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26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及她的外籍身份,或者干脆说,那位姐接受的是正宗西方文化,本来就对自由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
  老外嘛,不接受任何约束哪怕是出于安全考虑的好意,极致自主不就是他们骨子里的傲娇吗?
  以致于老F即便接到保护她周全的指令,也不好操作。
  又或许…其中更有高人借故发挥,让当事人很好的错开了老F的防护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李明两年多前就被人绑架了,关于这一点,并不难理解。
  幕后黑手想要完全操控他,甚至把他培养成能独当一面的代言人是需要一段时日的。
  易小非蹲在仓库,旁边的架板上是所有线索的关联。
  当然,以上推理的合理性还须建立在老遥的黑科技智能生成当年的那张丫头照片成年后究竟是不是昨天见到的云若。
  可是…一个传统观念的老李,也算晚年得子,可以想象到老李家的宠溺,但独苗失踪了为什么至今无动于衷呢?而且,两年前借户籍为由上门询问,他甚至托辞儿子是…出国留学?
  灰脸前警探脑阔疼的是,就算上文的推测符合实情。
  然而…
  下文还是不好继续啊。
  没有利益,就没有伤害。
  云若到底掌握着价值几何、什么类型的海洋科技?容易遭到什么样式的组织觊觎,不计代价的明争暗抢。
  甚至,利用李明是她亲弟弟而加以亲情的羁绊想要引导其人进入老遥说的假死状态,说明大姐正常状态下是绝不会妥协的,哪怕危及性命。
  现在稍许能宽慰的一点是,老遥之前有随便说一嘴,他说那种引导人进入假死状态的古术一旦中途被人搅扰,再重新硬来,无非是强行增加难度。
  或许,由此契机,至少是在时间上给予了不小的支撑。
  现在最大的难度是,如果一切是朝着自己推理的主线发展,糙蛋的是当事人被人架到了远海。

  追寻她的下落,这不就说的大海捞针嘛。
  关键的是,神无可大姐还说她的罗盘,就是老遥一见那玩意立马两眼放光的古式追踪神奇到了大海也容易跑偏,根本不管用。
  没办法了,易小非暂目前能想到或许稍微还可行的一个方案就是给老季头挂个电话问问看他到底能不能探实一下云若的身份。
  有了昨天深夜老F遇到的那档子事,估计他老人家该下点狠手,动用动用各方资源了。

  思虑一番后,老非扛起架板直奔前面的铺面准备去电话求助了。
  仓库与铺面就隔着一栋6层楼高的双单元安置房,易小非也就几步到位了。
  而到了铺面门口,他见到了从昨天到当下…
  最为让他心跳加速的一个一幕画风…

  唯有几字能形容,那就是…
  神…特么无可!
  女侠冲了凉,洗白净了的老姐原来如此女神范…肤白貌美、长发及腰。
  该扎实的部位绝对扎实,该细条的地方也不粗糙。

  五官精致到自带了美颜滤镜效果,粗俗点说,美的有点简单粗暴。
  当下,她是呆萌冷酷冰霜脸。
  纵是这种负分表情…
  给人的感觉都是…靠,这特么是带着点仙气?
  如果不是见识过她的饭量,用一句“此女只该天上有,不应入凡食烟火。”就够形容她了。
  “我去…”易小非看的差点泪流满面了。
  不过,细细观察能发现,这货关注的重点貌似并不完全在女侠的极致容貌还有完美无暇的身段上面…
  因为他从到位大门口前时,视线只停驻在了女侠冲洗后换了的这件短袖上。
  而洗卫间门口与他四目相对的女侠竟然都被浓厚的杀气震慑到了。
  哼…?这是要较量?好吧,正想试试你冥血体质的深浅呢。
  这时,幸好是吃饱喝足、嘴上油光的老遥叼着牙签大摇大摆也回来了,看到当下格局下的神无可大姐,虽小惊了一下女侠的容颜,但也还好,这货女装后不一定非得比女侠差上蛮多。
  不过,这货看到女侠身上那件绿色休闲款的糙汉短袖后也慌了,牙签不自觉的咬断了掉在地上,二话不说一把死命搂住了灰脸老非…
  “我去…大姐,你刨坟了?连老非这间衣服都被你扒了出来?赶紧的,您上楼歇着去吧先…不然这货失了智,哥们也拦不住,姐们你也是手上有活的人,你也不希望你们真随便比划几招把阁楼拆了,毁了您好不容易看中的温馨小独居是吧…?”
  “你说的对!”女侠听老遥这么一说,理由充分,面无表情直接上了阁楼。
  还好女侠不是不经劝的姐们,老遥松了口气,像是拯救了一场末日危机之后一样,整个人才松弛了下来。
  抚慰老非,说道:“我的老哥,加警校的4年,都十几年好些年了,该过去了呀…”
  说到那件糙汉绿衫的记忆,满满的…
  要是老遥操盘,形成文字发到朋友圈,都特么够写个狗血剧的剧本了。
  简而言之,那是老非警校时赚了第一笔外快后,请阿狗还有遥哥在宿舍酒鬼花生米配老白干庆祝了一晚上,酒鬼花生米啊,足见老非当时是真心的欢实,平时宿舍搞团建,他只允许买带壳的。
  那天一天也不知道忙活些什么苦力活,老非把衣服背后都挂出了洞了,也得亏当时酒劲上头,老非手中也有了结余,大手一挥,居然拽着老遥跟阿狗出门逛了个晚街。
  于是有了这货人生的第一件,怕也是惟一一件牌子货。
  新短袖洗都没洗,那晚就穿在了身上,第二天上课也就只能穿着去了。
  绝对不是他显摆牌子货。
  想着那个毕竟是差不多上千的一件短袖,结余没了,还搭上了他小半个月的生活费,老非醒酒后清早躲厕所都哭出声了…
  当然,又没质量问题,退也退不了,只能一件衣服穿出好几十件他的平常款该要穿出的同等时间段,不然大亏。
  所以,能少洗一次就少洗一次。
  好了,重点来了。
  没承想,那个牌子货当年推出的那款绿色短袖特么是情侣衫。

  彼时还没进教室呢,老非就撞衫了,特么撞的还是异性。
  有时候,怎么说了,缘分吧…
  就是这么巧妙…
  不过,插句题外话,几乎所有姐们吧,再怎么刚烈,在穿着打扮上也会刻意上点小心机,为了防撞衫,或许她就是专挑那种情侣款只单买个女装。

  都知道警校的校园日常啊,男女比例问题就不提了,何况大家都是硬派走向,腻腻歪歪的小两口必然不多,所以对于情侣款,最没有卖点的就是警校了。
  据说,那位女同学也是第一天穿的新衣裳。
  而最、最、最…不凑巧的是,因为该女性角色的人设问题,这不是个浪漫剧本。
  那个女同学是当年那一届中惟一能在各科成绩上就全部小压老非一丢丢的女汉子。
  包括…综合格斗。
  而那天,最惹事是还是老季头。
  他当时在两人最尴尬的时候进场,本身又不懂情侣款的老头,以为两个穿的警校某社团的团服呢,好死不死的当场评价…
  “带绿的衣服…还是女娃穿着好看。”

  一句轻飘飘的话算是压死老非的最后一根稻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