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莫测的诡异世界》
第19节

作者: 李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骨子里面都是冒出了冷汗,李木突然间觉得眼前的画面是幻象,可脖子处传来的窒息感是真的,那种生命一点一滴在流失的感觉,绝不会有错。
  这是因为。
  他并不知道。
  幻象他死了!

  现实他也已经出现了生命危险!
  当他坐在梳妆镜的前面,紧闭双眼,看到自己在厕所吊的情景时,从梳妆镜的玻璃里面,也伸出来了一只女人惨白的手,一下是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女人的手白皙而修长,衣袖是很古代的那种袖口,颜色全红。
  女人的手掐住了李木的脖子,五根手指的指甲都在疯狂地生长,抵在了李木身后的墙壁,将墙壁都是戳出了五个洞。
  与此同时。
  镜子疯狂地颤抖,由内而外地碎裂,像是被人用头撞碎了。
  一张女人的脸从镜子里面挤了出来。
  女人的脸插满了碎玻璃块,有些插得很深,有些插得很浅,脸的皮肉被割开,皮开肉绽,鲜血不断地往下流。
  可这个女人还在拼命地把脖子往前伸,把脑袋往镜子外面挤压,因为她的脸露在了镜子外面,可脑袋还被卡在镜子里面。
  噼里啪啦!
  玻璃破碎的刺耳尖锐声,响彻整个小储藏间。
  女人脑袋往外挤压得越厉害,镜子的玻璃碎裂得越厉害,她脑袋被割开的皮肉也越多,鲜血流得满头满脸都是。
  可这个女人像是没有痛觉,一双幽怨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李木,好像恨不得立刻吃李木的肉,喝李木的血一般。

  此时,李木坐在镜子前面。
  他紧闭双眼,并不知道眼前发生的真实场景,更不知道在他的面前,一个满脸鲜血的女人,用手紧紧地掐住了他的脖子,一双暴突出来的眼珠子死盯着他,而他跟这个女人已经快鼻尖碰着鼻尖了。
  如果现在李木打开小储藏间的灯,睁开眼睛看一看的话……
  但是,他还处于吊自杀的幻象,只觉得勒在脖子处的绳子越来越紧,生命的意识越来越微弱,愈发地觉得这不是幻象了,而是他真的会窒息死掉!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幻象他被绳子勒得快窒息死亡,而现实他的脖子也正被一个女人的手死死地掐住了。
  所以,才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会死!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啃你的骨头,吸食你的骨髓……”
  女人狰狞而怒吼的声音,飘荡在小储藏间里面,她还在拼命地把满是鲜血的脑袋往玻璃外面挤。
  噗嗤!
  鲜血喷涌。
  啪嗒!
  女人的左边眼角被玻璃割开,眼珠子都被割掉了,砸落在了梳妆镜的台面。
  可是。

  这个镜子的女人没有停下来,她像是毫无痛觉的行尸走肉,咬碎了自己的牙齿,左边眼珠子被玻璃块割掉,一个冒着污血的黑洞长在脸很渗人,但她却还是睁大着右边眼眶唯一的眼珠子,死死地瞪着面前闭双眼的李木,继续不要命地把脑袋往玻璃外面挤。
  一点点。
  还差一点点。
  只差一点点了。
  女人的鼻子会碰到李木的鼻子。
  女人满是鲜血和插满玻璃碎块的脸,会砸在李木的脸。
  然而。
  不知眼前真实情况的李木,还是坐在梳妆镜的前面,紧闭双眼,全身紧绷,一双拳头死死地握住,指甲盖都刺进了肉里面。
  窒息的感觉,让他濒临死亡。
  “小木,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人都要活得有尊严,知道吗?”恍惚间,父亲的声音在李木的耳边响起。
  这句话。
  李木很熟悉。
  从他读初一那年开始,记到了现在,不曾忘记。
  读初一的时候,班有个男同学看不惯李木学习成绩好,经常被老师表扬,而他们这些坏学生,经常被老师批评和无视。

  这名男同学当众一巴掌打在了李木的脸。
  李木冲去也打了这名男同学一个耳光,两个人厮打在了一起。
  后来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面。
  却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打李木耳光的这个男同学,是班甚至全校都出了名的混混学生,家里面有些势力。
  所以,班主任只是一个劲儿地训斥李木。

  当着李木父亲的面,说李木不应该还手打人,算是同学打了他一个耳光,他也应该报告给老师,让老师来处理。
  啪!
  这时,李木的父亲二话不说,给了班主任一个耳光。
  在场的人都是懵了。
  班主任被学生家长当众打一个耳光,也感觉到颜面扫地,冲去跟李木的父亲厮打在了一起。
  李木的父亲一脚将班主任踹开,狠狠地说道:
  “我打你,你为什么要还手?你应该打电话报警,让丨警丨察来处理啊?现在知道我儿子小木为什么要还手了吗?因为我们是人,要活得有尊严,要活得有血性,你们都这么在乎自己的尊严和血性,为什么不允许我儿子在乎?我觉得我儿子还手没有半点错!错的是先打人的混蛋,错的是你这种势利眼老师!”

  “爸,是你吗?你和妈到底在哪儿?我好想你们。”意识越来越模糊,李木感觉到他真的快要被绳子勒得断气了,脑海却还是拼尽全力去呼喊。
  “小木,你从小是一个坚强的孩子,你要活下去,爸相信你能找到我们的,一定能!”父亲的声音在远去,渐渐地听不见了。
  痛!
  手掌心的刺痛,让李木发现他眼前的场景变了,重新归于了漆黑一片,他感觉得到自己已经回到了奶茶店的小储藏间。
  可是,他却更加地恐惧了。
  因为既然从幻象回到了现实,那为什么喉咙处传来的窒息感,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发地加重了……
  手!
  是一只冰凉的手!
  李木感觉出来了,黑暗有一只手卡在了他的喉咙处,冰冷刺骨,力气大得吓人。
  小储藏间只有十多个平米,他进来时确定里面没有人,储藏间也没有能够让人躲藏的地方。
  恐惧!

  这在幻象吊而死还要恐惧百倍。
  本能的反应,让李木想要睁开眼睛,看看正对面用手掐住他脖子的是谁。
  可是,脖子被死死地掐住,喉骨都感觉快断了,脸色憋得发紫,额头青筋暴起,眼珠子都快因缺氧翻白了,哪儿还睁得开。
  水果刀。
  对!
  右手里面一直紧握着水果刀,这是进小储藏间之前准备好的。

  当时想着如果真的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不睁开眼睛,用手的刀乱捅乱砍,这总不算是违背任务要求吧。
  但右手使力,却纹丝不动。
  李木惊恐得拼命用力,可双手双脚都毫无反应,整个身体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
  内心的恐惧挡不住地涌出来。
  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张开,冷汗挡不住地流。
  因为他确定自己不是在幻象了,而是回到了现实。
  在现实,在这个漆黑一片的小储藏间里面,有一个人禁锢了他的身体,掐住了他的脖子,真的要杀了他。
  饶是李木胆子很大,性格很坚毅,此时也失去了理智,不要命地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摆脱禁锢,想要挣脱这只掐在他脖子的手。
  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