匆数十载,我现在正是年轻狂野的时候,消停什么啊消停,我要去陪着方长。”
  安琪这一番话就像在向所有人宣告她拥有和方长同生共死的勇气一样。提气地大喊之后,顺手牵着胡燕两人疯疯闹闹地朝篮球场冲了上去,卢姗在后面追得上气不接下气。
  乔山镇说什么因为场地布置要提前清场,游客大多走了,篮球场侧面的一栋准备装修成情侣酒店的房子偶有些人影。
  舞台倒是还有几个工人在搭建,时不时有人打着电筒拿着图纸走来走去。
  有人端着大盆子在往球场走,然后把盆子里装的水倒进了方长身边的桶里,搞笑的是,水面上还漂浮着菜叶儿。
  方长倒是没怎么在意,手里跟编辫子似的,将一些钢屑和铁屑编进这条绳子当中。

  一旁的朱集看不明白方长的用意,忍不住问了句不相干的话,“不会被砸死了吧?”
  方长手中不停,道:“天灾的事谁说得清楚啊?”
  朱集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道:“老天爷要是真把他收了才好呢!”
  摇摇头,方长叹道:“祸害遗千年这种话是有参考价值的,老天爷这三个字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没有天收、替天行道、报应这些说法。”
  朱集知道方长做事向来只顺从自己的心,他要是觉得连晋该死,那两块大石头就会晚一点落下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