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9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剑的老脸火辣辣的,不杀人也能诛心,这小兔嵬子的话毫不留情面的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抽在他的脸上,让他触不及防。
  把老子当出气桶,你特么没睡醒吧!方长心中冷冷一哼,正准备走的时候,肖剑突然问道:“我能怎么办呢?”
  方长轻轻一叹,对这种人你能恨他吗?道德上他是没有错啊!所以在他语气稍稍一软的时候,方长也就不再生气了。
  不过方长却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平心静气地说道:“肖所长,你可以不食人间烟火,别人不行。想改,很容易,让你内心柔软一点,去医院把你输精管结扎手术给恢复了吧,找个温柔的女人,再生个儿子,一定得是个儿子,你连儿子都没教过,哪有资格搞教育研究工作呢,别闹了笑话。”
  狠啊!方长那是真的狠!

  结婚,最残酷的现实!如果还有比结婚更残酷的事情,那就一定是生子。
  如果你跟人有仇,就劝他结婚,如果这仇还挺大,就劝他生个孩子,一个不够就生两个。
  肖剑和方长的套路一比,连个小学生都不如,他当然不知道方长在打什么鬼主意,只是对方长为什么强调一定得是儿子这件事比较好奇。
  方长当然不会告诉像肖剑这样的凤凰男,重男轻女是他的劣根,只有生个儿子,他才会把吃奶的力气使出来教育,如果是个女儿,哼哼,随便吧,高兴就好!
  肖剑现在终于知道自己是个俗人了,他也会有七情六欲,能坦然把自己置身事外,是因为他从来都不在事情当中,有一天他爬到某个地方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风景就被人赶下去,这样的挫败也让他愤怒。

  只不过他的愤怒在这一刻已经被结婚生孩子的期待给一扫而空,心情一下子好了太多。
  刚坐上车的方长,启动发动机的时候,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后,听电话里的人笑呵呵地问道:“吃饭没?”
  “肖剑这人很抠的,不喂我吃屎就算不错了!”方长泛着恶心,笑道:“龙叔,你这个人情可是欠大发了啊,肖剑可是一点情面都没给我留呢!”
  “臭小子,整个洪隆的公交更新换代,这么大的人情还不够?”龙远山笑骂了一声道:“你以为这事就能把我给糊弄过去,我可不上你的恶当,就算你挨顿骂,也欠着我呢,王原青现在还在医院时住着,省里一群人等着拿我下刀,你说说,我是不是该把你推到人前去让你好好享受一下这种待遇!”
  “别别别,龙叔,我错了,我不委屈,也不敢邀功,王原青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事你可不以算在我的头上,挂了挂了,祝你身体健康,大吉大利。”
  说着,方长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手里的电话,龙远山笑骂一声“猴嵬子”,然后把手机顺势递给了龙墨,然后从拖鞋里把脚给拿了出来放进木盆子里。
  龙墨一边帮龙远山搓着脚,一边问道:“方长哥哥又惹你生气了?”
  “生气?从去年这小猴嵬子现身的那一天起,就是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也没谁告诉他该做什么,这小子今晚跟雷仁在外面吃了饭直接就去了肖剑家,心甘情愿地去当出气桶,你说他是为我还是为谁?”
  龙墨洗着龙远山的脚,笑得比最甜蜜桃还和甜,有些激动地说道:“我知道我不会看错人,他不是为你,也不是为自己,他这是在保护现实中为数不多的正义而已。”
  “是啊,正义!”龙远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心中有把尺,喜好全凭这把尺子量,人家在酒桌上指点江山,他却心系二十瓦白炽灯炮下落魄倔驴。”
  龙墨咯咯一笑,双手轻轻一甩,把龙远山的双脚从盆子里拿出来,站在盆沿上晾着,扭头拿过擦脚帕,将龙远山脚上的水一点一点的全擦了干净。

  龙远山等了半天,也不见龙墨这丫头说话,着急道:“丫头学坏了,都知吊大伯的胃口了。”
  “不是吊大伯的胃口,我是怕我说出来你生气!”龙墨的声音远去,从洗水间里又飘了回来道:“大伯啊,你对肖所长是有看法的,所以上面的调令下来的时候,你一点都没有争取,就直接宣布了任命,新来的雷局长名声在外,原来当着副手,把都城一个区的教育搞得有声有色,当中的猫腻着实不少,肖所长让这种人给比了下去,有怨气也是正常的,你不能把这种方式看成一种惩罚!”
  “小瞧大伯了不是?”龙远山微微一笑道:“大伯这么多年不喜欢谁哪次不是正大光明的站出来有一说一,犯得着干偷着乐这种事?”
  “大伯是忘记有卢世海这么个人了吧!”

  “臭丫头!”龙远山瞪着咯咯直笑的龙墨,翻了个白眼道:“说肖剑呢,扯那个人干什么?”
  “那就说肖剑,大伯不觉得现实对肖所长太不公平了吗?”
  龙远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他啊,就是相信那绝对的公平,可是这世上哪里有绝对的公平呢?理想主义的人注定遍体粼伤。他啊,就像那庙子里的泥塑的菩萨!”
  菩萨,不食人间烟火。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庙里供奉的泥菩萨,装什么逼?又特么要香火供奉,又不顶卵子用!
  龙远山年轻的时候开会那是要骂脏话的,带上祖宗十八代毫不留情面。到现在心脏出了问题,不能动怒,才让他有了修身养性的理由,不敢骂脏话,不敢大发雷霆。
  于是,龙远山说话就更难听了!
  龙墨是深知龙远山脾气的,所以他的话,龙墨也很容易听明白。
  不管怎么样,这样评价肖剑,话说得过重了。

  龙墨不懂龙远山恨铁不成钢的心,此时的话越难听,就说明龙远山当初对肖剑有多看重。
  教育局一帮子混了多年的老油条,手上的成绩随便一拉就是几十页的总结稿,肖剑跟他们一比除了有脾气,屁都没有,为什么让他代局长?龙远山机会给足了。
  别人想得到个机会脖子都特伸得跟长颈鹿似的也没捞着半点好,他倒好,一路跟全世界为敌,然后坐着直升机往上爬,天底下有特么这么好的事?
  龙远山对肖剑的失望是难以表达的,恨不起来,却能把人给气死。
  “大伯,别生气了!”
  龙远山一听这话,哼道:“我气?我凭什么气,我要是气死了,他肖剑只会不冷不热地来一句,他有病!”
  “噗……”龙墨笑喷了,抿抿嘴,没好气地说道:“大伯学得还挺像。”
  “哼!”龙远山重重地哼了一声,叫道:“他什么时候才能不去抱怨这个社会的不公,沉下心来做点实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么通俗易懂的事情他怎么就弄不明白呢?总想改变世界,却特么连半点事也不愿意做,总盼着天下掉馅儿饼砸死他,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