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6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浩川瞪了他一眼道:“傻小子,难道你没看出来这里面有问题吗?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今天突然就变卦,一定是有人捣鬼。”说完,拿起手机拨通了林静的电话,闲聊了几句,放下电话冷笑着道:“我一猜就是这么回事,果然不出所料,秦枫这几天正好在家,上次小静回来,我跟她念叨过找欧阳律师的事,一定是这小子从小静口中得知了消息,然后动用了某些手段,才导致欧阳不敢再接手的。”说完,抬腿便朝门外走去。

  谢东赶紧问道:“叔,你要干嘛去?”
  “我找这小子算账去!”林浩川气呼呼的道,闻听此言,谢东赶紧一把抱住了他,好说歹说才把老人劝了回来。
  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清楚是有人暗中捣鬼,只是一听林老爷子要去找秦枫算账,还是感觉非常不妥。
  好端端的一个家,因为自己这场官司,硬生生分成了两个阵营,从目前的情况上看,林静恐怕还不知情,一旦要是她再搅合进来,那局面就更乱套了。
  这叫啥事呀,真要老爷子一气之下再犯了病,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不行,绝不能像常晓梅说的那样,要充分利用这种局面,还是到此为止吧,绝不能让事情再发展下去了。
  想到这里,他赶紧将林浩川手里的材料夺了过来,然后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林静怀孕已经快七个月了,眼看就要生产,这个时候如果父亲和丈夫闹起来,让她夹在中间如何是好?
  林浩川最心疼这个女儿,听谢东这么一说,也是束手无策,只好恨恨的叹了口气,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样吧,您年纪也大了,这件事就不要抛头露面了,一切由我来办,明天我就把起诉书送到中级法院,然后再请常局长帮忙,您就在后面指挥,怎么样?”
  林浩川想了下,有宝贝闺女夹在中间,怎么说都是投鼠忌器,也就只好答应了。于是又叮嘱了谢东一番,这才悻悻回家了。
  送走了林老爷子,谢东将那些材料收拾了下,出了写字楼,被午后耀眼的阳光一晃,不禁有些头晕眼花的感觉,稍微缓了下,才算站稳了脚跟。

  他没有马上走,而是站在路边,任凭凛冽的寒风在身边呼啸,仿佛只有这样,心情才能宁静一些。
  在金钱和权力面前,一切似乎都贬值了,良知、原则、甚至包括知识。难道金钱和权力的合体就永远无法战胜吗?他想,或许是吧。
  茫然的站了很久,忽然感觉肩膀上有人轻轻拍了下,回头一瞧,竟然是欧阳律师。
  “还没走?”欧阳律师四下看了看,像是在寻找林浩川的身影。

  他淡淡的笑了下,忽然感觉欧阳律师拿着烟斗的样子有点可笑,像一个故作高明的小丑,用林浩川的话说,不过是一个诉棍而已。不过转念一想,其实也很正常,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自己的徒弟青林不也和秦枫打得火热嘛,再说,或许人家真的很忙呢?这样一想,心里便释怀许多,于是微微笑了下道:“老爷子走了,我站一会儿,透透气儿。”
  欧阳低着头想了下,轻声问道:“你就是那个当事人吧?”
  “是的,我叫谢东。”
  欧阳律师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停在楼前的一辆奔驰车,示意到车上说话。他略微迟疑了下,还是跟着一起上了车。

  关上车门,欧阳律师低着头沉默了会,有些惭然的道:“我跟林老认识很久了,这事实在是出于无奈。”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又接着道:“按理说,咱们初次见面,不该和你说这么多,但他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嫉恶如仇不说,而且原则性又强,恐怕不会听我解释什么,希望你给传个话吧,就说我跟他道歉了。”
  这挺出乎谢东意料的,不禁抬头看了看欧阳律师,本以为他能再说一说到底为了什么,不料话题一转,却谈起案子来。
  “你这个官司,上一次输在证据不足上,其实,原告方提供的证据也不很充分,但你更是什么证据也拿不出来,所以败诉在情理之中。”他一边把玩着烟斗一边接着道:“二审是终审判决,也就是说,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拿不出像样的证据,恐怕还是会败诉。”
  “什么才算是像样的证据呢?”他问了一句。
  欧阳律师笑了下道:“你可以先参考对方提供的证据,然后才能为法庭提供可信度更高的证据,这样才能打动法官,做出对你有利的判决。”说到这里,欧阳律师停顿了下,低着头沉吟了片刻,才又接着说道:“还有一句话,权当是免费赠送吧,我姑妄说之,你姑妄听之,并不当真。”
  一般来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是不应该出自一个律师之口的,他不免一愣,瞪大了眼睛仔细听了下去。
  “并不是所有官司都需要律师的,其实,很多诉讼完全可以采用自诉形式,尤其是你这个案子,内容并不复杂,只要能拿出足以说明问题的证据,没有律师也一样打得赢。”欧阳律师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不请律师?”他赶紧问了一句。
  欧阳笑了,摇摇头道:“我可没这么说,只是告诉你,自诉也是可以打赢官司的。”说完,他叹了一口气,微笑着道:“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已经说得够多了,剩下的你慢慢琢磨吧。”
  他不由得暗笑,这位欧阳律师说话,怎么跟师傅似的,总是神神秘秘的,说一半藏一半,剩下的还要自己琢磨?不过,既然人家这么说了,也就只好告辞了。
  下了车,看看天色尚早,便合计先找个住的地方,可一想到目前身边还多了个小玉,不免又有些犯愁了。说是要带着这个丫头混,可谈何容易啊,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总不能在大街上混吧。
  能不能让她先在医院凑合着住呢,正好还能照顾她妈,可转念一想,化疗不像手术之类的住院,一般也就在一周左右,很快就出院了,出院了又该怎么办呢?打发她回平原?这丫头要是说啥不肯,赖着不走可咋整啊……
  一想到这些,瞬间脑袋就大了,不禁有点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答应把小玉带在身边,心中暗暗埋怨自己,喊了一声哥,就激动得找不到北了,要是喊一声爹的话,还不把命都换给人家?实在太不靠谱了!
  正愁眉不展之际,忽然看见一辆别克商务车远远的开了过来,停在了写字楼前,不知为啥,就是感觉这台车有点眼熟,不禁多看了两眼。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心顿时凉得跟冰块似的,仿佛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车门缓缓打开,魏霞探出头来,身上穿着一件淡青色的貂绒短大衣,还带着一副墨镜,标准的土豪打扮。开车的还是那个帅气的男人,只见他麻利的从驾驶室里跳下来,几步跑到车门前,殷勤的搀着魏霞下了车,嘴里似乎还说了句什么,惹得魏霞微微笑了下,然后两个人缓步朝写字楼里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