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7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就叫上朱正阳吧,从三滩镇一起出来的老朋友;许玉贤、韩子学,还有姜源冲三位都是我仕途中的贵人,其他……”
  “差不多了,一桌刚好,你负责一一邀请,”白翎满意地说,又补充道,“记得叫樊红雨带孩子啊。”
  方晟第一个电话就打给樊红雨,如他所料,樊红雨一口拒绝,说别提带孩子,我都不去!樊伟出席足以代表樊家,多我一个也不会增加份量,相反容易暴露咱俩的关系,要不,你请下宋仁槿吧。
  也可以,他代表宋家出席。方晟同意樊红雨的建议。

  内心深处方晟其实非常想让小宝、小贝、臻臻聚到一块儿,记得上次还是春节在动物园偶遇,是小宝的提议,三个儿子和楚楚拍了合影,照片至今保存在手机最隐秘的目录里。
  当时脑子里闪过的念头是:都聚齐了!
  谁知还是错误估计了形势,之后又有儿子、女儿冒出来,都在猝不及防、事先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爱妮娅以生病诳过了所有人,生了儿子Phoebe;鱼小婷临盆前夕上演生死大逃亡,诞生了女儿越越。
  若非樊红雨意外中枪后断然流产,恐怕名单中又要加一个。

  出于安全考虑,Phoebe和越越恐怕永远不能暴露身份,不仅不能暴露爸爸是谁,而且不能暴露妈妈是谁。
  臻臻稍好些,至少有个愿意被冒名的爸爸。
  唉,如果有一天所有孩子围成一块儿,齐声叫道“爸爸”,那真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事!
  方晟这样感慨,万万没想到终有实现的时候。
  在他内心深处有三个遥不可及,也许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一是所有孩子齐声叫“爸爸”;二是所有女人围坐一桌,含情脉脉看着自己……
  大概白翎率先掀翻桌子;爱妮娅压根不可能出席;安如玉必定躲在角落里;鱼小婷则会因为掀不掀桌子跟白翎打起来……
  如果前两个梦想还存在某种概率的话,第三个梦想就只能在梦里:随便哪个组合来一次三人行!
  经过鱼小婷拂袖而去、樊红雨蓦然翻脸,方晟意识到三人行课题只能存在于理论研讨之中,不可能付诸实施。
  就算鱼小婷的重口味,以及她与徐璃特殊的闺蜜关系,趁徐璃昏迷时在旁边来一次欢爱就是鱼小婷能接受的最大尺度。
  白翎的暴脾气不可能跟谁合得来,没准在床上打起来;樊红雨不可以跟任何人搭档,因为方晟吃不消;至于爱妮娅,本来在欢爱方面就有阴影,如果三人行弄出又一个阴影可就糟了!
  安如玉倒是百搭,问题是,哪个愿意跟她搭?

  接下来爱妮娅、陈皎、姜源冲都愉快地接受了邀请,如方晟所说生日晚宴那天他们都在京都参加扩大会议,出席白家这种高规格高级别晚宴是种荣耀;樊伟、于铁涯、许玉贤、韩子学、燕慎、姜姝、朱正阳也都爽快答应。
  最后一个电话才打给吴郁明。
  手机里杂音很大,吴郁明解释说正守在抢救室外,吴家该来的都来了,然后隐隐透露恢复可能性微乎其微,专家组所要做的就是尽量维持呼吸,起码等到下周换届选举结束……
  吴郁明话语中透出深深的无奈,确实,在京都高层有个潜规则,那就是象换届选举大会这类重大活动前以及期间,不能公布丧事——也许担心冲淡主题,也许出于中国人图吉利的心理,也许从安全角度考虑等等。

  也就是说,不管吴老爷子身子状况糟到什么程度,只能下周死!
  见吴郁明情绪不佳,方晟没有说鄞峡这边一大堆糟心事,只淡淡提了下小宝十岁生日——吴郁明是长孙,办丧事一刻也不能离家,日程冲突是必然的。吴郁明随口应了声,没明确拒绝,但从语气看肯定去不了。
  打完一圈电话已是下午三点多,方晟拎着公文包出去,齐垚见状麻利地收拾东西快步跟随。
  “你留在办公室,我单独有点事。”方晟吩咐道。

  驱车来到市委宿舍区门口,鱼小婷快速闪上车,笑道:“怎么,要我上门打架?单挑还是群殴?”
  “你呀就想着武力征服,法制社会里要学会在法律框架下协商解决问题。”方晟批评道。
  鱼小婷不屑道:“官话套话!协商解决,那你别叫我啊!说明你潜意识里考虑协商不了就武力解决。”
  “一手软一手硬,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嘛。”

  “反正你占着理。”
  来到一幢独幢三层小洋楼前,刚下车就有两个彪形大汉围上前,表情不善地喝道:“你是谁?找谁?”
  “我叫方晟,鄞峡市长;来拜访扈少秋扈老板。”方晟不卑不亢道。
  “有没有预约?”
  “没有。”
  “没预约天王老子也不见!这是咱家老板关照的!”彪形大汉喝道。
  方晟很有耐心地笑道:“市长拜访市民也不可以吗?就一会儿工夫。”

  “都说了不行!”
  方晟脸一沉:“放倒!”
  两名彪形大汉愣了愣,却见鱼小婷不知从哪儿冒到背后,没见什么动作,“卟嗵”两声,两大汉栽倒在地,捂着痛处额头渗出冷汗。
  “我不是天王老子,我叫方晟,现在预约还来得及?”方晟温和地说。
  两大汉没来得及说话,院门已经打开,有个壮汉阴沉着脸出来道:

  “老板请方市长进屋说话,嗯,一个人进……”
  方晟没吭声大步进去,鱼小婷象没听到似的紧随其后,壮汉变了脸色伸手阻拦,人影一晃,被扔到四五米开外!
  途经院子时两侧站着七八个壮汉,跃跃欲势的样子,鱼小婷抬眼一扫,每个人仿佛刀光刮面,全身一寒,僵在原处都说不出话来。
  掀帘进了堂屋,正当中太师椅里坐着位棉质长袍长者,长髯及胸,见了方晟也不起身,慢悠悠啜了口茶,道: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请坐。”

  方晟也不客气地坐到左侧上首,道:“不好意思,没预约就登门拜访。”
  扈少秋慢吞吞道:“这叫拜访吗方市长?短短工夫撂倒我三名徒弟,不见也得见,旧社会县官也没这样强横吧?”
  “囤积地皮八年之久,阻挠国企破产,腐蚀贿赂国家公务员,要在旧社会该杀三回脑袋了吧?”方晟冷笑道,“以债权人委员会主席名义故意拖延破产清算进程,打点相关部门官员玩忽职守,实质是企图地皮升值并转入私囊用作商品房开发,扈老板以为能蒙骗所有人吗?”
  “天底下交易说穿了都为个‘利’字,不错,扈某的私心杂念被方市长识破了;可方市长大笔一挥,要把地皮给潇南理工办分校算什么?有句话叫做只准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是这样说的吧?”
  方晟微微颌首,突然站起身道:“说对了,我方晟就想放这把火,就偏偏不让你扈少秋点灯!根据《企业破产法》相关规定,我要求破产清算组向法院申请强制接管胶管厂财产,同时就八年期间因拖延清算产生的贷款利息等财务费用向你提起损害赔偿诉讼!”
  扈少秋大惊失色,顾不上手中茶碗溅得满身都是,急忙站起来辩道:
  日期:2019-01-28 0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