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11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山上掉了几块大石头差点没把几车的人给砸死,不过还好,命大,一个都没死。”汪梅叹道:“欧阳大少看得很通透啊,这么说的话,他方长还真就无敌了?”
  “你想想王原青带着工作组来的时候多么趾高气昂?你再想想他逃的时候有多狼狈?现在都躲在省医院的干部病房里瑟瑟发抖,连我爸要给他做主,他都不敢吐露半个字出来,这样的手段,那是他连晋一个莽夫可以应付得来的?”
  汪梅觉得欧阳帅终于恢复自信和冷静了,目光一转瞅着那美好的女人,胸大屁股翘,比原版差了一些,但有她独有的味道,如果不是在床上攒足了劲,不会达到现在的效果,这让汪梅不得不佩服自己又走了一步好棋,同时淡淡地问道:“连晋手边那几个人可都是亡命之徒啊,难道斗不过方长?”
  “你怎么就知道方长不是亡命之徒?”
  听到欧阳帅的这番话时,汪梅心中顿时一抽,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

  欧阳帅不想承认自己输给了一个废物,后来慢慢收集了方长来到洪隆的一切所做所为,才发现洪隆今时今日的变化多多少少都跟他方长有关系。
  特别是范增被爆头的那一枪,这件事到现在都是个迷,枪手打得那么准,的确是冲着范增来的,那么是谁的人呢?还是范增真的惹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有一件事情让欧阳帅引起了特别的注意,那就苍家在范增死后,认了方长这个干儿子,苍家的长子死在范增手里那可是个公开的秘密了,很难让欧阳帅不把几件事连系在一起。
  那么,得出的恐怖的结论,方长干掉了范增,不仅如此,他还干掉了范成友、卢世海、贺建伟……
  团灭啊,正二八经的团灭啊,如果袁伟不是被赶走的话,也逃不掉被清洗的命。

  在这些事情当中,龙远山充其量只是个辅助而已。欧阳帅的脑子现在无比的清醒,他对今晚这一场大戏期待感源自于连家的瑕疵必报的风格。
  在洪隆,连晋根本没有赢面,那么输了之后,必定会找场子,找场子该找谁?找方长?把方长弄死?呵,文明社会了,不是打打杀杀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年代了。周建安不是死活都要当方长的老丈人吗?要当老丈人那就得有一手擦屁股的本事。算起来,周建安和连知行还算是一个系统的人,这一场神仙打架,才是欧阳帅想看到的。
  想到这里,欧阳帅本来应该心情不错,可是突然却皱了皱眉头,看到橱窗里的女人横一字马,两腿笔直在空中划出两道弧线时,那嘴型若隐若现的时候,心中顿时一酸,淡淡道:“说他连晋是莽夫,不就是因为他身边的亡命徒吗?他爹当初养这帮人的时候用他们来保平安,这货用他们来惹事生非,难不成还想让他们人手一把大砍刀去开疆拓土?莽!”
  说着,欧阳帅再也看不下去,走进橱窗,将那个穿着比基尼跳了十几分钟没歇气的女人硬生生地牵出了房间。
  “你干什么?”茹意一下挣开欧阳帅的手道:“别耽误我挣钱!”
  “回家,跳给我一个人看,一万块一分钟……”
  听到欧阳帅这话,茹意满且冰冷,扭头就跑,不过欧阳帅的动作更快一切,一步上去搂住她的要抗上肩直接强掳了。
  都城!

  河西国宾酒店有森严的把守。
  这里被指定为华南省重要会议特定宾馆,时间不早,各层的客房当中时不时有人出入,或是一大群人进进出出,手里有的还拿着笔记本,与旁人边走边讨论。
  最典型的是两人在前面边走边聊,后边跟的人边听边记,这种场面不是任何地方都能看见的。
  龙远山的房间里刚走出去了几个人,有说有笑地和刘国种道着别。

  关上门之后,秘书那边马上汇报起了洪隆这两天的情况,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很是顺利。
  不过马上秘书补充道:“连知行的儿子连晋到洪隆了。”
  “什么?”
  刘国川失声叫道:“他跑到洪隆来做什么?”

  龙远山沉吟片刻,双手交叉,大姆指敲了敲,问道:“有具体的消息吗?”
  秘书说道:“刚收到的消息,连晋去乔山镇了。”
  刘国川的毛一下子就炸了,摸出电话来就准备打电话,龙远山叫停道:“干什么,你要给方长找帮手,来得及吗?或者说是……用得着吗?”
  用不着?搞不好方长会补被这矿主家的变态儿子给弄死的。
  按辈份来算,刘国川和连晋是一辈儿的,连晋看到刘国川得叫哥。

  还是算了,有这种变态的弟弟,刘国川会忍不住拿刀大义灭亲的,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对于这个矿主家的仔,刘国川可是听说过很多种版本的恶行,范成友的儿子够狠了吧?跟他一比,小学生级别而已。
  想到这里,刘国川不得不焦虑地说道:“市长,你不知道连晋是什么人没关系,连知行什么人你该有数吧?”
  龙远山不吭声,他不会提连知行的事情,连知行轮不到他龙远山来品头论足,至于他儿子,哼……想到这里,龙远山不禁笑道:“由着他去吧!”

  由着他去?由着他去找方长的麻烦?等等,刘国川看到龙远山脸上的笑容时,不禁想,这话不对,由着他的他指的应该不是连晋,而是……方长?
  想明白之后,刘国川咂舌道:“市长,你是说方长收把这个矿主家的混账东西给收拾了?”
  龙远山摆了摆手道:“行了,早点回去休息,你明天还要针对洪隆招商引资的情况做报告呢。”
  看到龙远山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刘国川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真想让方长开个现场直播来看看。

  这种事情,少知道比多知道好,不知道比知道好。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龙远山早知道当中的门道,为民除害的事情,不管怎么操作,都是理!
  刘国川的脑子转得要慢一些,不过总算还是跟上了节奏。
  等刘国川前脚出了门,龙远山后脚就拿起手机再看了一遍龙墨传过来的消息。这小子把镇上的人都清了场,却留下了各方看戏的人,到底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还是明目张胆要为民除害啊?
  龙远山觉得自己也不老,和方长的关系就像两人在迷雾森林里比拼脚力,过去一年方长做什么也都能跟上脚步,可走到这会儿,才发现方长拉开了不小的距离,龙远山有点跟不上了。
  这小子在乔山镇摆鸿门宴,到底要唱哪一出啊?龙远山一声长叹,脑壳疼!
  袁伟抱着一个大椰子,吧吧吧地在海边吹着风,两脚上的沙子被他左右拍了拍,在这个深夜,说不出的惬意,叮咚!

  手机一响,拿起来一看,收到一段视频信息,点开一看俯瞰航拍的视角,只见两块大石头突然脱离峭壁,轰然下坠,将公路上那辆车引擎给砸在地面,屁股翘得老高,如同摔了个狗吃屎一般。
  噗……
  袁伟刚入口的椰子水一下子喷了出来,连嘴都顾不得擦上一擦,眼睛瞪得跟牛似的看着屏幕,有人逃跑,有人惊慌失措,还有人在苦中作乐地笑。
  日期:2019-01-0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