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6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治从来没有绝对输赢,永远都是博弈后的妥协和共存,想把对手打垮,那不是官场而是战场。”
  “肖挺就是输家!”
  于道明啜了口茶,道:“是很意外,整个人都颓废了,已经连续三天没看到人影,不知道怎么办理交接……他是标准的政客,正治是他全部生命,一旦失势等于天塌下来了,唉,人啊要有点爱好才行,譬如钓鱼、炒股、养花、吹拉弹唱什么的,否则退二线后没法活了。”
  标准的政客!
  好熟悉的说法!
  方晟脑际间急剧旋转,陡地想起上次听到这个评价也针对肖挺,那是省纪委要双规自己,于云复亲自打电话给肖挺说情,之后于云复和于老爷子作出的共同评价。

  难道于家背后使的劲?
  看着方晟似懂非懂的表情,于道明道:“不管这会儿你心里想什么,都是错的!把一个省委书记推进局里难,阻挡势在必得的省委书记出局更难,不可能单靠哪方面力量,肯定出于相同目的多方合力。”
  与吴郁明的分析异曲同工。
  方晟又问:“沈高怎么样?”
  于道明明白这句话包含的复杂意思:人品、性格还有对传统家族势力是否友善等等,略一思索道:
  “在省长位置时还好,不过要看清楚一个人,只有坐到省委书记位置时才行,中国式官场特有的生态决定了只要不犯原则错误,事实上省委书记是不受监督的,权力制约形同虚设,届时他的真性情便一目了然。”
  “总体上桑首长在沿海派里相对温和,沈高也会照章而为吧?”
  “那可未必……”于道明似不愿纠缠于这个话题,转而道,“相比前两位,李大明出局和沈燃平调更让你摸不清头绪吧?”
  方晟老老实实承认:“是的。”

  “因为你了解不深罢了,京都圈子里去年就传闻李大明要出局的消息。”
  霎时,方晟想起那天在四合院商务会所湖边漫步时陈皎说的那席话:交易都在台面下,外人根本看不清楚。你以为他大红,他自己清楚隐患重重……
  “难道他失宠很久了?”
  “京畿重地,一举一动格外敏感,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对手无限放大,继而落入陷阱之中,”于道明道,“李大明本身是有魄力有担当的领导干部,优点是敢于拍板,缺点也是敢于拍板。”

  方晟稍稍咀嚼便悟出来:“在地方是优点,在京都就是缺点了,京都大有来头的人太多,必须要广泛征求意见。”
  “对滴!好几桩事,最高层开会时当众问,什么时候决定的,我们怎么不知道?问出这种话,杀伤力可想而知!还有京都范围内利益链盘根错节,你以为那家夜总会是传统家族成员开的,也许当中有沿海派的股份;你以为撤掉个处长无足轻重,也许处长的后台就是最高层领导……如此几番后,连李大明自己都觉得前途无望,多次打报告要求到地方工作,对他来说,躲过秋后算账平安落地是最好的结局,其它什么局都无所谓。”

  “这样说来沈燃是接了个烫手山芋?”
  “作为各方都能接受的中间派,又是地方威望较高的省委书记,沈燃应该有进步,把他调到京都等于提前阻断其梦想,算是一箭双雕的好棋。”
  方晟无精打采道:“这样说来,即将召开的换届会议更会扑朔迷离吧?”
  “又错了!”于道明说,“名单已经敲定,就等履行投票程序后正式公布。”
  “二叔透露几位?”
  “我也不知道,一切都是猜测。”
  “老爷子没私下露点口风?”
  于道明悻悻道:“甭想了,组织纪律他比谁遵守得都严格,何况这事儿他说了也不算,估计呀知道名单的人不超过10个。”

  “真是无限向往啊。”方晟痴痴地说。
  “你呀……等十年后再说,快滚回去工作!”
  于道明摆摆手将方晟打发出了办公室。
  上次换届时方晟任江业县长,那时虽然关心更多出于好奇,都懒得打听其中曲折只想知道结果而已,主要精力用在江业新城的构思,以及与鱼小婷厮混,换届前后刚好被她灌醉后上床,之后一有空她便开车从工地赶到江业……

  这回又面临换届,成天陪在身边的居然还是鱼小婷,人生境遇何等奇妙?
  关于换届,方晟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想法:一是权力中心之深不可测,官场前途坎坷险恶,应该远离为上;一是觉得与其让别人掌控自己的命运,不如化被动为主动,争取掌控所有人的命运!
  应了那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普通家庭出身的他,第一步走得很低,仅仅是黄海最偏远的三滩镇又是最偏远的方塘村的大学生村官,后来因缘际会当然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努力,历经艰辛做到正厅级市长职务。

  民间流传官场定律:村长靠打,镇长靠喝,县长靠买,市长靠命,省长靠生。这种说法某种程度反映了官场存在的弊病,却非全部,不能以少数不正常现象覆盖群体。
  官场跟所有生态圈一样,靠谁都不管用,核心是靠“能力”,能力不强,靠山再硬也走不了多远。
  以方晟为例,从三滩镇打拚到鄞峡,靠的仅仅是通过赵尧尧和白翎获得京都两大家族支持吗?恰恰相反,于、白两家打心眼里都是反对的,尤其于家间接导致了第一次双规,方晟险些刚出道就倒下。
  正因为他的能力,他的政绩,他在地方的口碑赢得两个家族尊重,特别以一对三击败京都空降部队,于铁涯败走黄海,使得于家不得不紧急调整策略。
  官场固然充斥贪官污吏,查不完抓不完杀不完,但沉默大多数是正派正直的,他们才是真正支撑起官场的脊梁。
  按“市长靠命”的说法,方晟以草根阶层坐到这个位置应该心满意足,然而有爱妮娅为榜样,他不会止步不前。
  方晟今年虚龄三十八岁,档案年龄三十七,他不象爱妮娅有名牌大学身份,也不象陈皎、徐璃、姜姝等人自带优良基因,放眼内地官场,象他这样做到正厅级的草根阶层出身者凤毛麟角,或许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他的短期小目标是真正主政地级市,按自己的意图打造“方晟模式”的地方经济体。在鄞峡,一是凡事必须征得吴郁明同意,缚手缚脚,二是这里底子太薄经不起折腾,要让外界看到成绩只能不遗余力抓数据。
  长远目标呢?方晟有些迷茫。
  原先他的理想是做威风八面的省委书记,让偌大省份都贯彻自己的意图,创造出独特而繁荣的正治经济生态。
  然而从冯卫军到肖挺,从李大明到沈燃,方晟方才惊觉原来省委书记如此不堪一击!

  不管你在地方做了多少实事,不管你拥有多么耀眼的政绩,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一纸任免通知便从天堂打入地狱!
  看来省委书记也不足以自保……
  头一次,方晟把目光放到京都那个二十多人的“局”,入局者自带光环,虽说没有免死铁券,总不至于象省委书记那样任人摆布吧?
  日期:2019-01-2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