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78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故意把玄真道长也扯了进来,目的是为了引起众人的注意力,嘴上说着,心里却不住的念叨道:道长恕罪啊,实在是事出有因,这也不算是对您的不敬,毕竟这件事你也知情嘛……
  这句话果然有了效果,杨书记立刻提起了精神,赶紧追问道:“敢问先生的师傅是哪一位道长啊?”
  他被问得一愣,随即明白可能是误会了,于是笑着解释道:“我师傅不是出家人,他叫孙佐敏,和玄真道长是一辈子的至交,是个老中医,在……”
  话还没等说完,忽然发现满桌子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禁有些慌了,还以为说错了什么话,正发懵之际,杨书记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激动的喊道:“我的天啊,原来你是孙先生的徒弟,怪不得咱家老祖如此信任你,原来……”说到这里,索性端起酒杯,毕恭毕敬的道:“啥也不说了,谢先生,我代表咱们老杨家全家,先敬您一杯酒。”说罢,咕咚一口,将满满一杯白酒喝了个精光。

  在座的其他人也纷纷站了起来,轮番端着酒杯过来敬酒,把他彻底弄糊涂了。杨书记见状,这才放下酒杯,将事情详细讲了一遍,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师傅当年用奇穴理论治愈的那位癌症患者,就是杨书记的爷爷。这件事轰动一时,只是当年没有互联网,要是放在今天,没准早就天下皆知了。
  “孙先生医术高超,简直是活神仙,那个年代,得了癌症就是等死啊,可他就凭着几个银针,硬是把病我爷爷治好了,后来,老人家一口气活到89岁才寿终正寝,等于是又添了三十多年的阳寿啊,这是多大的恩德啊。”杨书记说着,眼睛都有点湿润了。只见他把手一挥道:“行了,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你不就是想找姓张的儿子吗,小意思,我这就给你办!”说完,拿出电话,直接打给了乡里的派出所,以书记的名义把事情布置了下去,这招果然好使,半个小时之后,派出所那边就回信了,谢东要找的那个人,在户籍登记上的名字叫李钟,98年病故,李钟育有一子,名叫李大奎,68年生人,96年结婚后从本地迁出,落户石灰窑镇东厢铺村二组。

  “怎么样,这个信息是在公丨安丨户籍网上查到的,应该绝对准确。”杨书记得意洋洋的道。
  李钟!仅仅从名字上就基本可以确定,此人就是师傅信中提到的张延钟,而石灰窑镇东厢铺村就更熟悉了,距离他的老家不过二十里路,就是小玉家的那个村子。看来,这天下虽大,却也不过如此啊。
  “老五啊,你就别喝了,谢先生这件事全交给你了,一会你开车,带着先生去一趟石灰窑,到了那边要是还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实在不行,我让石灰窑的朋友帮忙,总之,今天务必把这个事办利索”杨书记对刚才那汉子命令道。
  这句话还真管用,老五立刻放下酒杯,也不顾谢东阻拦,起身便出去了,过了一阵又风风火火的开着一台轿车赶了回来,谢东一看,知道也拗不过老杨家的这帮人,便喝光了杯中酒,然后起身告辞。杨书记等人也没再挽留,一直恭恭敬敬的把他送上了车,这才依依不舍的分手。
  老五很健谈,一路上不停的跟谢东说话,聊完了东家侃西家,最后把他给唠迷糊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感觉一阵颠簸,这才睁开眼睛,四下一瞧,车子已经下了公路,正行驶在乡间的砂石路上。
  放眼望去,两侧的农田里覆盖着厚厚一层白雪,不远处的村落里炊烟袅袅,显然,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了。
  “您醒了啊!”老五指着前面的村庄道:“这就是东厢铺村了。”

  谢东点了点头,用手搓了把脸,有点抱歉的道:“我喝酒就困,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受累了。”
  “瞧你说的,这都是应该做的嘛。”老五笑道。
  说话之间,车子已经开到了村头,两个人下了车,缓步朝村子里走去。东厢铺村不大,看样子也就几十户人家的样子,进了村子,几个坐在村口晒太阳的老头见来了两个陌生人,都好奇的往这边看了过来。
  “爷们,跟你打听个人。”老五说着,客气的掏出香烟,给几个老头儿点上了,然后才道:“村里是不是有个叫李大奎的啊。”
  一个老头上下打量了他俩几眼,咧着干瘪的嘴笑道:“你们是县里下来扶贫的吗?”
  老五赶紧摇头道:“不是,我们不是扶贫的,就是想打听下这个人。”
  “哦,我还以为是来扶贫的呢。”老头儿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指着东边一处破败低矮的房子道:“那就是大奎家。”
  谢东和老五互相对视了一眼,道了声谢,正要往村子里走,却被老头儿喊住了:“别去了,他家没人,都在省城呢?”
  谢东的脑子不由得嗡的一声,隐隐约约感觉有点异样,赶紧问道:“他们去省城干什么啊?”
  几个老头儿七嘴八舌的道:“大奎媳妇得了癌症,在省城动手术了,听说还做化疗,最近这半年,隔三差五就往省城跑,家里的日子造得不像个样子,要不,我们咋合计你俩扶贫的呢,村里已经把特困户给他报上去了。”
  他几乎呆住了,有十几秒钟,脑子处于空白状态,片刻之后,才试探着问道:“李大奎家还有什么人吗?”
  “还有个闺女,叫二玉,大名叫啥来着?”
  另一个老汉接过话茬道:“大名叫李晴,不过也没在家,都去省城了,可惜那丫头了,聪明伶俐的,书也念不下去了,据说在省城一边打工一边伺候她妈呢。”
  谢东彻底傻了,难道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小玉一家竟然是张氏后人!要是按照师傅在信中写的那样,他们才是这两本书真正的主人啊。老天爷啊,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啊,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老五当然不知道谢东心里已经波涛翻滚了,还是笑着道:“谢先生,咱还过去瞧一下吗?”
  他想了想,木然的点了下头。
  小玉家的院墙是用石头垒起来的,七扭八歪的显得很是破败,他站在院门口朝里望了下,一片萧条、了无生气。
  冷不丁想起前天晚上,小玉软磨硬泡非要学医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也许冥冥之中,上苍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妥了,绕老绕去,最终不过是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回家的路上,老五还是喋喋不休的说话,可他却有些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到了县城,随便找个借口下了车,和老五告别之后,他径直朝客运站走去,进去一问才知道,高速公路已经于今天上午恢复通车了,但是由于滞留旅客太多,全天通往省城的客车早已满员,现在就是连站票也没有了。无奈之下,只好买了第二天的车票。
  出了客运站,他并没有坐车,一路溜达着回了家,进门之后便帮着老妈把房间彻底打扫了一遍,一口气干到晚上,累得腰酸腿疼,胡乱吃了点东西,便上床休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