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7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该怎么办呢?他默默的想道,也许师傅有苦衷,可现在所有的人都不在了,师傅死了,玄真道长也死了,那个张氏后人,时年五十一岁,现在也将近八十高龄,没准也不在了,所有的恩怨情仇都随着生命的逝去而烟消云散。如今这两本书已经和这些人没有任何关系了,既然如此,如果真被张力维巧取豪夺的话,岂不是愧对了老人家一辈子的守护吗?

  不管有多少债,师傅还了一生,也该还干净了。在留给我的信中,他只字未提此事,就是认为一切都过去,应该重新开始了。
  时间抹平了一切,如果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官司,我或许永远不会了解这些,再过十年或者二十年,不论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最终也会在渐行渐远,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默默的将师傅的信挑了出来,单独放进背包,然后在将剩余的信件和笔记重新放回小箱子,轻手轻脚的放在一个稳妥的地方,双手合十,深深鞠了一躬。心中默念道,师傅啊,您若有知,就保佑我反败为胜吧,日后我一定将常真人的神技发扬光大,也为您树碑立传,让后人都知道曾经有一位叫孙佐敏的神医。
  第二天吃罢早饭,他跟母亲说要出去办点事,便匆匆出了家门,玄真道长的老家离县城不远,出门找了一辆出租车,谈好了价钱便出发了。半小时之后到了地方,下车一打听,村民一听说玄真道长的大名,立刻指着一片小楼说道,那就是道长族孙杨书记家。
  杨书记是镇上的一把手,当然没在家,家人一听说是受玄真道长之托来送东西的,立刻非常恭敬,将谢东让进了屋,然后给杨书记打了个电话,不大一会功夫,杨书记就赶了回来。
  和杨书记一聊,才知道玄真道长出家前的俗名叫杨远山,十岁便出家修道,羽化成仙时已经一百零七岁了。杨书记笑道:“老祖是我爷爷的亲叔,我爷爷早就去世了,他老人家简直是活神仙啊,羽化的消息传到我们家,谁也没有悲痛难过,相反倒是感觉老人家终于修成正果,还特意请了戏班子,在镇子上唱了三天大戏呢。”

  见找对了人,谢东便将小箱子拿了出来。杨书记没有马上接,而是先去洗脸漱口,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又把家族里的几个主要人物都喊了来,一共七八个人,在谢东面前一字排开,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朝小箱子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这才算接过了道长的遗物。
  完事之后,杨书记非留谢东吃饭不可,不论怎么推辞也坚决不许,无奈之下,他只好留了下来,没多大会功夫,煎炒烹炸了摆一大桌子,众人把他让到了首席,高高兴兴的喝了起来。
  酒这东西,本来就可以迅速拉近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杨书记又是个十分健谈的人,几杯酒下肚,话就更多了,聊来聊去,听说谢东竟然和玄真道长是忘年交,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声说谢先生也是个活神仙,把谢东搞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酒过三巡,谢东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猛然想起团甸镇距离此地不远,杨书记又是地方官,各方面都比较熟,何不借机打听下那位张延钟的情况呢?想到这里,便随口问道:“杨书记,团甸那边你熟吗?”

  杨书记张口就来,熟啊,然后指着身边的一个汉子道:“这是咱们本家的兄弟,他就是团甸人,咋,有啥事吗?”
  他想了下,试探着道:“团甸有个黄花峪村在啥地方?”
  不料话音刚落,那汉子随即瞪大了眼睛道:“我就住在黄花峪啊,先生有啥事吗?”
  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谢东想,思忖了片刻说道:“我想打听一个人,叫张延钟,今年应该八十多岁了,不知道还健在不。”
  那汉子顿时愣了,挠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支吾着道:“您是不是搞错了啊,我们村就没有姓张的呀。”
  谢东不由得傻眼了,难道是师傅搞错了,按理说不应该啊,那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以师傅做事的认真劲,绝对不会搞错的。
  一旁的杨书记却瞪了那汉子一眼道:“说话不过脑子,先生说这个人已经八十多岁了,你才不到四十,也许你不认识的呗,给你爹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知道不。”
  那汉子嘿嘿笑了下,赶紧拿出手机,跟老爹一番通话之后,无奈的笑着道:“您可能真搞错了,我爹也说,咱们村根本就没有姓张的。”

  这就怪了!谢东想,难道真搞错了?
  居然没有张延钟这个人,这让谢东颇感意外。不过,师傅既然在信中说得那么具体,一般而言是不会错的,也许过了二十多年,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吧。
  “团甸镇就一个黄花峪村吗?”他追问道。
  那汉子笑着答道:“那是当然,咱们这个村子别说在团甸,就是整个平原县也独此一家啊。”
  他点了点头,正盘算着是否有必要接着问下去,那汉子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接完电话,他扭头对谢东道:“别说,您还真没搞错,我爹刚刚想起来了,解放初的时候,咱们村地主老李家收养过一个孩子,只不过这么多年了,大家早就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那个孩子就姓张,可解放以后,他就改姓李了。”
  这句话倒是引起了谢东的兴趣,低着头想了下,按师傅信中所载,九十年代时候,张延钟五十一岁,以此推算,解放初也就是十多岁的样子,看来,老李家收养的这个张姓孩子,没准就是师傅所说的张延钟。于是赶紧问道:“这个人还健在吗?”
  “都死了好多年了。”那汉子道:“说来这人命也挺苦的,人老实也能吃苦,只是脑子好像有点毛病,半路上媳妇也跟别人跑了,自己拉扯个孩子,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哦……原来是这样。”谢东在心里长叹了一声,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人是张氏后人无疑了。可惜这么多年,估计早已化作一捧黄土了。
  一念及此,不由得慨叹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想必张家当年也是有钱有势的大家族,张延钟本该是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不料却沦落到东北的偏僻小县城,最后默默无闻的埋骨他乡,真是可悲可叹啊。

  “谢先生打听此人,难道有什么事吗?”杨书记在一旁问道。
  一句话把他从沉思中拉了出来,连忙微笑了下,心中却猛然想道,张延钟还有一个儿子呀,按他的生存状态看,估计儿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要是能接济一下,也算替师傅了却心愿吧,不枉老人家将这两本书传给了我。于是问道:“他还有个儿子吧,这人现在何处?”
  那汉子摇了摇头道:“早就搬走了。他是外来户,跟村子里的人交往很少,再加上年头久了,估计没人知道他儿子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不禁有些失望,却也无可奈何,于是这才对杨书记说道:“是这样的,这个张延钟,与我师傅和玄真道长之间有一些往事,当然,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从道长和我师傅的一些往来书信中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所以,要是有机会的话,倒是很想见一见他的后人,起码把这件事搞清楚。”
  日期:2018-12-29 09: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