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7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噢——是挺厉害,潜伏二十年……”
  “再说更直观点的,譬如正府准备下调印花税,对股市是重大利好,倘若能提前一天得到消息,大举杀入股市,那么赚的钱不比赵尧尧少吧?还有调整存贷款利率、公布房产税等等,每个消息就代表百亿级的财富!”
  方晟不禁悚然,陷入长长的沉思。
  有鱼小婷洗脑,方晟在叶韵面前多少有提防之意,笑道:“办妥此事,回鄞峡让你做大买卖!”
  “先透露点小道消息?”叶韵歪着头的样子总那么可爱俏皮。
  “十个亿!”
  她满意地点点头:“唔,符合我的身价。”

  打发走叶韵,把齐垚叫进来了解情况:吴郁明连续几天没来上班,不知躲到哪去了,市委办那边乐得轻松,没人问书记在外面干嘛;
  国腾油化改制又遇到困难,这回阻力来自上面,省发改委突然发了个文件,在全省范围内全面启动国企改制,强调尽量保持领导班子稳定性和持续性,做到平稳过渡,逐步实施市场化。本来国腾油化方面已经同意工作组拿的股权方案,郜更跃捧着文件质问华叶柳,是市委市正府说了算,还是省发改委说了算?
  鄞洲水库综合开发也阻力重重,在本土派支持下,水库电厂翻出当年与县正府签订的合同,上面明确写着电厂对水库及周边地区有管理权和商业开发权,就凭这两个“权”,谁也无权介入!
  最糟糕的是已铁板钉钉的潇南理工大学创建分校,京都、省城手续都办好了,却意外卡在自家衙门!

  “弄了半天胶管厂还没正式破产,破产清算组一直存在并具体负责相关事宜,现在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债权人委员会不同意把土地转让给潇南理工;一是市里相关部门不同意工业用地转教育用地!”
  方晟定定看着齐垚,半晌没说话。
  国腾油化改制、鄞洲水库综合开发是初八上班在市常委扩大会上强调的重点工作,联合潇南理工创建分校既是方晟的母校,有份独特情怀,又是明眼就能看到的好事,偏偏有人居心不良从中阻挠!
  换以前在黄海当副县长,方晟早就拍案而起,怒斥那帮没头脑没见识没担当的官员。
  如今方晟官至市长,养气功夫也修到上层,不会轻易为某个问题大动肝火。小干部发火,通常发自内心;大领导发火,通常并不就事论事,往往都有很深的内涵,冲谁发火、发到什么程度,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方晟很清楚经过一连串人事变动,鄞峡正治氛围处于微妙的观望阶段。
  原先书记市长背后各有一座望而兴叹的正治局委员作靠山,大换届后基本退二;原先肖挺对两人谈不上绝对支持,起码不偏不倚,现在换来了更加强势的沈高,强势领导有个习惯,那就是见不得比自己更强势的干部。
  还有,吴郁明连续失踪到底干什么?
  方晟猜得到,鄞峡官员们也大抵都猜得到,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吴老爷子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大概就是这几天的事,吴家在外地的子弟全部回京,均守在病床边送老爷子最后一程。
  综合种种线索,可见之前被动挨打的鄞峡本土派,以及每况愈下的郜更跃系又蠢蠢欲动,打算跟吴、方两人强硬到底!

  看看时间,离换届选举还有八天!
  大换届前夕,除了基层依旧按部就班,实则厅级以上干部都有些不安心工作,焦急等待、热烈讨论换届名单。无论蝴蝶效应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官场效应,可以断定,那份国内外瞩目的名单将决定中国今后十年的经济发展和权力版图!
  最终结果没出台,此时无论做什么决定都将遭到抵制,何况吴老爷子一旦去世,身为长孙,吴郁明将缺位半个月左右。
  任何重大决定不经过常委会讨论,没有市委书记拍板肯定行不通。再强势的市长也得遵从于程序和规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
  方晟问:“哪些部门不同意工业用地转教育用地?”

  齐垚为难地骚骚头:“方市长,其实那些部门都知道潇南理工是您母校,也知道创建分校的好处,真正不同意的是……是耿市长……”
  就知道耿大同从中作梗。
  张泽松虽然退二线,陈如海还是“骆家班”嫡系,新官上任,耿大同要拿出点真章表现一下。
  在耿大同眼里,鄞峡建不建高等学府分校无所谓,关键是给方晟添堵,让他在母校、校友们面前丢份!

  这就是常务副市长的权力。你可以说一百条创建分校的好处,他也可以说不保留工业用地的好处,没有红头文件说绝对可以转,也没有红头文件说绝对不能转。
  方晟沉吟良久,缓缓道:“知道了,你先出去。”
  半小时后,方晟来到郑拓办公室。
  “啊,是方市长啊,稀客稀客,”正埋在文件堆里的郑拓赶紧起身相迎,“来,尝尝鹰嘴崖顶级毛尖,据说一年才出产十公斤。”
  “好哇,上次在何省长办公室见他两个指头撮了一点点,都没舍得给我泡杯,你倒好,一下子恨不得倒半两下去。”方晟笑道。
  “故作姿态,大省长还不是想喝啥就喝啥……”
  两人说笑了一阵,并排在右侧沙发坐下,郑拓喝了口茶等方晟说话。
  无事不登三宝殿,郑拓相信方晟不可能没事逛到这儿。
  官大半级压死人,倘若正职主动到副职办公室,那就是释放微妙信号表明要寻求帮助。
  “卸掉教育那摊子麻烦事,压力减轻很多吧?”方晟问道。
  压力这档子事怎么说呢?以教育系统为例,麻烦事确实不少,可每年进城指标、晋升指标、评定职称、校园硬件投入等等,也带来不少不可言说的实惠。
  所以压力随时可以转化为动力。
  不过上次分工,方晟没亏待郑拓,减掉教育,增加了更实惠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一减一加,郑拓还是满意的。
  “多谢方市长调度有方,压担子的同时兼顾到我的身体状况,唉,年纪大了,每次体检毛病一大堆,看着都会头晕。”
  “是啊,工作是无限的,精力却是有限,”方晟随即话锋一转,“听说市胶管厂破产时郑市长主持市轻工业局工作?”

  市胶管厂,果然跟耿大同较上劲了!
  郑拓沉思片刻,道:“我知道方市长是奇怪为什么简单的破产程序走了七八年,对不对?主要是破产清算组与债权人委员会之间始终没就偿债问题达成一致,而争论的核心就是地皮。债权人委员会想通过变更地皮用途进行商业开发,弥补胶管厂债务;市里坚持工业用地不予变更,这么说方市长明白了?”
  难怪债权人委员不同意转让,而耿大同也不同意转土地用途!
  当初市里不同意工业用地转商品房开发,凭什么因为是你方晟的母校,就同意转教育用地?

  方晟皱眉道:“迟迟搁置问题不解决也不行啊,那块地废弃这么长时间,随着鄞坪山风景区渐入正轨,站在山腰看到满地荒荑,真是大煞风景。”
  日期:2019-01-27 07: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