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9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晓梅看罢,一句话没说,将手机递还给陈龙,只是淡淡的笑了下。
  “您认识这个胡靖航吗?”陈龙收起手机,表情严肃的问道。
  常晓梅斟酌了下,也很认真的道:“谈不上认识,见过几面而已,他是魏霞的追求者,或者说是主要追求者吧。”
  陈龙想了下,用一种商量的口吻说道:“我和谢东老师有一点私交,而且在出事之前,我还陪着他去找过这位魏霞女士,当时感觉他对魏女士的感情挺深的,我知道,您和他们两个人都非常熟,所以想从侧面了解一下,这个胡靖航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到底扮演了什么样一个角色呢?”
  显然,警方是把魏霞情感经历当成了案件的侦破方向,常晓梅对此颇不以为然,于是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对胡靖航这个人并不了解,至于他在谢东和魏霞之间的所充当的角色也不敢轻易下定义,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魏霞对他的追求并不是很满意,感觉是一个略微有些尴尬的角色。”
  陈龙点了点头,又问道:“我找过胡靖航,他说在发现魏霞失联之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你,有这回事吗?”
  “是这样的。”常晓梅道:“应该是当天中午吧,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调一下手机的通话清单。他当时很惊慌,在电话里告诉我,魏霞从上午十点多开始便手机关机,人也找不到了,我还以为他们俩人闹矛盾了,所以并没往心里去,到了晚上五点多,才从平原县公丨安丨局的一个朋友口中,得知魏霞出事了。”
  “那在这之前,你有没有听魏霞说过,对这个胡靖航有什么不满或者其他什么评价吗?”陈龙又追问道。
  常晓梅不禁笑了,叹了口气道:“陈队长,侦破案件,我是个外行,按理说不应该发表什么议论,但今天既然你找到了我,那我就多说几句吧。”

  陈龙很意外,歪着脑袋看了她一眼,饶有兴趣的道:“好啊,那就请常局长指导一下吧。”
  常晓梅也不客气,直截了当的说道:“你们调查胡靖航,我个人看法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个人胆小怕事,根本不可能做出绑架这样的事情来。”说完,便将与谢东的约定以及第一次见到胡靖航时,找了几个同学假扮讨债工人的事讲了一遍,然后笑着说道:“几个要债的就把他吓跑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胆量去犯罪呢,而且精心组织,一下绑架两个人?”
  陈龙当然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趣事,不由得挠着脑袋道:“看来我得重新评价一下谢老师,我一直以为他仅仅是个世外高人、江湖异士,可想不到连您都亲自出马替他办事,真是太意外了。”
  常晓梅无奈的笑了下道:“我们都是搞医学的,只不过我是管理者,他是从业者,有些交情还算正常吧。”于是便将自己和谢东之间的关系大致介绍了下,最后说道:“如果他真出了意外,那对道医的传承是个极大的损失,很多医术恐怕就要永远失传了。”说完,不禁有些惆怅,长长叹了一口气。
  两个人又聊了一阵,陈龙见也问的差不多了,正打算告辞,常晓梅忽然想起了昨天林浩川说的那件事,于是赶紧说道:“等一下,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对侦查有没有帮助。”
  “什么事?”陈龙问道。
  “去年夏天,谢东刚到省城的时候,曾经被云山市公丨安丨局抓过一次,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好像是公丨安丨方面认错了人,很快就释放了,就是这个事。”

  陈龙听罢不禁一愣,连忙问道:“你这是听谁说的?”
  “林浩川啊,市局的一位老领导,已经退休多年了,你应该认识的。”
  陈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貌不惊人的谢老师,居然认识这么多大人物,看来实在是不简单啊。
  当天傍晚时分,常晓梅接到了青林的电话。告诉她谢母的病情突然恶化,现在已经陷入深度昏迷,医院刚刚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她不禁吃了一惊,这两天由于工作忙,所以她并没有去医院,不过听说病情一直稳定,怎么突然恶化了呢?
  谢东家的亲戚不多,大多在平原县乡下,跟到省城的就只有老太太的一个侄女,照顾病人是个苦差事,几天下来,侄女就顶不住了,于是,作为谢东的徒弟,青林和小姜便责无旁贷,这段日子几乎每天往医院跑,和老人的侄女互相替换着值班。
  今天正好是青林值班,下午的时候,身为医生的他就感觉老人的情绪有些烦躁,当时还让值班大夫给做了个心电图,但是一切正常,本以为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就在刚刚,老人突然昏迷不醒,经初步诊断,很有可能是脑溢血,这下青林可有点慌了。
  脑溢血需要抢救,但青林并不是直系亲属,很多事情无法做主,一直陪护的侄女也只是个农村妇女,此刻早就吓麻爪了,除了哭天抹泪的,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没办法,青林只好给常晓梅挂了个电话。
  “常局,我知道您忙,可我确实应付不过来了,只能给您挂电话了。”青林在电话里抱歉的解释道。
  常晓梅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急切的问道:“家属都通知了吗?”
  “通知了,但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才能赶过来,可这病情不等人啊,医院这边没有家属签字,就没法进行下一步工作啊,这必须得有个人拿主意呀。”
  “先送ICU,等我去了再细说。”她抓起手提包,急匆匆出了办公室。
  赶到北方医院的时候,谢母已经进抢救室了,她和青林打了个招呼,直接给院领导挂了个电话,不大一会,医院的书记、院长便都到了。
  尽管已经不是卫生局局长了,但人脉和威信还在,院领导亲自陪同她进了ICU,调集了全院心脑血管方面的专家为谢母做了会诊,结论是脑干大面积出血,生命危在旦夕。
  脑干是大脑神经最集中的部位,基本上属于医学禁区,别说是目前国内的医疗水平,就是在最先进的美国,也没什么好办法。脑细胞和脑神经的损伤是不可逆的,所以,即便抢救过来,也会造成终生残疾,以谢母这个年龄,脑干大面积出血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
  “现在患者已经没有自主呼吸了,只能做气管切开,上呼吸机。”主治医生介绍道:“24小时之内如果不能苏醒的话,就可以判定为脑死亡。”
  常晓梅一边听,一边皱着眉头。学医出身的她,对死亡并不陌生,只是谢母的情况有些特殊,谢东现在生死未卜,老人的亲属又都不在场,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碰上。
  略微沉吟了片刻,她告诉主治医生先上呼吸机,继续抢救,至少要等到明天老人的主要亲属都当场之后,再做最后的决定。
  出了ICU病房,青林和小姜立刻迎了过来,还有一个身材高挑、容貌俊俏的小姑娘也跟在后面,瞪着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她没见过小玉,见小丫头忙前忙后的,还以为是老人的晚辈亲属,也并没怎么在意。

  日期:2019-01-01 09: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