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9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霞的双眼已经哭得睁不开了,一会点头,一会摇头,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他也揪心的难受,估计再挺一会,眼泪也快下来了。于是咬着牙转过身,朝几个人看了一眼,冷冷的说道:“走吧。”
  此时此刻,他显得很平静,因为他知道,这恐怕一生中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了,就算此去再无归期,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他第一次见到了外面的世界。原来,这是一处利用当年日本鬼子废弃的要塞工事改建而成的隐蔽所在,地上部分是一个采石场,在东北,采石场冬季都是不施工的,所以偌大的院子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几台大型设备,也被积雪覆盖的严严实实。
  怪不得刘勇说,白毛东有好多秘密据点,这地方确实够隐蔽,周围连一户人家也没有,真要是躲在这里,除非有知情人告密,否则丨警丨察就是找了来,也很难发现。
  众人分乘三辆汽车,老八和黄毛开一台轿车,提前出发了,过了十分钟左右,谢东几个人才在四姐的指挥下上了一台面包车。出租司机驾车,四姐坐在副驾驶上,谢东和刘勇坐在中间的位置,侧面和背后都坐着人,这些人都面无表情,神色凝重,一看就知道是狠角色。几个人坐罢,四姐降下车窗,指着停在院子里的另外一台吉普车,对魏霞和刘勇一家人道:“谁会开车?”
  魏霞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你开这台车,出门左拐,走大约十公里,有一个岔路,顺着路标上云山方向开,一个小时左右,就回去了。”说完,沉吟了片刻又道:“别忘了咱们之间的约定,否则的话,他们就永远回不来了。”
  魏霞没有动,只是抻着脖子拼命往面包车里望着,那景象令谢东的心里一阵绞痛,赶紧把头转向另一边,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流下眼泪来。
  “快走吧,别一会我改了主意,想走也走不掉了。”四姐冷冷的道:“再说,也没什么可看的,只要你们不报警,就还到生离死别的时候,没准五六天之后,他们俩就回来了,身上还带着一大笔钱,够你们用一辈子了。”

  “东子!”魏霞突然大喊了一声:“你要是敢不回来,我和你儿子,都饶不了你!”
  闻听此言,谢东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泪水夺眶而出,差点哭出了声!泪眼朦胧的朝外望去,只见魏霞和刘勇一家人上了车,然后一脚油门,汽车便驶出了采石场大门,眨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擦了一把泪水,无意中发现,身边的刘勇也咧着个大嘴,无声的哭泣着,不禁暗想,看来这个凶巴巴的家伙,还是个儿女情长的主儿。
  对讲机里传来老八的路况通报,前方十公里一切正常,没有丨警丨察路检。四姐听罢,微微一笑道:“开车!”面包车随即启动,在出了采石场大门的时候,谢东发现四姐回头朝这里望了一眼,目光似乎有一丝惆怅。
  于是,他也回头看了一眼,心想,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两台车一路向北,越走越荒凉,第二天基本都是在林区穿行,偶尔有车辆从对面驶过,全部是装着整车原木的大型运输车,一直到傍晚时分,路面上才渐渐有了行人和小车,又开了一个来小时,终于驶入了一个镇子。
  镇子不大,只有一条街道,两侧零星有几个铺面,街道上也很少有行人。四姐等人应该对这里非常熟悉,面包车顺着街道走了一段,然后直接拐进一个院子,院子的大门随即关上,老八和黄毛笑吟吟的迎了上来。
  谢东随着众人下了车,四下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挺大的院落,一圈两米多高的红砖围墙,迎面是一幢东北农村常见的二层小楼,可能是因为没点灯的缘故,显得有些阴森。
  院子里有简易车库,两台车分别停进了库里。四姐见一切都弄利索了,这才迈步朝楼里走去。谢东的动作稍微慢了点,后背立刻就被人推了一下,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跟头。
  四姐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你的要求我都满足了,这一路上也没为难你,所以希望你配合点,咱们马上就要出境了,这个时候如果想耍花样的话,可别怪我翻脸。”
  他赶紧点了点头,笑着道:“都到了这儿了,我还能耍什么花样,就是你这帮哥们太紧张了。”
  四姐哼了一声,转身朝小楼里走去。
  进了楼,谢东和刘勇随即被关进了一个房间,房间很小,也就几平方米的样子,没有窗户,墙角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蜡烛,发出昏暗的光。

  坐了一天的车,两个人都腰酸腿疼,浑身僵硬,在屋子里略微活动了下,忽然听着门外没了声音,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半天,却啥也没听到,于是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试着拧了一下,也没什么反应,显然门被反锁了。
  “东哥,你折腾了。”刘勇压低了声音说道:“外面肯定有人守着,根本跑不掉的,而且,这门也是防盗门,结实着呢,没工具休想打开。”
  自从他让四姐放了老婆孩子,刘勇对他的态度有很大转变,不仅仅是客气,甚至带着几分尊敬。
  “这儿应该是黑龙江和内蒙古交界,虽然具体位置我不知道,但大概就是这个方向。”刘勇低声说道。
  他不由得来了兴趣,没想到刘勇居然知道这么多,于是凑过去小声问道:“你咋知道的。”

  “我当过兵,当年就在边境服役,车子往这边开的时候,正好路过一个叫前台子林场的地方,我曾在那里呆过,所以基本上心理有数。”刘勇说道。
  他低着头想了想,不无忧虑的道:“刚才四姐说今天晚上要出境,可就我们这样咋出境啊,偷越国境要是被武警发现了,还不当场就给打死了啊。”
  刘勇听罢却淡淡的笑了下道:“这你就不懂了,这边境好几百公里,你以为都拉着铁丝网、埋着地雷啊,是有边防武警巡逻把守不假,但只是在几个主要通道上,剩下路段一般就是定期巡逻,这么长的国境线,两地边民世代往来,做小买卖的,打猎的,挖药材的,每天进进出出的,哪能全走正常的渠道,私下里的小路多得很,现在这么冷,江面冻得梆梆的,随便找个地方,一溜小跑就过去了。”

  他简直闻所未闻,闹了半天,偷越国境这么简单!正打算再问几句,房门忽然一开,老八背着手走了进来,两个人赶紧闭上了嘴。
  “二位,咱们马上就要出发了,出发之前,还是得委屈一下你们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希望你们都多理解吧。”说完,朝身后一挥手,黄毛和出租司机面无表情的进了房间。
  面对这黑洞洞的枪口,两个人丝毫不敢乱动,只能仍由摆布,不大一会儿,腰上就被缠上了几圈电线,然后还绑上一个像香烟盒似的的东西,检查妥当之后,老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遥控器,皮笑肉不笑的道:“这是美国货,红外线遥控引爆,100米范围内有效,我只要轻轻一摁,轰的一声,人就变成两截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