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6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考到一个不错的分数,怎么选择学校?沿海地区家长和学生都倾向留在本省,不愿向北哪怕是京都,因为天气寒冷、风沙大、环境污染严重;不愿向南,因为天气炎热、湿气重、就业竞争强。
  本省自然首选省会城市,故而分数也水涨船高,省会城市高校分数线要比外地同档高校高些。
  那么同样是分校,在分数线比本部略低的前提下,家长就考虑是否在市区、交通是否便利,地区经济发展程度等等。
  之前潇南大学在绵兰有个分校,缺点是远离市区且路况较差,几年来分数线都提不上去;倘若潇南理工分校设在市区,没准分数线能压过潇南大学,那么招生工作将创下历史奇迹!
  方晟带丁副校长看的正是破产后已经荒弃七八年的原市胶管厂厂区——即郑拓在市长办公会狙击方晟,并获华叶柳等副市长赞同的地块。
  站在厂区边缘,左面几百米外是鄞峡城市快速通道入口;右侧两条街外便是繁华闹市区;对岸则是最近名声大躁的“网红景点”鄞坪山风景区!
  围着厂区走了一圈,途中又细细询问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财政补贴、投资现状,丁副校长当场拍板道:

  “就这儿了,我很满意!”
  鄞峡市正府与潇南理工大学联合办学是件大事,连日来方晟和丁副校长联袂跑省里相关部门,跑教育部、财政部和发改委,饶是方方面面都能托着关系,为凑齐落户鄞峡的26枚公章,差点把方晟跑断腿。
  精简再精简,办个分校居然还得盖26枚公章,可想而知以前手续繁琐成什么样子!
  离换届大会还有十一天,就在各方都等得心焦之际最后一轮人事调整终于姗姗来迟,一连串意外把国内外形势分析家炸得目瞪口呆,前一天晚上还言之凿凿宣读所谓“内部泄露名单”的专家们更是高呼“看不懂”!
  第一个炸雷是肖挺调离双江,但不是所有人一致认为的“另有任用”,而是直接任命为三相省省委书记!
  三相省是爱妮娅的老家,地处内陆深处,境内群峰耸立,交通不便,论经济总量和发展态势,比双江至少低两个等级。
  更糟糕的是,三相省在正坛处于绝对弱势,历任省委书记从未进入过正治局!
  也就是说,之前各方一致认为,连肖挺本人也深信不疑的正治局委员头衔,飞了!
  大热必死,肖挺的际遇不折不扣应了这四个字!
  浑浑噩噩接受中组部领导谈话后,回到办公室肖挺立即反锁好门,拨通桑首长的手机,这是私人号码,知道的人不超过10个!
  手机接通了,是桑首长秘书接的,恭声说:“首长正在开会,首长让我转告您,说情况有些变化,让您正确看待工作调整问题,不要急,慢慢来……”

  慢慢来?真是天大的笑话!
  正治局位置就那么二十多个,无特殊情况中途不会更换,即便偶有意外还有候补委员递进,那也轮不到自己!
  五年后,天晓得那时会是什么情况!眼下桑首长如日中天,即将出任一号首长且握有提名权,这种黄金节点都帮不了自己,五年后……那是骗三岁小孩玩呢!
  到底京都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导致桑首长的密友、经济大省诸侯、呼声最高的省委书记落选正治局?
  方晟打电话问于老爷子,老爷子不悦地说:
  “不该你管的事儿不要多问,不要为满足好奇心触碰禁区!”
  碰了一鼻子灰,方晟还是不甘心,又打给爱妮娅探讨,她简洁地说你只要知道“大热必死”四个字就行了,反正事情已成定局,何必刨根究底?
  反倒是中午在食堂吃饭时,吴郁明结合京都圈子传闻给出合理的分析:一方面还是“黑暗森林法则”,官场如同黑暗森林,每人都有枪,每人都幽灵般潜行,一旦发现明确目标,为自身安危必须开枪将其殊杀!
  另一方面,肖挺追求的目标太高了,据说两年来桑首长为其谋求的两个备选位置都很关键,引起高层普遍忧虑,担心打破惯有的权力制衡格局,因而各方联手予以抵制,逼桑首长放弃肖挺。
  对肖挺来说可谓仕途重挫,接下来任期形同鸡肋,就等着平安落地转任人大政协。
  可对桑首长来说是以退为进的好棋,直接导致第二个炸雷:运河省省长沈高出任双江省委书记!

  沈高何许人也?
  桑首长在福渊省任省长时的省正府秘书长,文笔犀利如刀,思路独特,擅长把看似一团糟的事整理得井井有条,深得桑首长赏识。
  四年前在桑首长竭力争取下,沈高由运河省宣传部长奇迹般出任省长,中间居然没有副省长、常务副省长历练,当时就引发一定范围的非议。
  如今省长任期还没满就提拔省委书记,就象当时黄海本土派非议方晟的话,“同一位干部反复破格就不正常了”。

  针对种种议论,中组部的解释如出一辙:省长和省委书记都是正部级,不存在提拔,而是党政分工不同。
  桑首长以放弃肖挺的代价换得更年轻、更有发展空间的沈高,还是赢了。
  第三个炸雷是京都市委书记李大明调任白山省省委书记!
  按惯例京都市委书记都是正治局委员,而白山省跟三相省一样属于弱势省份,从来不出正治局委员,也从来没有正治局委员兼省委书记先例,毫无疑问,他被踢出了正治局!

  李大明什么身份?一号首长进京时只允许带两个人,李大明就是其中一个!
  干了两年办公厅副主任,后来空降到冀北省历任常务副省长、省长,之后再度进京任市委副书记,五年前转正为市委书记并进入正治局。
  原本外界估计一号首长退下来后,作为补偿,其绝对亲信李大明会高升半步,甚至有可能入常,因为他年龄正好再干一届,符合桑首长下届大换血的预想。
  出任京都市委书记的又是意外,堪称第四个炸雷:沈直华的父亲、天河省省委书记沈燃!
  然后天河省长顺位接替省委书记大位,按常规资历太浅不可能入局。
  这个调整的怪异之处在于,沈燃本来就是正治局委员,按常规除非进京都高层任职,不会在地方挪来挪去。
  该入局的没入,不该出局的却出了,可谓冷门爆迭!
  夜里,方晟辗转反侧睡不着,老在琢磨一连串匪夷所思的调整,似与自己有关,又似八竿子打不着边。
  磨蹭到凌晨,鱼小婷说与其闷在心里难受,不如明天直接问你二叔,老爷子再狡猾也会在儿子面前透透口风。
  对,主动出击!方晟觉得鱼小婷真是深黯兵家常法。

  第二天清早直奔省城,提前守在于道明办公室门口。九点整,于道明神采弈弈在秘书陪同下过来,见到方晟笑笑,说就知道你憋不住,正好上午有点时间,进来吧。
  秘书给两人泡好茶,退出去前于道明关照不准放人进来,秘书会意点点头,反锁好门。
  “二叔,这轮省委书记调整到底咋回事?谁输谁赢?”方晟开门见山问。
  日期:2019-01-24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