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7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回头来看,拖到现在土地增值了,债权人委员会觉得很满意哩。”郑拓笑道。
  “不能让少数人打如意算盘,破坏市里整体规划,”方晟道,“我看胶管厂破产程序最后一轮协调会记录上有郑市长签字,本着善始善终原则,还得尽快把工作落到实处。”
  郑拓赶紧道:“主要是债权人委员会卡在中间,破产清算组巴不得早点了结。”
  “委员会最有话语权的是谁?”
  “鄞峡市最有钱的个体户,扈少秋,早年倒腾药材发家致富,后来做白酒生意又赚得钵满盆溢,原则是坚决不跟公家谈生意,从不偷税漏税,所以……一时半刻拿不住他。”
  方晟点点头,道:“我找他谈谈,如果债权人委员会同意转让,想必郑市长乐见胶管厂破产程序早日终结。”
  掂出他话中的份量,郑拓低头足足深思两三分钟,断然道:“是的!”
  下班前方晟又踱到张荣办公室,张荣正双手托腮望着桌上山水盆景发呆。
  肖挺被贬,作为嫡系心腹张荣深受打击,此时最后悔的就是不该贪图提拔副厅,大老远跑到最没前途的鄞峡,这个鬼地方进来容易出去难,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返回繁华富足的省城。
  见方晟光临,赶紧起身殷勤劳地招呼他坐下,递过一根细枝香烟,方晟接过去闻了闻又搁下,笑道:
  “人到中年要注意保健,能不抽尽量不抽吧。”
  “哎哎,道理都懂,就是很多时候煎不住。”张荣赔笑道。

  扯完闲话,方晟言归正题:“前几天到省里开会,先后碰到两位领导都问我同一个问题,说你们鄞峡市正府向来标配四个副职,现在五个了,是不是嫌多?”
  张荣脸色大变。
  明知方晟有可能借省领导——鬼晓得是不是他二叔于道明,来恐吓打压自己,但鄞峡比过去多一个副市长是明摆的,也是当初肖挺实在没办法安排,硬塞的副厅实职位置。
  人在人情在,人走茶凉,如今肖挺不在双江,更要命的是没有高升,过去肖挺的对头们很可能利用这一点打击自己!
  “怎么会嫌多呢?鄞峡经济突飞猛进,各项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每个行业积极性都被充分调动起来,需要更加人手严抓狠促,以前标配肯定得增加的,不然忙不过来啊。”张荣辩解道。

  方晟微笑道:“我也这么讲的,省领导们都不以为然。所以啊,张市长……”
  “嗯,请方市长指点!”张荣知趣地说,姿态放到历史最低。
  “关键还得拿出漂亮的成绩单!有成绩摆在省领导面前,谁也不好意思说三道四对不对?怕就怕温吞水似的工作,下面没感觉,上面没动静,明明工作很努力,上下都不认同,那就难办了。”
  张荣诚恳地说:“方市长,您知道我刚从省委下来,基层经验不足,处理实践事务能力也不够,急需方市长您这样从乡镇村一步步上来的领导手把手教导。您说说按我目前分工,从哪些方面着手能尽快抓出成绩?”

  “环保是重中之重,把城市面貌弄得绿色一点、漂亮一点,风景区搞得红火一点,那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对,对!就是方市长反复强调以鄞坪山风景区为核心的生态功能区建设问题!”
  “当前有两个难点严重阻碍你这张成绩单,”方晟扳着手指说,“一是鄞洲水库综合开发阻力重重,二是市胶管厂地皮得不到合理利用,有人霸着不让办学校。张市长,你看看地图,两个地点正好与鄞坪山形成犄角之势,站在山顶看风景,向北是水库周边乱七八糟大排档、铁皮棚;向南是杂草丛生的废弃厂区,象什么话?正府的公信力和威慑力到哪里去了?明明有利于老百姓的造福工程为什么推进不下去?”

  张荣毕竟长期跟随肖挺,虽然不明白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听出方晟的弦外之音,当即表态道:
  “为了城市形象,为了早日建成生态功能区,我全力支持方市长出台严厉的整治措施!”
  方晟微微一笑:“也不必太严厉,有问题、有冲突都可以摆到台面谈,大方向还要合作,和为贵嘛,你说是不是?”
  张荣暗自嘀咕道看你说得声色俱厉的样子,以为下一步要出动丨警丨察呢,遂笑道:“是啊是啊,坚持原则的同时也要注意斗争策略。”
  谈话在心照不宣中结束。
  中午时分白翎打来电话,语气很不友善,劈头就问:
  “知道下周有什么事儿?”

  下周不就是出炉新一届领导班子名单吗?
  方晟知道白翎的脾气,绝对不会拿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大事跟自己开涮,她说有事就一定有事,而且是她特别看重的大事!
  嗯了半声,脑子里已盘旋千回百转,蓦地想到一件事——真是大事,当下从容道:
  “还用你提醒?小宝十岁生日!我正琢磨买什么礼物呢。”

  白翎心情略有好转,道:“噢,我还以为你忘了呢,礼物无所谓啦,现在孩子天天象过年,什么都不缺。主要是老爷子跟我商量要给小宝做下生日,亲朋好友、老师、小宝的同学等等……”
  “呃……”
  一算时间刚好是领导班子名单出台后第三天,军部委员名单出台后第二天,那个节骨眼上大宴宾客,时机似乎不太合适。
  转念又想,以白老爷子的精明和睿智何尝没考虑到这一点?白翎强调老爷子主动商量,那么大宴宾客背后一定有非常复杂且深远的算计。
  对于白翎而言则是最好的正名机会。
  十年前委委屈屈地以伴娘身份做了回“附属新娘”,从白翎到白家都憋了口气,趁着小宝十岁,正好向外界郑重说明方晟就是白翎老公、小宝的爸爸!
  “呃……”方晟还是小心翼翼提醒道,“小宝生日那天换届选举后的会议还在进行中,你看……”
  “爷爷说都在京都正好啊,省得大家跑来跑去,还让你多邀请些朋友,难得聚一块儿,热闹热闹。”
  又是“爷爷说”,敢情生日晚宴这件事包括白杰冲在内都没有发言权,这使得方晟深切理解当初白翎娃娃亲的由来。
  方晟问:“我这边预计一桌够不够?”
  “两桌也可以呀,多多益善。”
  “就一桌。”
  方晟的想法是邀请京都范围内那班人,不涉及朱正阳等黄海系,避免给外界造成拉帮结派的口实。
  “说说看哪几位?”白翎饶有兴趣问。
  “首先上次喝酒的几位,陈皎、燕慎、樊伟、姜姝,然后是吴郁明、于铁涯,爱妮娅应该也在京都,加上她吧……”
  “把小贝带过来,”白翎提醒道,“还有啊,既然邀请了樊伟,不顺便叫上樊红雨和臻臻说不过去吧?”
  方晟又“呃”了一声,拿不准白翎突兀提到樊红雨是否别有用心。关于樊红雨天还有来历可疑的儿子,白翎一直抱怀疑态度,只是没有实质性证据而已。
  “礼节性说说,去不去随便。”方晟谨慎地说。
  “我猜你不想惊动黄海那帮兄弟,但一个都不请也不好,另外有些老领导必须邀请的,他们已不在意正治形势和站队,参加白家生日晚宴是种待遇。”白翎道。

  日期:2019-01-2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