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这些年见到的一些颠覆认知的事情》
第371节

作者: 山那头有个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眼睛一瞪:“你没老年痴呆吧?每次和我单独出来,都忘记带钱包?”
  敲了几下门,高人兴把门打开,请我们进屋后,各自倒了杯水,我向黄董介绍,他客气的要和高人兴握手,我以为这会惹高人兴生气,没想到他笑着接受,我问黄董,说现在能把你儿子带来了吧?
  黄董点点头,打了通电话,十几分钟后,一辆皮卡停在门前,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把个一米长的冰箱抬到屋里,等他们走后,黄董把冰箱打开,我倒抽了口凉气,里面有一具婴儿的尸体,身体表面,结了一层冰霜。

  黄董把婴儿尸体抱出来,交给高人兴,说:“我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医院弄出来的,为了防止尸体腐烂,还特意冻在了冰柜里。”
  他说的很轻松,可我却觉得头皮发麻,一位父亲,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高人兴面色冷峻的接过婴儿尸体,来到侧卧,弄了一盆子热水,把婴儿尸体放了进去,几分钟后,又用铁架子,把尸体取出来,放于身前,盘腿坐下,取出骷髅头,摆在面前。
  高人兴咬破中指,点了滴血在骷髅头眉心,又拿过来支点燃的蜡烛,放在尸体下颚方向,开始烘烤,没多久,婴儿下颚开始流出黄黑色的尸油,高人兴连忙拿开蜡烛,用透明的小瓶子去接,直到滴完为止。
  高人兴把婴儿尸体放下,然后开始收拾东西,这个举动令我惊讶不已,问这就做完了吗?
  陈小莲回答:“当然没有,高人需要把尸油,放在法坛上念诵咒语,加持一个星期左右,然后制作法相,浸泡在尸油里,就可以了。”
  黄董很惊讶:“啊?一星期?杨老板,那我岂不是已经睡大街了吗?能不能快点啊…”
  我刚打算说这是施法的经过,不能走捷径,陈小莲抢先开口道:“当然能啊,你可以多付两千,弄个加急版的。”
  我彻底无语,这怎么跟办身份证一样,还能加急?显然是她在坑钱,陈小莲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说:“杨老板,高人如果过快加持,那就需要付出更多的法力,甚至找别人来帮忙,两千块并不算多。”
  我看了下黄董,他满脸委屈,说那就多付两千吧,我恨得牙根痒痒,陈小莲啊陈小莲,真是他妈狗改不了****,没了姑妈,她照样坑人!
  陈小莲收了钱后,和高人兴讲了几句话,然后对我们说:“高人说了,加急版的要等一天,让咱们明天上午来。”
  回答家里,我开始担心,这个黄董,可别把加急费这茬,给蒋先生说了,那我真是没脸见他了。
  第二天黄董一大早就打来电话,我和他打车在高人兴住所回合,高人兴已经把‘小鬼蛊’制作好了,据他描述,昨天叫了另外两个高人帮忙,才算连夜加持出来。

  这个‘小鬼蛊’和别的不同,被设计成了个吊坠模样,透明框里,有黄黑色的尸油,其中浸泡着个婴儿法相,高人兴指着他说:“平日里多供奉些孩子喜欢的零食,玩具之类的,另外还要多陪他讲话的啦,千万不要惹他不高兴,还有最大的禁忌,就是不能碰血,否则婴灵会冲破禁忌的啦。”
  第二天上午,我收到黄董发来的短信:“杨老板,怎么搞的?他要杀了我。”
  我惊讶的问谁要杀你?黄董说他这个人很少做梦,可昨天夜里,却梦到一个叫他爸爸的孩子,黄董高兴的抱起来他,结果他忽然伸手去掐黄董脖子!黄董惊恐的挣扎,醒来后浑身湿透了,跑到厕所冲洗时,发现脖子上,有些黑色的手指印…
  即便是违反禁忌,也不可能这么快被反噬,我问是否按照方法供奉?黄董说:“杨老板,我这个人,信风水,自然也信鬼神,哪敢不按照方法来啊。”
  我说那就没错了,很多人刚开始供奉邪术时,都会做些奇奇怪怪的梦,这证明你和‘小鬼蛊’里的阴灵,互相感应,无需多想,只要不把在以后的日子里,让它碰血,就万事大吉。
  那天晚上,我在宾馆用配备的电脑发帖,蔡姐发来消息,说她辞职了,我惊讶的问:“不是都升职了吗?怎么不干了。”
  蔡姐愤慨的说:“遇到脑残了呗?”
  在我的询问下,蔡姐讲了事情始末,我听完后忍俊不禁,竟然会有这么奇葩的人。

  蔡姐所在的单位,新调来个男技术员,他二十来岁,却跟四五十岁的人似得,面黄肌瘦,戴着副眼镜,俨然呆子一个,那次他在工作上遇到些麻烦,蔡姐好心帮忙,某个同事开玩笑的说了句‘蔡姐明显喜欢你,这么漂亮能干的女人,你小子真有福气’
  结果他就当真了,开始跟个苍蝇似得缠着蔡姐,蔡姐当然不会喜欢这种男人,断然拒绝,可有人开玩笑说这是考验,结果可想而知,那个男人对蔡姐展开了疯狂的追求,让她窒息。
  我好奇的问他怎么追你?
  蔡姐说:“还能咋追,打电话,发消息呗,一天能有好几百个,拉黑一个号,立刻换新号打,不接都不行,接了又啥也不讲,光嘿嘿傻笑,我都快疯了,辞职换了张卡,才算摆脱掉他。”
  我哭笑不得,问现在找到工作了吗?蔡姐说亲戚帮忙介绍了份新的工作,这两天去应聘。
  我当时只是把这件事当笑话听了,可没想到因此,做了件令我后悔不已的事情,当然,咱们先把黄董事情讲完,再说这个。
  大概过了一个多星期,黄董在网上给我发来条链接,我点开看了下,讲的是某家公司,制作的食品里,化学剂放过了量,导致很多人都出现了健康问题,已经摊上官司,评论里清一色的谴责。
  这是什么?害怕我也吃这种食物?黄董打来电话,嘿嘿笑着说:“杨老板,新闻看到了吗?那家公司,非但抢了我的订单,还挖走不少老客户,出了这事,他倒闭不说,那些新老客户,又纷纷和我们公司合作,一下就签了好几笔大单子,净赚几百万港币,欠的钱全部还清了呢。”
  我开心的祝贺,黄董喜悦的说:“那个风水师讲的真没错,儿子就是我的财神,还好我前几次听了他的话。”

  我问什么前几次?他也没讲,我心想,连儿子都能做成邪术来发财,前几次估计也不会是啥好事。
  又过了几天,黄董打来电话:“太好了,那块项目终于活了,多了很多客户,公司这下,盈利了很多钱呢,我儿子真是太棒了。”
  我跟着高兴,让他注意还愿,另外千万别让‘小鬼蛊’碰到血,他说知道了,等下就去商场,给儿子买个大变形金刚去。
  之后的日子里,黄董几乎每天都要向我反馈‘小鬼蛊’的效果,公司盈利越来越高,慢慢的我有些反感,有时候见是他的电话,故意挂断,或则干脆不接,久而久之,他也无趣,半个多月后,再没打过电话。
  大概过了七八天,蒋先生来到店里,我以为是要感谢帮助黄董,没想到他开口就是:“听说了吗?黄董出事了。”
  我很惊讶:“怎么出事的?”
  蒋先生喝了口水,叹气道:“疯了呗,差点自杀,他妻子很害怕,问我能不能帮上忙,我这才来找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