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6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如同被定身法定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想要说句话,可感觉喉咙里好像塞住了东西,咕噜咕噜的发不出声音,想挪动一下,可两条腿好像有千斤之重,一步也迈不出去,片刻之间,头顶上的天都黑了…….
  天色确实暗了下来,而且越来越黑,乌云瞬间就笼罩了整个天空,北风夹杂着雪花纷纷飘落,一场大雪悄无声息的降临了。
  他彻底绝望了,黯然伤神、心如死灰。
  看来,一切都结束了,所有幻想、希望还有那段梦幻般的日子,都跟眼前纷纷落下的雪花一样,眨眼间就融化掉了。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几乎变成了一个雪人。

  这是一场特大暴风雪,据说五十年一遇,整个城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瘫痪状态,公交车、出租车、私家车,甚至连电动车都被困在了茫茫大雪之中,人只能在积雪中艰难强行,速度之慢,犹如爬行的蜗牛。
  他已经在暴风雪中走了两个多小时,天已经彻底黑了,眼看前路漫漫,连饿再冻的,身上也没了力气,便合计着先随便找个小旅店住下,等雪停了再做打算。可一打听才知道,所有旅店宾馆早就被滞留在外的人住满了,好不容易遇到一家招待所还有一间空床,可一问价钱,居然比平时翻了三倍,几乎跟星级酒店一个价位了,他稍一犹豫,另外一个人便把几张粉红色的大票递了过去。
  没办法,只有走!他咬了咬牙,推开招待所的门,一头扎进呼啸的寒风之中,冒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朝北方医院的方向走去。
  还是先去医院取背包吧,他边走边想,背包里不仅有手镯,还有师傅和关老留下的两套针,都是万万不能丢的宝贝,然后最好能跟小玉谈一谈,劝她先回平原,一切等自己安顿下来再说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却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路面上到处都是困在雪中的车辆,横七竖八的,好像世界末日一样,整个城市一片宁静,只有路灯始终陪伴着他,将瘦弱的身影拖得好长好长。
  放眼望去,天地之间一片混沌,只剩下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回响。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是一只掉队的孤雁,前路漫漫,不知道将飞向何方……
  手机忽然响了,手却有些不听使唤,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兜里套了出来,也顾不上看屏幕,直接便接了起来。

  “哥,你在哪里?”电话里传来小玉的声音,他的不禁心里一热,大致辨了下方向,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我在往医院走呢,应该是快到了。”
  “雪太大了,你先找个地方住下吧,别冻坏了。”小玉焦急的道。
  “没事,我应该快到了。”他大声说道,可电话里却没了回应,看了一眼屏幕,居然冻没电了,反复按了几下开机键,也没有任何反应,气得在心里骂道,还***智能机,气温低点就没电,简直就是个弱智机!
  无奈之下,把手机往兜里一揣,迈步继续向前走去,又艰难跋涉了一个多小时,总算远远的看到北方医院的大门了。

  那天晚上,他是在医院走廊里睡的,医院的供暖非常好,躺在走廊的长椅上,一样热得浑身冒汗。尽管筋疲力尽,但睡得并不好,一直在做梦,梦到魏霞在身边走来走去,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于是猛然惊醒,却发现小玉正站在长椅旁,两只眼睛肿得像个桃子。
  “怎么又哭了?”他迷迷糊糊的问道。
  “你发烧了,不停的说胡话。”小玉擦了一把眼泪道:“我都快急死了。”
  我发烧了?他摸了下自己的额头,确实很烫,浑身酸疼,骨头跟要散架似的。想要坐起来,挣扎了几下却没成功,小玉赶紧伸手扶了他一把,才算坐了稳当了。
  “现在几点了?”他顺着走廊的窗户往外看了看,天还很黑,雪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了。
  “快早上六点了。”小玉也紧挨着他坐下,他想挪动一下身子闪开些,却发现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
  得赶紧把体温降下来,他默默的想,别再烧成肺炎,那可就麻烦了。于是低声说道:“去把我的背包拿过来吧。”
  小玉起身朝病房走去,不大一会拎着背包回来了,放在他身边,小声问道:“这里面到底有啥特别重要的东西啊,我生怕给你弄丢了,只敢放在妈的枕头边上。”
  他没力气多说话,只是勉强笑了下,打开背包,从里面取出针包,将关老赠送的那套银针翻了出来,从中挑选出几根,让小玉找来些酒精,消毒之后,在自己一侧手臂和小腿的几处奇穴扎了下去,二十分钟左右,感觉体温渐渐降了下来,便又换了另一侧,两侧扎完,体温已经基本趋于正常,人也精神了许多。
  见他的状态明显好转,小玉伸手在额头上摸了下,烧真的退了,惊得张大了嘴巴,半天也没合拢。
  “你先去照顾你妈吧,让我自己呆一会儿。”他笑着说道。
  “我妈没啥事,化疗已经停了,要不是下大雪,今天就应该出院了。”小玉喃喃的道:“现在正睡着呢,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陪着你。”
  他无奈的笑了下,也不再说什么,盘膝坐好,屏气凝神,运行内丹功法,片刻之后,便觉神清气爽,逐渐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将真气按大周天的方式运行,几个循环下来,侵入身体的邪毒便被排了出去,又调整了一阵,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哥,你刚刚在干什么?”小玉问了一句,眼神里满是好奇和钦佩。
  他感觉轻快了不少,略微活动下,除了关节和肌肉还有些僵硬,身上已经没什么不适感,再看小玉那傻乎乎的样子,不禁微微一笑道:“我在练功治病,你瞧,我现在不是好了吗?”
  小玉没有说话,还是愣愣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忽然问道:“这就是气功吗?”
  “是啊,这就是气功,和针灸一样,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是文化遗产。”他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哥,你能不能给妈也用气功治一下呢?要是能治好的话,不也省得再遭化疗的罪了吗?”小玉认真的问道。
  谢东听罢,连连摇头道:“恐怕不行,之前听师傅说过,癌症这种病,是近现代才出现的,病因到现在也没彻底搞清楚,而针灸和气功都是古人留下来的,那时候压根没有癌症,所以恐怕不会有什么效果。”

  说完,他站起身朝窗外望去,雪基本停了,路面上各种大型除雪设备往来穿梭,到处是环卫工人忙碌的身影,城市正从沉睡中醒来,并且逐渐开始恢复秩序。
  “可是……”小玉似乎想再说点什么,还没等说完,便被他打断了:“今天会安排出院吗?”他问。
  小玉叹了口气,茫然的点了下点头:“差不多吧,化疗的一个疗程一般就四天左右,北方医院的患者都排着队等着住院呢,所以只要疗程一结束,医生一般很快就安排出院,可今天这状况,出院以后怎么回家啊…….”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他想,看这个除雪的速度,用不了多长时间,交通就会恢复正常,都啥年代了,难道还会出现回不了家的情况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