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7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孩子,谁能证明是你的孩子?”尽管还很强硬,但魏霞的语调已经低了很多,几乎是在小声嘀咕的范畴了。
  谢东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我是有错,但错不至死吧!你不原谅我也就罢了,骂我两句打我两下,我都可以忍,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侮辱我呢?就算咱们没有将来,可我永远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这一点恐怕是谁也否认不掉吧!
  “有什么不能证明的,咱们去做亲子鉴定,要是我的孩子,你就把孩子还给我,不然的话,你就给我十万块钱,刚刚不是说了吗,我拿了钱立刻就滚!”他继续吼道。

  有事说事,埋汰人不行!他想,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魏霞瞥了一眼,好像胡靖航也在人群中,她一时真有点急了,要这样闹下去,将来等坐月子的话,恐怕也没脸回来了。于是灵机一动,扑哧一声笑了。
  魏霞一阵风一阵雨的性格,谢东是深有体会的,只是没想到此时此地还会如此,略微愣了一下,心也不由得软了下来。
  “行了,别吵了,走吧。”魏霞笑着走过来,轻轻拽了下他的胳膊,然后伸手按了电梯开关,不大一会,电梯门开了,她自己先迈了进去,然后朝谢东招了招手。

  “进来啊,咱们取钱去啊。”她笑吟吟的道。
  谢东愣了一下,想不出魏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一看电梯里其他人都在拉架子等着,再回头瞥了一眼屏风后面探头探脑看热闹的人群,心里也有点打鼓了。
  哎,我总是这样,情商太低,好事也能办成坏事,老老实实等着常晓梅从中斡旋多好啊,脑袋一热,非要自己过来,结果又搞成现在这个模样,这回可好,当众这么一闹,让魏霞丢了面子,搞不好彻底没戏了。不过转念一想,既然已经如此,后悔也来不及了,索性就从魏霞手里拿点钱,再怎么说也比用常晓梅的理直气壮些吧。
  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低着头也进了电梯。
  电梯里人挺多的,两个人也不方便说什么,他耷拉着脑袋看脚面,魏霞则仰着脸望着天花板,就跟互相不认识一样。
  人员进进出出的,他也没太在意,几分钟之后,忽然感觉身边人越来越少,再抬头一瞧,电梯里就剩下他和魏霞两个人了。刚想说点什么,电梯门缓缓的打开了。

  魏霞径直走了出去,他也只好紧跟其后,出了电梯不由得愣住了,原来是到了地下停车场。
  魏霞的腿还不很不利索,似乎不怎么敢用力,只是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他赶紧走了两步,仗着胆子搀住了魏霞的胳膊。出乎意料的是,魏霞并没挣脱,而是沉重脸继续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朝四下看,似乎在寻找什么的样子。
  “你要干嘛?”他小心的问了一句,心里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安。
  “你不是要钱吗?开车去取啊。”魏霞一边说,眼睛还往四处看着,突然朝一个角落指了下道:“在那边儿!”
  车不是在地面上停着吗?怎么跑地下停车场来了找,哦,可能这里还有一台车,他还在心里替魏霞解释了下。
  又往前走了几步,拐过一个墙垛,却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这是一个小拐角,空荡荡的,里面根本停不下一台车。

  “你…….”不待他说完,耳朵忽然一阵巨疼,已经被魏霞拧住了。一瞬间,他几乎感觉耳朵要被撕裂似的,疼得赶紧弯下了腰。
  “你干什么!”他奋力掰开了魏霞的手,一只手捂着火噜噜的耳朵,另一只手猛的抬了起来。
  魏霞非但没退,反而往前迈了一步。
  “来,打我试试,你要真有脾气,就往这里打。”魏霞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还故意往前挺了下。
  他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举了一会儿,无力的垂了下来,可手刚放下,另一只耳朵就又被揪住了,这次别上次还要狠,疼得他叫出了声。
  “几天不见,你还长能耐了,学会敲竹杠了是不?”魏霞嘴里说着,手上可没松劲儿:“告诉你,孩子是我的,谁也休想抢走,让谁给我儿子当爹,是老娘说了算!”

  见谢东没回答,又用力拧了下,厉声问道:“我说的话,听明白没?”
  谢东没有回答,忽然感到满心悲怆,泪水猛得涌了出来。他努力的控制着情绪,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魏霞似乎没注意到这些,她松开了手,恨恨的哼了一声,转身一瘸一拐的朝电梯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发觉还是有些吃力,便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想给胡靖航打个电话,让他把拐杖送过来,可一拨号才发现地下车库的信号似乎不怎么好,无奈之下,只好转回身,朝着谢东吼道:“站着干嘛,过来扶我一把。”可说完之后,却不禁愣住了。
  谢东整个身子紧缩在一起,正蹲在地上,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不会吧,我刚刚就拧了下耳朵,难道会疼成这样,以前也没少拧啊,从来没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她心里想着,不禁有些慌了。
  “喂!”她喊了一声,仍然没有回应。再仔细一瞧,只见谢东好像在微微发抖,两个肩膀不停的耸动着。
  魏霞不由得慌了,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真要出点啥事儿,将来如何跟孩子交代啊,而且…….唉!她叹了一口气,拖着伤腿,一步一步又挪了回来,到了谢东身边,又喂了一声,见还是没反应,便伸手轻轻拽了谢东一下。

  谢东哭了,哭得脸如纸色、泪眼滂沱,因为抽泣的缘故,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只是用尽全身的力气硬憋着,才没发出哭声来。
  其实,女人更见不得眼泪,看见谢东那张哭变形的脸,魏霞也一阵难过,心不由得软了下来。
  “咋了,刚才我也没使劲啊?”不知不觉间,她的声音柔和了许多,偷眼往耳朵上看了一下,不禁暗暗吐了下舌头。由于用力过猛,谢东的耳根处已经渗出殷红的鲜血,多亏及时松手了,不然的话,这耳朵都能给拽下来,她在心里默默的想道。可就算如此,也不至于哭成这样啊,难道这神仙还怕疼吗?
  “要不,你上医院看看吧。”她有点愧疚的说道。
  谢东还是低着头,魏霞也不知道再应该说点什么,僵持了一会,只见谢东缓缓的站起了身,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朝电梯方向走去。

  她被这一切给闹愣了,看着谢东的背影,愣愣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真没钱了啊?”
  谢东站住了,但是并没有转过身,只是淡淡的道:“我确实花过你的钱,但是从现在开始,老子就是穷死,也不会再用你一份钱的,另外,你也别再给我妈送东西了,那是我妈,用不着你孝敬。”
  说完,大步朝前走去,而且脚步越走越快……
  看着谢东的背影,魏霞忽然扑哧笑了。这个瘪犊子,几天的功夫,居然学会老子老子的说话了!也别说,别看天生一副窝囊样,可骨子里还真有股子傲气,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可是,我啥时候给他妈送过东西啊,这不是没边儿的事吗!脑子微微一转,随即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