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5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勇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咧着大嘴笑了下,迈着典型社会人步伐走到了他面前,伸手在他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力道之大,差点把他拍了一个跟头。
  “东哥!想不到啊,咱们又见面了。”他扯着嗓门喊了一句。搞得澡堂子里的人纷纷朝他俩这边看过来。刘勇根本不管这些,拉着他的手,像是逮着宝贝了似的,上下好一阵打量,最后指着他肚子上的伤疤,有点纳闷的问道:“这是咋弄的,被人捅了?”
  谢东的脑袋里嗡嗡直响,几乎呈一片空白状态,好半天才意识到,这位刘老大居然还喊东哥,难道这么长时间,这家伙还以为我是白毛东?天啊,这戏得演到啥时候啊?当时是在看守所里,说话办事都有丨警丨察管着,当然还能勉强应付,如今是自由身,再想含糊其词的骗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啊。
  不行,还是赶紧跟这位老大把事情说清楚的好,起码算是坦白交代呀,要是等他发现被骗了,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
  于是,他勉强笑了下,估计那笑容比哭还难看。然后哆哆嗦嗦的说道:“谁会捅我啊,那是做手术留下的。”
  刘勇又看了看那伤口,咧着大嘴笑道:“我说的嘛,这得多大胆子啊,敢捅你呀。”
  这一口一个东哥,把谢东喊得一脑门子汗,也顾不上解释伤口的事,赶紧低声说道:“你先别喊东哥了,我真的不是啊,这件事说来话长……”
  不料刘勇却亲热的搂过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不用说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是白毛东了,但你不是叫谢东吗,喊你东哥难道不行吗?”
  知道了啊?他总算松了口气,知道就好,不然的话,整天绷着实在是太累了。尽管如此,他还是非常紧张,小心翼翼的道:“其实,我还没你年纪大呢,应该我喊你大哥才对。”

  “就冲在看守所里干得那些惊天动地的事,你永远是我东哥。”刘勇说完,拉着他便往外面的更衣室走,一边走一边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咱俩必须好好喝点。”
  听刘勇这么一说,他赶紧停下脚步,连声解释道:“喝酒可不行,我现在正上班呢。”
  “上班?”刘勇不由得愣住了:“你不是来洗澡吗,上什么班?”
  他来不及细说,指了指扔在角落里的衣服,又走过去把胸牌拿起来,递给了刘勇。
  刘勇接过胸牌,拿在手里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了好一阵,再瞅瞅那身衣服,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狂妄而且放肆,惹得众多浴客投来厌恶的目光,如果不是他浑身刺青再加上面目凶悍,估计早就有人大声呵斥了。

  笑了好一阵,他忽然停了下来,随着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严肃,反差之大让谢东感到头皮阵阵发麻,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我简直太佩服你了!”刘勇一本正经的道:“真是装龙象龙、扮虎象虎,能屈能伸啊。”
  谢东暗暗苦笑,什么象龙象虎,老子是走投无路啊,心里这样想,嘴上却并没有说,只是憨憨的笑了下,然后低声说道:“这样吧,你留个电话号码,等明天下班再联系,咱俩好好喝点。”
  刘勇低着头想了想,居然同意了。他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算了吧,这件事就到底为止吧,看来,老天爷真是不肯赏饭啊,这才上班几天的工夫,先是遇到青林,如今又撞上这么个凶神恶煞,估计天河洗浴是不能呆了,下班之后,先把那八千块钱还给大牛,也算是尽了当哥哥的心意,然后也不跟吴总打招呼,收拾下赶紧开溜吧,再不走的话,让这小子给粘上可就麻烦了。
  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好端端的为啥要溜呢?以前是因为刘勇误会我是白毛东,怕露馅,可刚刚刘勇不是说了嘛,早就知道认错人了呀,既然如此,那还有啥可害怕的呢?这样一想,心里总算稍稍稳当了些。
  见谢东低头不语,刘勇眼珠转了几圈,随即亲热的搂着他的肩膀道:“也行,就依东哥的,正好我还有事,等过几天处理妥了,再过来找你。”
  这句话正和他的心意,于是赶紧笑着道:“就是嘛,有事你就先忙,喝酒有的是时间,不急在一时。”说完,想了下又问道:“对了,我听郑钧说,你的案子早就没事了啊,怎么没回云山,还呆在省城呢?”
  刘勇似乎愣了下,随后轻描淡写的道:“我是回去了呀,这次是来省城闲逛的,对了,我找过郑头儿,可他手机关机,人也不在看守所了,这老哥不会是出啥事了吧?”
  谢东笑道:“应该不会,听说是被派到外地学习去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刘勇听罢微微点了下头,两个人换好了衣服,又东来西扯聊一些闲话,不外乎当时的案子怎么处理和为啥跑到洗浴中心当技师之类,他当然没说实话,只是说最近诊所出了点状况,自己只好在这里打工等等。谈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便以还在上班为由,起身告辞,刘勇也没说什么,两个人互相留下了手机号码,便分手了。
  回到了休息室,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显然今天生意不错,大家都去干活了。他坐在床上,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里刘勇的手机号码,不由得想起那段被羁押的日子,虽然吃了不少苦头,却也蛮精彩的,起码不像现在这么窝囊。随后又想到了郑钧,自己能有如今的成就,其实也有这位黑脸大哥的一份功劳,而且,在看守所里对自己的关照是实打实凿的,那天半夜送自己回家的时候,他还情真意切的说,希望将来跟我能成为朋友,可自打出来之后,就再也没跟人家联系过,连刘勇那样的恶人,都知道感恩图报,有事没事的还感念郑钧的恩德,自己却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看起来,我不光要学做事,还得学做人啊,这么多年跟着师傅,光学会了清净淡然,却没学会他老人家的处世之道,正胡思乱想,只见门一开,大牛拎着热水壶,哼着小曲走了进来。
  “强哥回来了啊。”一见他在,大牛赶紧打招呼道。
  他抬眼瞧了瞧大牛,心想,此时正好没什么人,索性就跟这家伙谈一谈小玉的事吧,于是直截了当的问道:“小玉还欠你多少钱?”
  听他提到小玉,大牛的脸色顿时变了,小心翼翼的问道:“强哥咋想起问这件事了?”
  “没什么,欠债还钱嘛,天经地义的事,说吧,还欠你多少,我替她还给你。”
  听他这么说,大牛像是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犹豫地道:“你要替她还钱?”

  “不可以吗?”他反问道。
  “当然可以。”大牛笑着道:“本金八千,利息2500,一共10500,要真是强哥出钱的话,零头我就不要了,给个整数就行了。”
  他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心中暗骂,这小子简直坏透腔了,祸害人不说,还放高利贷,这哪里是借钱,分明就是抢钱嘛。
  “给个整数就行?”他用鼻子哼了一声:“一千块钱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