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9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把谢母的病情简单说了下,老人的侄女一听,顿时又哭了起来,她无奈的皱了下眉头,把青林拉到一旁,低声告诉他,要提前做好最坏的准备,可以联系下局里老干部处的同事,他们经常处理类似的情况,这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应该能帮得上忙。
  “你刚调进来,有的人可能还不熟悉,到时候直接告诉他们,就说是我的亲属。”她道。青林则不住的点头,心中暗自庆幸,多亏有这位常局长主持局面,否则自己还真有点应付不过来。
  正说话间,忽见电梯门一开,一大帮人簇拥着张力维匆匆的走了出来。常晓梅不由得一愣,正想回避,却被张力维看到了。
  “常局长。”张力维喊了一声,随后紧走几步,来到了她的面前,非常客气的说道:“我就知道您一定在这儿的。”
  常晓梅看了一眼他,微微点了下头,冷冷的道:“张总消息蛮灵通的嘛,这么快就知道了。”
  张力维低声说道:“不瞒您说,自从老太太住进北方医院,我就始终关注着,开始听说没床位,本来想给协调一下,后来听说您出面了,就知道没问题了。其实啊,今天这事,是秦局长电话告诉我的,别看秦局长和谢东总互相怼,可他对老太太还是蛮尊敬的,特意打电话让我送钱过来,说是抢救需要的费用大,谢东现在又……”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下,微微叹了口气。

  常晓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张力维见状,又转向青林,竖起大拇指道:“现在像你和小姜这样的年轻人真不多见了,换成是我,未必能做到你们哥俩这样。”
  青林自从成了秦枫的亲信后,已经和张力维熟悉多了,于是赶紧客气的回道:“张总过奖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嘛,都是我们哥俩应该做的,况且师傅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我们不干谁干啊!”
  话音刚落,一旁的小姜却捅了青林一下,一本正经的补充道:“现在是我们兄妹仨,不是哥俩了。”说完,指了下小玉。
  青林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小玉拉过来说道:“对了,常局、张总,都忘了给你们介绍了,她是师傅新收的徒弟。”
  常晓梅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漂亮的小丫头是谢东收的女弟子,不由得微微皱了下眉头,上下打量了小玉几眼,微笑着问道:“什么时候收了这么好看个女徒弟,咋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小玉腼腆的笑了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青林则在一旁说道:“常局,师傅就是和他们一家人住在您的房子里,不仅收了她当徒弟,而且还一直给她母亲治病呢。”
  常晓梅恍然大悟,闹了半天,谢东说的农村亲戚就是这么回事啊。可看这个小丫头俊俏的模样,好像也不是农村孩子啊,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到像是个城里的小姑娘,而且年纪也不大,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按理说应该正上学,怎么会成了谢东的徒弟呢?
  本来想多问几句,怎奈这个场合说话也不是很方便,正赶上一个护士出来,手里拿着缴费通知单,问谁是老太太的家属,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ICU病房的费用是高得惊人的,每天基本上是以万元为单位的,本来老人的住院费还有些钱,可是进了ICU,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处于欠费状态了。
  还没等常晓梅说话,张力维已经抢先一步将缴费通知单接了过来,连看都没看,转身递给一个手下,直接说道:“先去交十万块钱吧。”
  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常晓梅倒没什么感觉,青林和小姜却暗暗吐了下舌头,小玉则被吓了一跳,吃惊的看着张力维,有些目瞪口呆。
  “我先声明啊,这十万块钱,是秦局长出的,他说了,本来这种事是不需要他,但现在情况比较特殊,所以,这笔钱就算是他们全家的一点心意吧。本来是打算让他夫人送过来的,可是马上就要生了,身体不大方便,所以就只能由我代劳了。”张力维说道。
  常晓梅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笔钱秦枫倒是应该拿,虽然最后可能还是张力维买单,但是起码心意是到了。
  说话之间,去交款的人也回来了,由于在ICU抢救,也不允许家属护理和探视,再加上老人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聚这么多人等在外面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她看了眼手表,然后告诉青林,今天晚上留下一个人值班就可以,说完,便起身告辞。张力维见状,满脸陪笑着说道:“常局,我们有日子没见面了,今天正好有机会,赏脸跟大家一起吃个饭吧。”
  常晓梅拒绝了,理由很简单,明天还有事儿,改天吧。不过想了想,又对张力维道:“你请几个孩子吃一顿吧,这些天他们也都挺辛苦的。”

  “那是自然,这你就放心吧。”张力维笑着道,然后紧跟在身后,一直将她送到了汽车边,见四外没人,这才低声问道:“谢东有什么消息吗?”
  常晓梅拉开车门,回头看了张力维一眼,笑着说道:“你是希望有呢,还是希望没有呢?”
  张力维把脸一沉道:“常局,您这话可不对了,我当然是希望有消息啊,再说,这些天网上把我搅合进去了,搞得焦头烂额啊,我太希望他能平安无事,也省的我再去澄清和解释了。”
  常晓梅沉默了,低着头站在车前,半晌才自言自语的道:“但愿吧。”说完,便上了汽车,缓缓驶出了医院大门。
  开出好一段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如今丢官罢职,其实都是张力维在暗中做的手脚,不仅几乎提前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命,还让助手加情人的秦枫成了自己的对立面,这个跟头摔得真够狠的了!
  谢东啊谢东,这一切,实际上都是因你而起啊,你和魏霞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又身在何处,到底能不能平安归来呢?

  但愿吧,她想……
  谢东这段日子很忙,甚至可以用不可开交这四个字来形容。那天,四姐给了他十分钟的考虑时间,而他几乎没用考虑,便决定了答应下来。
  没有选择,因为拒绝就意味着被干掉,而死了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想要活下去,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他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需要学会表演。
  应该说,他还算是个有点表演基础的人,起码跟着师傅那些年,偶尔也要演几出小戏,让前来求诊之人产生一定的信任感,然后才能开足马力继续忽悠下去。但这与四姐的要求相去甚远,四姐要求的是,惟妙惟肖、分毫不差的表演。
  他的老师只是一台电脑,硬盘里存着大量白毛东的影像资料,开会的、讲话的、喝酒的、唱歌的、开车的、骑马的、打麻将的、骂脏话的、训手下的、甚至还有跟四姐车震的。林林总总、应有尽有,他每天的任务就是反复观看这些照片和录像,揣摩白毛东的语调和神态,然后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的操练,直到认为满意为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