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42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哈哈哈哈…条子兄,黑水附身的感觉很爽吧?马上,马上你就能感受百虫噬心的滋味了,怎么样,这才是我大老板出品的僵尸粉,你不是一直追着咬着想要查获我劫走云若的目的吗?不妨告诉你,正是为了配合我大老板出品更高级的僵尸粉,比现在你享受的还要让人…哦,对了,也能让鬼更加的欲仙欲死。”

  外佬活死人并未进一步攻击,看着面前的条子一脸难受样,想去抠痒却又咬牙忍着的,他很舒坦。
  “喂,女侠…要不你还是下去帮一下老非吧。”局势对老非来说相当不利,老遥自然也担心。
  “不要…”女侠摇了摇头,“冥血要是连这点程度都扛不住,那他以后怎么办,这才刚刚开始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道理我也很懂,但…咦?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真有这么期待老非也开挂?”老遥本来还是很紧张的,转头一看女侠,姐们两眼都放光了。
  “废话,我老师跟我分别时特意要我往你们离城来,路途中身无分文差点饿死了,就为了见识一下冥血的究竟,你说我能不好奇吗?哦,对了…你也是有听闻过冥血的,难道你不想赶紧见识一下…?”
  “这…”老遥眨了眨眼后说,“情绪被你一带,貌似还真有点期待,那要不我们…一起也开开眼界?”
  神无可女侠:“我就想再去拿瓶牛奶,可惜不能错过精彩情节。”

  老遥:“你还别说,紧张的我都有点饿了。”
  “……”听到己方队友交流的易小非。
  唯有暗叹,两个没心没肺的。
  老非看着整个右手已然泛黑,还特么奇痒无比,正好脚边有块砖头,心一横,直接一拳轰在砖头上。
  “砰…!”
  这一拳毫无保留,砖头应声碎成粉末。
  老非当下的想法是,用痛感转移的方式让手臂上那股讨厌的瘙痒能减轻一些。

  但没想到…这一拳之后,非但瘙痒没有减少,反而整个右手还特么多了一份能让骨头炸裂的灼热。
  “嗷…!”
  难受到用左手的拳头捂住嘴了都,还是没克制住,老非宣泄一般的悲鸣叫出了声。
  “哇…是冥血要觉醒了吗?”

  在女侠这,她认为她听到的是老非豪壮的嘶吼,不由振奋地也喊出了声,无比期待的表情挂满她的整个小脸。
  虽然极其不愿意再去想起那段记忆,但当下确实不是易小非第一次感受这种恶心了。
  那时候身负重伤被困在一个瘴气林子深处,丢失了方向,一身的伤很快就受到了感染。
  能硬抗饥寒交迫,能忍受内伤外伤的剧痛…
  但…同样最受不了的是,伤口感染时那阵阵瘙痒的摧残。
  所以,神无可那娘们还逗比一样叫嚷上面冥血觉不觉醒时,易小非是差点要把她从围墙上踹下来。
  然后,姐们你上,我要去看趟医生。

  话都到嘴边了…
  不过…
  当下稍有反转的是,那股炙热感上头,易小非突然又觉得整个右手传递到心窝的刺激…
  有点暗爽了?
  老遥皮肤不好老非知道,以前那货在警校时最逍遥的一件事就是不管时候洗澡喜欢用很烫水,他说热水浇一下瘙痒的皮肤…
  那暗爽的滋味好比…
  好比……
  那货说得太直白了,老非就不照搬说辞了。
  反而他的形容就是少儿不宜的那种不言而喻。
  在备受好一阵瘙痒的煎熬后,老非的右手慢慢变成铁红了,是真的铁红了。

  烧红的那种铁红,带高温热的。
  不仅是老非被灼烧的有点受不了,连手背上的黑水也被烤得冒烟了。
  要不然,他也不会想到原来老遥那货说的热水浇瘙痒,还真特么…小暗爽。
  欲罢不能。
  老非抬起铁红的右手,除了上面冒着烟有点熏眼睛以外,还别说,那股腐臭都烧没了。

  但定睛一看时,手背上居然有东西在抖得厉害…
  “我靠…”
  易小非这下是真能吓出毛病的那种,直接发疯一样甩手。
  有时候,老非他自觉很强大,半夜出门敢撞鬼。
  但也有那么些时候,老非想起一些小玩意,他确实也不敢直面,这两年一直在老炭这搭伙嘛,炭哥有自己的菜园子,有时候老非也帮忙摘个菜。
  真的,那种菜叶上突然冒出一条小毛毛虫在蠕动时,能把这货吓尿。
  为此,连炭嫂跟小不点的炭崽经常拿来言辞打击他。

  “喂…女侠,老非那是在…何为?还有…他的那只爪子是变样了吗?怎么看着那么清淡到无华呀,那是开挂吗?感觉都没那外佬活死人刚才染一身黑粪来得有视觉冲击,太特么省特效了吧,看着都揪心,我都想上去给他打个光就好。”本来看到老非好一阵难受脸都拿拳头敲砖了,老遥也倍感担心,但突然那货原地蹿腾的厉害,他就长舒一口气了,反倒吐槽老非的外挂能力需要开光。
  “不会吧…?”神无可皱着眉头,吸完牛奶瓶里最后一点牛奶,她摇头表示不解,“明明我感觉到了他的冥血有所觉醒,他怎么反倒惊怕到这种程度?看他的样子,表情很丰富,也不像走火入魔的征兆呀,奇怪呢…”
  “走火入魔…?不会的…”老遥坚定地说道,“我见识过那哥们真正的魔怔,当年他裤兜破洞了,揣里面的十块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缺货那时才就叫魔怔,整整一天绝望的不吃不喝、不说不动,也就他的一身钢筋,老子给他一百软妹币都不带能把他的情绪找补回来,我太了解他了,除了意外破财,世上就没了再能让他魔怔的了。底下那货表情上看,是受了不下的惊吓,但能表达真实情绪,这程度远不够他魔怔的,你信我…姐们。”

  “原来如此…?”神无可突然泪眼汪汪的看向老遥,“今天你给了我两百,但我一百的东西都没吃够,另外一百别人还不肯退给我了,你刚才这么一说,我发现我有点魔怔的征兆了。”
  “嗯…?”
  老遥身子一顿,差点从围墙上掉下去,撇头道:“大姐,虽然认识的时间不足二十四小时,但个人拙见,姐们你的人设适合高冷走向,所以还请保持不苟言笑好吧。真是的,说一茬你还能来事了,还想用冷幽默的套路在我这坐地生财…?切,哥们可是正经商人出道好吧。还有啊,正式通知你一声,在你身上的所有开支,哥们已经通知财务那边了,全挂在老非的欠条上。”
  “啊…?”“呃…?”神无可、易小非。
  围墙上两个围观群众的深度探讨,老非可是能一字不落的听见,他遥总这么一说完,正好手上暗黑且带污紫尖头如蛆形貌还有大小的小虫被他甩了一地。
  本来易小非都闪身好几米开外了,毕竟是真畏惧。
  但不知道哪种情绪的带动,他又走回到旁边。
  “让尼玛个小玩意也能吓老子,踩不死你………”
  这货暴躁到把黄土都蹬出坑了。
  “我去,老非…你丫是满血复活了…?”见到老非展现粗暴情绪,老遥不明就里,连连喊话他。
  “心如死灰!”老非头都没回,气急一句,“现在你别搭理我…”
  “嗯…?”老遥一脸懵逼,是不该跟神无可说这缺货以前的破事吗?怎么搞得老子惹了他一样…?
  算了,大敌当前老子先不跟着缺货计较。

  至于场面他们的大敌,外佬活死人看到灰脸前警探当下的一系列操作,他才是真的懵逼了,久久不愿接受,其人还在猛踩着黄土,他却极其不甘心的像是自语,又像是质问他眼里的臭条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