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37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呀,好善良还充满仙气的美女小姐姐啊。
  真是美好。

  小年轻能有这种想法,说明他年轻有前途,把世界想象的美好一点,世界同样也会还一份美好给他。
  刚才是因为罗盘上有了异动,锁定附近有僵尸粉控制下的活死人复苏。
  神无可才出门特意找了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烧了之后扔进了下水道。
  如果店员小哥当真见识了女侠一次神…无可式的碾杀活死人,估计要被吓尿。
  离城城北金华区,海棠安置小区,11栋。
  丹哥刚下车,就听见了卷闸门被轰得轰隆作响,她深感不妙,古遥手脚没活,易小非不在,他招架不了别人的拳脚。
  一进门,果然这哥们的情势危急,还好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手枪里的三颗子丨弹丨尽出,全中命门,对方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丹哥虽然极为诧异,但危情时刻,容不得自乱阵脚,只希望周围的群众听到枪声后,能尽快报警。
  而后,局面用武技古风的措辞形容,就是一招反制…
  当然,这是用在他们的对手身上,也就是那个外佬活死人。
  这货举枪用枪口对着丹哥时,老遥反正想都没想,他愤然挺胸,挡在了丹哥前面。
  “你逞什么强,枪里的子丨弹丨打光了。”丹哥语气中略带指责,但…有种说不出感觉的动容。
  “不是…这家伙全身的毒汁,你不能沾…我反正还能生扛几下。”老遥紧张道。
  “哦豁…原来遥老板早有预防啊,难怪也过了好几分钟了还不见你躺尸呢…”外佬李明虽然已经把枪夺了过来,听到警花说子丨弹丨打光了,他就直接扔到了床上…反正拿着也总感觉不顺手。
  斯文人嘛,用什么暴力武器。
  老遥衣服胸前的破洞其实已经很明显能看到他作为道系传承人,身上贴着一张金符。

  听这货活死人刚才言语的意思,貌似他视觉效果不怎么清晰。
  老遥能领会这层信息,丹哥当然也明了。
  此刻,外佬活死人直盯着老遥的胸前,但眼神空洞,配上他一脸的僵硬,活脱脱就是二愣子范。
  他确实想要看清老遥胸前究竟是怎样的门道,但很快也清楚一个事实,既然现在轻轻松松能扒了这神棍一层皮,为什么要凑脸过去当睁眼瞎。
  把神棍身上的防护连带皮肉扒下来好好欣赏…不行?
  于是,外佬活死人轻蔑地摇了摇头,直接一张扣向了老遥胸前。
  这货速度极快,但丹哥的反应也不慢,敌方掌劲将至,她拂手一推,把老遥送开了一个身位…
  顺势,侧身一个扫腿,直袭外佬活死人的肩头。

  “砰…!”
  丹哥当年警校也是也压制老非的存在,她的基本格斗技放眼整个离城警界,能进前十。
  外佬活死人也没料到这娘们身手还真这么敏捷,受了一脚后,他整个人应声一跛,侧身滑了几步才重新站稳。
  而丹哥刚才的一脚,力道和角度都把握到了极致,与外佬活死人的接触点是她脚上皮鞋的鞋尖。
  “嚯嚯…看来我需要重新审视你了,罗丹大队长。”
  外佬李明语气上还是一如既往充斥着让老遥觉得恶心的迷之玩味,但显然这货开始紧张了起来。
  “丹哥,这货只是有点难死,但不一定难打…”
  老遥之所以跟丹哥说这句话,也是看了刚才姐们的一脚略占上风,这时候必然要提提士气。
  当然,内心深处,老遥也知道,这纯碎是场面式的。
  本来嘛,死不了都,那还怎么打是吧。
  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这么一句有失逻辑的话,可能是因为这货外佬活死人跟凌晨见到的那两个区别太大了。
  那俩人渣活死人是疯狗一样,能咬就咬,而这货…
  貌似他多了几分谨慎,别看这货开口就是拉仇恨的嘴炮,但是…

  就好比是当下,总觉得他突然有种在审时度势的意味。
  不过,让老遥还有丹哥很是意料之外的是,正是随口一句、完全揽势的战前打气,让外佬活死人明显顿了一下,他故作镇定,但看向他眼中很讨厌的神棍时,却浅露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副完全僵硬的脸面上,很透白的就是表情无法做到丰富多彩,所以,稍微的情绪变化只要一上脸就能格外放大。
  而在场的对手又是警校当年那一届叱咤校园的学长、学姐,正好都擅长捕捉细节。
  这种战局,最难受的肯定是老遥了。

  丹哥自保的能力完全足够,甚至知道了这外佬活死人的破绽后,跟他悠着点作持久战,想必也能游刃有余。
  但这狗曰的好死不死竟然拿他老遥针对…
  丹哥能怎么办?
  唯有硬接呗。
  当下,眼看着铁皮深深的扎进了丹哥的肩头,而硬派警花汗如雨下的同时,脸色也显见惨白了…

  老遥扎心了,作为一铮铮直男,他该有的大老爷们气节相当足够。
  让个姐们顶在前边流血流汗,绝对的比死还难受。
  可是,丹哥这娘们也够了,本来老遥也受了一拳,现在胸口还闷着一股剧痛,伤残人士挪动都有些困难。
  而姐们竟然借一侧的卷闸门还死死卡着老遥,就是防止他冲动上前作无谓牺牲。
  “呜…呼…呼……遥老板,此情此景,与两年前那个买假毕业证的少年是不是很相似?表情那么的绝望,那么的不能坦然,对不对?”

  外佬活死人将终于在铁皮挨近丹哥的心脏时,松手了…
  这货当下也无所顾忌了,丹哥摇摇欲坠,仅剩的一丝力气她也只有死死稳定住铁皮的份了,微微晃动,便是再次伤害。
  为了验证犹如摧残俎上肉的美妙效果,这货不忘扬起他干瘪腐痂的一根手指轻微微在铁皮的末端弹了一下。
  “叮…!”
  细微的一声弹响,却引得丹哥撕心裂肺般灼痛。

  “哼…你、败、类…”美女警花并不奢望外佬活死人能手下留情,反倒希望这个败类给她一个痛快。
  “啊哈哈哈…败类?”外佬李明迎面嘲笑,“可是…现在的局面明明是我占上风呀,大姐。”
  “王八蛋…”老遥想好好扶稳丹哥,但她浑身不住的颤抖下,又很害怕稍有用力偏差反而容易扯到伤口。
  暗骂一声后,咬牙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对啊,我究竟想怎样呢?很为难呀,一下子还真不好想到,不知道遥老板有没有好建议?要不你给点提示,这样僵着不好,总不能让女警小姐姐白白流血到死,你说…对不对?”
  “叮…!”
  外佬活死人说完又弹了一指铁皮…
  “噗…咳…咳…”
  丹哥再也无力硬撑了,一直屏气维持一份清醒,但…这一下的撕扯她感觉已然深入骨髓,不单最后一丝气岔了,干咳还带出了鲜血。

  日期:2019-02-05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