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7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根本不是我故意阻挠拖延,而是双方没达成债务处置共识,怎能把账算到我一个人头上?”
  方晟冷笑:“你不是说我比旧社会县官强横么?我就要强横一回,先把胶管厂先接管下来,账到底是不是你一个人背,咱们法庭上见真章!”
  说罢大步往外走。
  “方市长留步!方市长留步!请听老朽一言!”扈少秋急忙叫道。
  方晟恰到好处在门口停住,缓缓转身,道:“我时间有限,不想听废话!”
  通过短短几句话较量,扈少秋已知道这位年轻的市长软硬不吃,极难打交道,搬出《企业破产法》也完全在理,若闹到法庭,法官还不是看市长的脸色?要想保全自己在胶管厂的利益以便全身而退,唯有放弃原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方市长,我只想表两句态,”扈少秋诚恳地说,“一是我代表债权委员会同意转让胶管厂地皮,随便什么用途我都不管了;二是请方市长在破产清算过程中充分考虑我们债权人的利益。就两句话!”
  “把你刚才说的话写下来,立即通知所有债权人委员会成员过来签字!”方晟冷冷道。
  “没问题,我这就打电话!”

  方晟这才缓和语气,道:“有了你的书面承诺,我也可以说两点,一是鄞峡创建潇南理工分校利在千秋,将来将惠及鄞峡老百姓,我个人不会也不可能从中捞取一分钱好处!这话刚才说,你肯定不信,现在你妥协了,我这么说你应该相信吧?”
  “我信,我信!”扈少秋连连说。
  “二是你要求充分考虑债权人利益,胶管厂破产清算拖到现在,某种程度讲就因为太照顾债权人利益而忽略集体利益!工业用土转为教育用地,届时会有一笔补偿金,根据清算顺序可能落到债权人手里的很少,怎么办?我的建议是债转股,把涉及债权人的债务转为股份投入潇南理工大学鄞峡分校,教育是百年大计,分红可能很少刚开始五年都未必有,主要是债权人可以以股东身份承揽部分建设工程,以及分校投入运营后的后勤保障等等……”

  扈少秋越听眼中越露出喜悦之色,听到最后感激道:“方市长的建议太高明太厉害了,不错,退一步海阔天高,我们的格局实在太狭隘太短浅,多谢方市长,多谢多谢!”
  方晟微微笑着不再说话,静静坐回座位喝茶。扈少秋则忙着通知债权人过来会合,同时起草债权人委员会声明,将草稿先给方晟过目,之后债权人陆续赶到,先后在手写的声明上签名按手印。
  方晟与众人一一握手,带着声明,在鱼小婷护卫下离开。
  扈少秋与一众债权人闭门开会,详细讲解了与方晟较量的经过,都觉得债转股是步不错的棋,最大程度保全了原有债务。大家都知道创建一家高等学府投入巨大,基础设施工程起码十多个亿,以股东身份拿工程项目,两三个亿总是有的,加上后勤保障带来稳定而长期的收益,偿还债务绝对没问题。
  “好像很简单又很实用的办法,为什么之前没人想到呢?脸红脖子粗争了七八年,真是何苦。”有位债权人感叹道。
  扈少秋道:“因为之前能拍板的不懂经济,懂经济的没话语权,方市长是又懂经济又敢拍板,而且精明得可怕。”

  “咦,很少见扈老板如此推崇正府官员啊?”债权人们纷纷惊异道。
  扈少秋苦笑:“你们没见到当时情况,我是被他软硬兼施整服了,彻底服了……”
  傍晚,离下班时间只差两分钟,方晟让办公室紧急通知召开市长办公会!
  随时随地召集副市长开市长办公会是市长的特权,就象吴郁明有权随时开常委会一样。
  下班前紧急通知开会,这招方晟是在江业向费约学的,当县长时牢骚满腹,要求至少提前12个小时通知;当县委书记后觉得这招挺好使,可以利用对手仓促应战主动,也不提12小时的碴了。
  耿大同和张荣长期坐省直机关,有提前下班的习惯,接到通知时一个坐在车上已开到高速路口,一个踱进食堂准备吃饭;祝雨农更是混成老油条,正跟一班老朋友躲在酒店包厢打牌。

  华叶柳则在国腾油化与郜更跃没完没了地扯皮;只有郑拓象勤勤恳恳的老黄牛,坚守在岗位上。
  接到通知,不管有没有怨言都不敢怠慢,火速返回市委大院!
  市长办公会议题可以涉及所有副市长分管领域,管你在与不在,多数通过就形成约束性决议,事后天大的理由都不可能推翻,必须参照执行,所以不是开不开会的问题,而是必须捍卫分管领域利益的问题。
  下午六点半,市长办公会正式开始。
  方晟开宗明义道:“前几天在省城开会、办手续,今天回来听到令人震惊的消息,前期我们辛辛苦苦与潇南理工大学达成协议,又跑京都又跑省城,跑断腿才盖完需要的26枚公章,现在倒好,咱鄞峡内部搞毛病了,说是工业用地不能转教育用地!各位,谁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我声明在先,今天是专题解决潇南理工大学创建分校的会议,哪怕讨论到天亮都必须有结果,还谈不拢洗把脸继续讨论,三天三夜够不够?你们说!”

  说到最后一个字,方晟猛拍桌子,震得茶杯东倒西歪,举座皆惊!
  自打方晟空降鄞峡以来,副市长们见他发过火,但没见发这么大火,而且从他语气看今晚不搞定变更土地性质的事绝不散会,遂齐唰唰将目光投向耿大同。
  转与不转,向来都是常务副市长说了算。
  众目睽睽下耿大同有些紧张,更有些胆怯。狙击潇南理工创建分校实质没有任何理由,完全受郜更跃和成槿芳怂恿,目的在于一方面给方晟添堵,一方面转移他的视线,减轻国腾油化改制压力。

  关于方晟有可能采取哪些措施,郜更跃详细预测并给出对策,只是没想的是方晟根本不玩迂回战术,直接召开市长办公会发飙!
  很实用的战术。
  在市长办公会上,只有方晟有权拍桌子,也只有方晟能决定何时散会,他说三天三夜,副市长们只能奉陪到底。
  用力咽了口唾沫,耿大同费劲地说:“关于市胶管厂地皮变更用途一事,我想做个说明……”

  方晟打断道:“你告诉我,工业用地可不可以转教育用地,如果不可以,之前鄞峡批准的七项变更用途怎么回事?”
  “所以我要说明……”
  “你回答我的问题!”方晟提高声音喝道。
  耿大同被激怒了,大声道:“首先胶管厂债权人委员会不同意转让……”
  话音未落,“啪”,方晟将盖满手印的债权人委员会声明复印件拍在会议桌中间,轻蔑地说:
  “请看看,看清楚债权人怎么说的!要是耿市长不信,可以把所有债权人都拉过来核实指纹!”
  耿大同懵了,艰难地拿起复印件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当时脑子“嗡”地一声,嘴唇发干,手足冰凉,又回过头再看,冷汗不由自主渗了出来。

  方晟根本不让他思考余地,紧逼道:“耿市长刚才说首先,想必还有其次,继续说!”
  日期:2019-01-28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