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8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晚了,先休息吧,有啥事明天再说。”他支吾着说了一句,赶紧起身朝房间走去,进了屋关上门,心还砰砰直跳,侧耳听了下,客厅里没有任何动静,过了好久,才听到小玉朝楼上走去,脚步缓缓的,似乎有些沉重。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暗暗责怪自己做事不够谨慎,应该是以前过于热情,又碍于情面,羞于将自己感情方面的现状说出来,于是让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娃子产生了好感,可事已至此,后悔也来不及了。话说回来,让他对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讲自己和魏霞那些事,实在有点难以启齿。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找个机会给小玉父母聊一聊,至少要把态度说清楚,让小玉父母劝一劝这丫头吧。

  之后的一周,除了跟着张律师去中级法院递交了起诉书之外,他基本没再出去过,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反复研究师傅和玄真道长的通信,然后再结合奇穴治疗的笔记,钻研揣摩,甚至在自己身上先行试针,几天之后,在师傅的方案之上,又增加了自己的研究内容。
  一周过后,小玉妈的身体明显好转,呼吸顺畅,食欲大增,身上有了力气,便不肯在床上躺着了,每天总是张罗着干这干那的,如果不是继续治疗的话,估计这个辛劳了一辈子的女人,早就回家干农活去了。
  陈龙打过几个电话,告诉他附近派出所最近一直在暗中观察,再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和事,让他放宽心,或许只是一场虚惊而已。小姜那边也是一样,自从甩掉了西红柿炒蛋之后,那家伙就彻底消失了。
  不过按小姜的说法,这并不是啥好事,如果不能摸清楚这个西红柿炒蛋的底细,那就始终是个隐患,没准什么时候就会出状况,其实,与其这样藏着掖着,还不如当面锣对面鼓的比量一下,起码做到心中有数、知己知彼。
  他何尝不想这样,谁愿意整天总担心背后有人跟着呀,可当他把这个想法跟陈龙说了之后,却遭到了坚决反对,陈队长的回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绝对不行,跟踪公民是犯罪行为,而对付犯罪是丨警丨察的责任,再说,就算你搞清楚了,又能怎么样呢?费了好大劲,最后不还得警方出面解决吗?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陈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别小看了自己,你有可是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啊,万一有点啥意外的话,那对得起老祖宗传承了千年的医术吗?
  这话虽然有点夸大其词,但面对陈龙坚决的态度,他也只能选择放弃,好在所有生活用品都有常晓梅指派专人负责供应,他也乐得宅在家里,一边专心致志的为小玉母亲进行治疗,一边验证师傅二十年前的治疗方案是否科学有效。
  在此期间,他找了个机会把小玉支走,然后非常正式的和小玉父母谈了一次,开诚布公的介绍了自己的感情现状,然后含蓄的表明,只把小玉当成了亲妹子看待,而且现在又多了一层关系,那就是女徒弟。小玉的父母只是默默的听,并没有当时表态。
  不过从此之后,小玉似乎有了些变化,虽然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但至少眼神不再那么火辣,这让他的心里多少稳当了些,他甚至想,等小玉母亲的病情稳定下来,他真应该抽时间,好好调查一下,当年张家三十多口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小玉的祖父又是怎样流落到平原,然后再决定这两本书该怎么处理。
  中法也受理了他的上诉,开庭日期定在了一个月之后,一切似乎都很平静,就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一样。
  转眼已经过了新年,小玉母亲的病情一天天好转。眼看就要进行最后一次化疗了,按照规定,化疗是需要办理住院的,这样才能符合农村合作医疗报销的要求,由于医院的床位比较紧张,提前一个礼拜,小玉爹就已经去医院预约了。全家人一致决定,只要住院便做一次全面检查,如果检查结果也和自身感觉一样有大幅度好转的话,那就放弃最后一次化疗,继续让谢东用针灸疗法,坚持到春节前就回家过年,再也不治了。

  他虽然不同意这样做,但可以理解小玉一家人的心情,日子再这么下去,这个家庭真就被疾病拖垮了。于是,也没再坚持什么,心中暗想,就等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再做定夺吧。
  与此同时,小玉的针灸技术进步神速,虽然内功不是一天就能练成,但普通的针法经过短时间的强化训练,掌握是完全没问题的。按他的想法,春节之后回了平原老家,就由小玉负责每天继续给母亲针灸,虽然少了内功辅助,疗效会打很大折扣,但是同样可以刺激经络,让气血保持一个活跃的状态。
  小玉不仅聪慧异常,而且手感好、胆子大,学了之后就在自己身上做试验,有的穴位够不着,小玉爹自告奋勇,充当全天候免费陪练,身上经常被扎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却也乐在其中。
  有了这样一个怎么扎都心甘情愿的陪练,再加上心灵手巧,没用半个月,小玉就掌握的针灸的基本技法,谢东再稍加点拨,进步更是突飞猛进,说句玩笑话,再自学点理论知识,回农村当个乡村野医绝对没问题了。

  这天晚上,他给小玉妈针灸结束后,正打算运行内功增加疗效,忽然手机哇哇的响了起来。
  正在一旁观摩学习的小玉赶紧跑进房间,把手机取了过来,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顺手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常晓梅的来电。
  常晓梅经常来电话,基本上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问一下最近缺什么东西之类的,偶尔也聊几句魏霞的情况,所以他并没着急,擦干了手,这才不慌不忙的接了起来。
  “魏霞今天和你联系过吗?”常晓梅的语气异常焦虑。认识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她这样心急火燎的说话。
  “没有啊,有啥事吗?”他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常晓梅顿了一下,语气凝重的道:“魏霞好像出事了。”
  听常晓梅这样一说,他的手一哆嗦,电话差点摔地上:“出啥事了?”一时间,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常晓梅此时倒是平静了下来,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他顿时就傻眼了。
  原来,常晓梅是下午时接到的胡靖航的电话,说自从今天上午十点开始,就联系不上魏霞了。问她是否知道魏霞的下落,她开始并没在意,以魏霞的大小姐脾气,不接电话或者关机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于是便问胡靖航,是否两个人吵架了,胡回答说,自从上次在省城分手之后,两个人便再也没见面,只是每天通过电话联系,感情方面虽说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倒也一切正常,根本没出任何状况,之前也有过手机没电的情况,但一般很快发现了,魏霞毕竟有很多业务往来,所以对手机还是很留意的。

  日期:2018-12-3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