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34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体现国民凝聚力的事,老遥一向喜闻乐见,他关注了一个大V说的一套长篇大论,说什么大国风度不该让那狗屎…奢侈品牌一刀切。
  嗐…

  瞎说屁话了。
  明明官方发言人都喊话了,国民参与,不予评论,很扎实的体现了伟大祖国的高风亮节。
  就那傻缺还满口仁义道德的喊话说什么不能太针对一个牌子,洋洋洒洒好上千字,就用了十几个字说他本人也鄙视口出狂言的那个狗屎奢侈品牌创始人…
  佯装摆个立场后,通篇的说辞无非是要大众大度,说外佬天性就是狂放的格调,所以我们更应该彰显大国有容乃大的民族气节。
  拐弯抹角的甚至都甩锅给了狗屎奢侈品牌聘请的我方公关人员…
  这糙蛋玩意,老遥越看越上火,追网剧都没心思了。
  就在那货的言论下面评论…
  而且是打算用相当文明疑问的句型。
  ——自己家的孩子不懂事可以关起门好好教,别人家的孩子不知道说人话,你还需要用爱感化?关键是你觉得别人家给不给你那个脸呦…?
  也就是逛论坛的时候,老遥依稀发现网上还一波节奏,明显直指老非…

  重点在讨论前警探遗失的子丨弹丨再一次出现是在死人的颅内,那么前警探该接受怎么样的处罚。
  而且配图正是海棠安置小区今早的命案。
  案子的通报还出来,但老非子丨弹丨的事就已经在网上有人带节奏了,老遥用鼻子都能闻出套路走向的用意。
  幸好,现在网上有关意国的那个狗屎奢侈品牌正是风头无两。
  以至,针对老非的那个节奏似乎有点乏力。
  呵呵,老遥暗喜,看来那个狗屎奢侈品牌这次当真是大火。

  爱追剧的老遥犹记得,上一个意国品牌这么火的时候,李云龙还在攻打平安县城。
  没有理会网上的言论,他只是挂了个电话给丹哥,得知确实老非那货现在挪窝到了小黑屋。
  难怪,瑞莎在此之间跟当事人见过一面,把当年那个小丫头黑科技生成的成年照片给灰脸前警探比对了一下。
  确认无疑,就是云若。
  而那货居然只是带了个简单的传话给神无可大姐,说是在分局的时候有人在打广告,附近北大街有个夜宵摊子新开张,午夜一到,一百软妹币一个人,任你吃到趴下都行,女侠一听,眼睛都冒光了,早早就过去蹲街了。

  老遥没当一回事,他更加不可能跟神无可女侠出去吃自助餐。
  就那姐们的饭量,被别人看着要遭店主嫌弃。
  他遥总也是有面子的人,吃自助餐被店老板赶出来就太掉身份了。
  “我靠…”老遥突然琢磨到,老非现在被关小黑屋,神无可女侠出去蹲街了。
  “也就是说,老子当下孤家寡人一个,身边一个能抗揍的都没有了?”
  意识到不对之后,老遥小慌了,赶紧又挂了个电话给丹哥。
  “忙吗,班长?”
  “还行,你说…”
  “我这又有点了新线索,很可能需要从长计议、秉烛夜谈,是我现在赶到你那里去,还是你能抽空过来一趟?”
  “正好我在金华分局,我去你那,我也有事要问你。”
  挂断电话后,老遥总算安心了,同时按下决心,可能需要雇几个能打的在身边,对手太强,独处时难免的担惊受怕呀。
  毕竟,对方都能把命案强行发生到后面的楼栋了…
  后面楼栋…?

  现在想起都瘆得慌。
  老遥知道很多时候的心理反应是自己吓自己,可没办法啊,自己文弱技术流的走向,又不能像老非那样的皮糙肉厚,还天然自带冥血体质。
  强行压制惊恐情绪,小哥默默地爬到了床上…
  但胡思乱想十多分钟后,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你好,朋友…”
  很清晰,门外传来了一个很糙蛋的叫门声。
  老遥只能装朋友不在家,屏气凝神,连呼吸声都控制得死死的。
  “朋友,我知道你在里面,大家都是文明人,我不想破门而入,但你也知道,普通的门根本挡不住我,不是吗?”
  门外的声音阴森,还很别扭,不口吃,但听着像是经过劣质声卡处理了一样,很不自然。
  来者不善,绝不是普通来串门的。
  老遥慌了。

  “朋友,两年多前,我跟你买过离城理工大学的毕业证,还一笔尾款没付你难道忘了吗?今天我特意来结清欠款的。”
  “……”
  李明!
  老遥暗骂一声tmd后,觉得也没必要掩耳盗铃了,起身开了卷闸门的侧门…
  “我去…”
  但一见到门外的这货后,老遥没忍住惊呼一声后,直问:“你怎么整容整成这样了?”

  门外明明是一个糙汉外佬嘛,光是身型就比他当年见到过李明厚实了一圈不止。
  “呵呵…我记得两年前你自称是遥老板是吧,两年不见,你倒是一点没变啊。”外佬样的李明径直进了屋,坐下后笑道。
  “小哥,你今天造访,应该不是来叙旧的吧。”
  外佬从身边经过时,身上明显带了一股轻微腥臭,老遥虽然对僵尸粉也不甚熟悉,但昨晚还与两个僵尸粉刺激过的活死人打过交道。
  那两个是刺鼻的腐臭,而这货身上明显没到那种程度。
  不过,这货说话时的口型也很诡异,有点跟不上声音的那种感觉。
  以老遥的眼力,他当然也看出了,这货根本没有鼻息…
  他,也是活死人,至少露在外面的皮肤上的溃烂结痂能说明这一点。
  但又…很不寻常。
  “叙旧说不上,但我确实是来算账的。”外佬说话时,表情就更显僵硬了。
  “算账?两年前的尾款?”
  遥哥强行冷静,他现在唯有拖时间,等丹姐上门就好了。
  “呵呵…不止…”
  外佬李明皮笑肉不笑的画风让老遥觉得很恶心。
  老遥故作从容,问道:“不止…?那就请好好指教了…”
  “你知道吗?因为那笔账,这两年多来我没有过一天的好日子,天天都在算,如果有一天我再见到你,该怎么还那笔账…哎!”
  外佬李明说到这,直视老遥,忽地又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再道:“算过太多次了也没算清,没想到,现在再见到你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算了。”

  说着,外佬李明又停了,老遥倒也没接话。
  趁这空当,老遥倒也不含糊,直接拿了一瓶洋酒…
  独自小酌…
  外佬李明视若无睹,似乎在认真盘算,小一会后,才冷言道:“两年前,那老道士明明有能力救我,却不屑一顾,害的我差一点就没命了,现在他被关进了班房我也不能去找他,这一笔账只能算你头上了,谁叫你们是师徒呢。然后,现在的我换了个活法,可是你的基友条子又要咬着我不放,可惜他这会儿也到了班房,真是凑巧了。所以,没办法,他的帐也只能算到你头上了。现在是两条命的帐,抵掉我之前欠你的假毕业证尾款能换你半条命,是不是我今天就算好好的折磨你到死,你还是要欠我半条命?”

  日期:2019-02-04 1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