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30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里很简陋,只有简单的一张床、一张电脑桌还有一把椅子,还有电脑桌上的一台台式电脑。
  以及…墙角的一个老衣柜。
  倒是衣柜旁的地上整整齐齐的摆放了不少书籍。
  其中,大多数是关于自然与环境保护一类。

  屋内收拾的整洁素净,尤其是玻璃推拉门隔出的厨房,里面油渍清理的很干净。
  必然,屋主是常住人口。
  屋内没有挣扎过的痕迹,以灰脸前警探的经验,死者当下可见的身体部位上也无外伤痕迹。
  穿着短衣短裤、拖鞋的老人手脚处并无明显勒痕。

  可推断,老人生前没有被人身控制。
  地上没有血迹,这一点很不符合枪杀现场。
  从一旁的一个收集现场证据的警员手里也可以了解到,现场他并未发现弹壳。
  当然,这极有可能被作案人带走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以上种种的迹象让灰脸前警探很怀疑被害人到底是不是枪杀致死…
  甚至,这里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都值得推敲。
  更揪心的是,被害人真是…
  老李,李永邦。
  灰脸前警探很想招呼一声老遥进来确认一下,老李是不是也是先中了僵尸粉,然后再受到的枪击。
  很凑巧的是,那位正准备询问笔录的警长安抚了一下法医的暴躁后刚要问话,老遥跟在丹哥后面进来了…
  丹哥前脚刚走,安置小区后脚就进来了好几辆警车,丹哥估计还没出小区就能听到里面发生了命案的各种说词。
  她作为离城刑侦一姐,掉头再进来也是必须的。

  “罗大队长…?你怎么来呢?”中年警长小惊讶道,目光却停驻在老遥身上,市局一姐以干练著称,女中豪杰向来拒绝文文弱弱的油腻小生,今天却带了瘦不拉几的小白脸出门?
  “我靠…”正是这文弱小白脸,他一进现场就来了一声咋呼。
  这货跟以受害人家属进来的老非对视一眼后,自然认出了死者就是老李。
  凌晨时,从老窝到绕城高速的路上,他就是在查有关李永邦的一些情况。
  很明显,从这货的惊恐的眼神中,老非可以得知老遥有信心佐证他的疑点。
  “丹哥,你不觉得老爷子死的过于凄惨吗?”遥哥现在是一姐钦定的特别顾问,他当然有话但说无妨了。
  何况,李永邦老爷子丹哥肯定是认得的,李明现在已经确认为交通肇事以及涉嫌绑架外机人士了,现在重大案件的嫌犯父亲又被谋害,可以将两案关联侦破。
  所以,老遥虽说是云若被劫案的特别顾问,但当下的命案与被劫案存在着诸多联系,老遥自觉他自己享有高度发言权。
  “没错…尸斑和尸身僵硬程度可以说明,死者死亡时间应该在8、9个小时前,但枪击造成的弹孔焦痕以及尚未结痂的程度却又说明枪击发生不到1个小时。最为重要的是,枪击重挫之下,死者不断血液成色异常,出血量更是反常…我个人认为这不是命案第一现场。”
  “还不止…”丹哥分析完后,一直在研究弹孔的法医说道,“子丨弹丨并未穿颅,还在死者颅内。”
  “我靠…不能吧,焦痕这么明显,必然是近距离中枪,这种弹孔伤口哥们都能看出是9mm的子丨弹丨头,现在用9mm的枪械就算10米内中枪都该穿孔了啊。”
  这下,不止是老遥咋舌了,就是老非跟丹哥也觉得不可思议。
  “没错,事实如此。”何队在一旁也证实道。
  尸身是脚朝外仰面躺着的,丹哥没有带手套,也不好贸然给尸体翻身,便对分局带队组长说道:“何队,除了被害人的身份信息,你简单说一下接警的情况…”

  “好…”何队即便不熟识李老,但毕竟人退休前也是离城大佬级别,他自然也有所听闻过,所以在何队认为,丹哥说不用述说死者的身份信息,他觉得一点毛病没有。
  不过,汇报之前,分局警长四下看了一眼,他领头带了自己组小半队人马过来,感觉人手还不够,各自都在忙活,才发觉都没人过来给以受害人身份进场的易小非做笔录了。
  “你这样,先稍等一下。”
  他对易小非说了一句后,便向丹哥汇报情况:“我们是7点05分接到的报案,最先发现现场的是一位做清洁晨活的大爷,当时卷闸门是开着的,他是扫街一路过来发现的被害人尸体,该报案人没有听到枪声,不过他说进到楼栋时,正好看见有人从这屋也就是一单元的前坪地路过,去了二单元里面,该楼栋不像先去进来的前面楼栋一样是同向双单元,它因为占地面积的原因是对开两单元。一到现场,我就叫人摸排各楼栋间的有效探头去了…”

  “那位报案的大爷人呢?麻烦何队带过来,我想询问他一下。”
  照何队的意思,那位清洁工大爷也算半个目击证人了,所以丹哥才要好好问一下话。
  “好,可以…”
  何队走到门口,便朝外喊话:“小吴,你把报案的大爷带过来。”
  正好,小吴腾出空来,也好给这位自称是死者亲属的青年做个笔录。
  清洁工老大爷看得出仍是惊恐有余,双手紧紧的握着扫帚贴在胸前,枯瘦、黝黑还皱褶的双手还有点颤抖,走过来时步伐也犹显沉重。

  缩着身子,不敢抬头,靠近门旁时便不敢再向前了。
  老人明显的胆怯,在场要不就是在职警务人员,要不就是前在职警务人员,连老遥也是差一点就任职警务人员了,都善于捕捉情绪,除了忙活的法医,自然都出门迎着老人,以免被死者惊吓到。
  而何队更是率先跟警员小吴交待他去一边给自认死者亲属的易小非做好笔录…
  丹哥还有老遥为此还眼神询问了一下老非,要不就是实情相告算了。
  但老非不动声色的撇了一下头,示意无妨,反正当下该了解的详情也心中有数了,没必要在节外生枝了。
  有关老李的一些详情反正也知道不少,除了他还一份家业就在自己居住了两年多的一楼之隔的后栋确实无从查实。
  反正刚才老遥报的关系是二大爷嘛,当远方亲戚随便说几句算了。
  诶…想想都不好评价老李了,生前也是体面人,到老遭人谋害,连认领尸体的直系亲属怕是都没有。
  老非暗叹一声,正好与清洁工老人擦身而过…
  而就是这一下,老人抬头看了他一眼…
  随即,老人便缩到一旁的小吴身边,颤颤巍巍的指着他:“是他…就是他,没错,我认得他,我刚才就是看到他从这户门口出来绕到13栋去的…”

  “呃……?”易小非也受惊不小。
  没错,自己之前去仓库拿架板确实从12栋与13栋的侧道有经过,但侧道离老李这间居室有小十米的远。
  当时走的急,甚至根本没注意老李这边是否开了大门。
  “究竟怎么回事?”丹哥一脸不置信,但还是质问灰脸前警探。
  朴素清洁工老人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说谎。

  倒是老遥,一脸憋笑,走了过来,贴脸轻声鄙视了一句:“我去,老非,刚才你还夸海口说离城你坐东呢,现在成了被指认的嫌犯该怎么解。”
  也就是缺心眼的这货还有心思打趣,易小非一脚把他踹得远远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