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10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面不改色地笑了笑,说道:“第二回合,该我送你一点见面礼了。”
  听到方长这话时,连晋眉头一皱,暗叫,小杂碎,我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安琪在掌声与尖叫声中哭泣,她没有刻意地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然而又因为这一天的到来而激动得情绪失控。
  她这一哭,把那些感性的粉丝都给带得直抹眼泪,这场面看起来很是感人。
  抹掉自己的眼泪珠子,安琪好几次想要说话,几次都被呐喊声给压了下来,一张嘴,鼻尖发酸,嗓子发哽,然后捂着嘴扭向一边,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又或是又哭又笑。
  就在这时,安琪温柔的目光偷偷落在人群当中一脸淡然微笑的方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颤声道:“我不觉得自己有多美,因为有你,我才为自己毁容而感到惋惜。我想对你说,谢谢你,是你让我坚强地走到今天,而且将会坚强地继续走下去。我还特别要感谢的是蓝医生及他的同仁们,正因为有他们,可以让无数人的希望得以实现,你们的手是创造美丽与奇迹的手。在此,我向媒体朋友及粉丝们宣布,短暂的休息过后,我正式复出,新公司的名字就叫安琪工作室,接下来,我会用所有的更好的作品回报大家,谢谢,再次感谢大家……”

  一声接一接的谢谢,换来无数的尖叫与掌声,粉丝们一边哭一边喊,蹦蹦跳跳的,眼泪鼻涕随风飞舞。
  他们以为安琪口中的“你”指的是他们,也许有这一层意思,但是更多的恐怕还是代表着方长。
  连晋就在方长的身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先手?撒狗粮?方长,不带这么恶心人的,我院子时的公狗骑在母狗的背上恶心人时,我把它们都宰了,然后炖了两大锅,我杀狗很有一套的。”
  方长哼了一声,道:“别着急嘛,看戏要有看戏的耐性,就像你虐待那些女人一样,先吓一通半死,精神轰炸完了,再**折磨,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精神满足嘛。”
  连晋拍腿叫绝道:“知己啊卧草,我们可以组队双排了!”

  “别,别,你是个变态啊,我跟你不是一路人,你敢曰后妈,吊吊吊!”
  连晋脸色一变,狞声道:“你特么再敢提一次,老子把你剁碎了喂狗!”
  方长冷冷一笑,扭头与连晋四目相对,沉声道:“连晋,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怎么死啊?不着急,你的时间还有很多,你可以慢慢想想,现在你可以先看看表演!”
  方长话音刚落,前后的媒体方面还有大大小小很多的问题,然而他们还没回过神来,突然一个女人冲上了台去,大叫道:“安琪小姐,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大家好,媒体朋友们好,我叫张琴,是黎芊的首席助理,今天来这里,我要揭发黎芊对安琪小姐所做的一切。她买水军抹黑安琪,她发微博指桑骂槐,她抢安琪小姐的角色,那些虐猫、虐狗的视频都是真的,不仅如此,她还虐待身边的工作人员,动不动就打,打得死去活来,然后还录成视频供自己欣赏或是给别人欣赏……”

  这话一出口,现场当即就炸了,所有媒体再不淡定,所有记者一拥而上,直播平台更是将这一切现场直播了出去。消失一段时间黎芊被抬出了鞭尸了……
  躁动的人群当中,方长冲连晋眨了眨眼,嘴角一翘道:“这是第二回合,我的先手,请注意查收!想让黎芊诈尸?告诉你,没门!连晋,我在乔山镇恭候大驾,你最后别来,我怕你到时候连个屁都捞不着,最后还被我给收拾了,就太不划算了。你爹是商而优则仕,你这个变态儿子算账的本事还是有的吧?”
  听到方长这话时,连晋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全身抽,一手搭在方长的肩膀上,叫道:“弟弟,有意思,太特么有意思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棋逢对手,对对对,就是要有你这样的对手,日子才过得有意思。”
  方长点了点头,退了一步,让开了连晋的手,淡淡地说道:“下次再拿你这条脏手碰我,可能就保不住了。”
  说着,方长微微一笑,挤出人群朝停车场走去。

  方长前脚一走的时候,连晋的笑容就消失了,有种,我特么倒要看看你多有种,乔山镇又是怎样的龙潭虎穴。
  想到这里,连晋第一次觉得把方长捆起来虐打,应该很爽!
  接到人了,方长的心里是踏实的,开车时偶尔看看副驾的安琪,笑问道:“以后要长住乔山镇了,有什么感想?”
  “感想你个头啊!”卢姗抢在安琪的前面叫道:“工作室设在乔山镇而已,又不是嫁到你家去,想什么好事呢!”
  这话一出口,安琪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瞥了卢姗一眼,后者识趣,不甘地靠在椅背上,再不想管两人打情骂俏。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两人亲亲我我的样子,卢姗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方长本来就是个大猪蹄子,身边群花相伴,而且一个个都是绝色,安琪要是真陷进去了,恐怕注出不来了。
  不过再转念一想,如果有人像方长这样对自己,恐怕自己也很难从他温柔的呵护当中抽身出来。
  这一个月的时间,卢姗一直觉得方长不顾安琪,连看都不来看一眼,气得很。

  可是再看记者见面会上突然冲出来的张琴,一通猛料狂喷,再加上胡燕的补刀,顿时反黎芊给埋了,这个号称安琪宿敌的女人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这些不是方长安排的吧?想到这事,卢姗的无名火早就消失了。对于方长这样运筹帷幄又从来不炫耀的男人,有谁经得住他的诱惑呢?
  就在卢姗胡思乱想的时候,安琪往方长的身边靠了靠,偏着头问方长道:“为了我,你把连晋得罪得死死的,值得吗?”
  “我做事从来不是看值得或不值得,想做就做了!”
  这答案听到安琪心中暖暖的,柔声道:“连晋的父亲听说很厉害,有权有势,得罪了连家,只怕以后的日子不太好过了。”
  方长给了安琪一个安心的眼神道:“得罪死谈不上,只能算是过招,有来有回的试探,他出招了,我得还手,不然他当我死的,之后接着出来的招数就是全方面的,与我相关的人和公司应该都会受到牵连。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来说是大优,而且才刚刚开始而已,真正的重头戏在乔山镇。”
  一个独有环境的稳定性往往只是浮在表面,这样的假象是各方面都认可也必须维持的。
  所以第一回合的出手试探,方长和连晋都显得小心翼翼。一个变态,另一个也不正常,当真要是疯起来,不会只是星颜医美里的小打打闹。

  连晋和方长之间肯定是要分出个胜负的,方长的主场设在乔山镇,因为是可控范围。
  为什么不在别的地方呢?连晋没得选,因为他要的人和物都在方长的手里死列攥着。这一趟乔山镇之行,不可避免,连晋也不想避免,方长不是喜欢装逼吗?踩他在脚底下,看他装狗。
  车上的安琪得知连晋会来乔山镇的时候,禁不住有些心惊,小声问道:“他要来找麻烦吗?”
  日期:2019-01-0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