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8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聊天都能让方长保持着盎然的兴意,车神对神车,那肯定得好好较量一下,看着那曲线惊人下凹的腰,玲珑的曲线真是令人发狂。方长不急不缓地将那杯水放在那腰臀上最平整的地方,惊得盛夏一颤。
  “你干什么?”
  方长一本正经地说道:“早有秋名山拓海送豆腐不闪,今有乔山镇方长开车水不洒。”
  话音刚落,盛夏还没笑出声,嘴就被堵上了,然后开始了这一辈子最难忘的一次飙车之旅,全程直线均加速,发动机声高亢,车身不晃车灯荡,新车尾气带水,杯垫上滴水不漏,全程四十分钟……
  这边风生水起,另一边却是确是无声的离别。
  奚媛手机里的短全编辑好又给删掉,删掉又重新编辑,纠结好久之后,一锁屏,郁闷地捂住自己的脸,只穿着成套的内衣站在镜子面前,左右晃了晃自己的身子,脸蛋精美漂亮,身材高挑出众,怎么就能让也解开了自己的内衣都没有下手呢?甚至连假装无意地揉上一把的动作都没有,还没挤公交车的老大爷有胆子,怂包!
  再多看几眼镜子里的自己,奚媛一下子跟鬼上身了似的双脚在地上跺个没完没了。
  “晒黑了晒黑了,再也白不回去了……”来来回回重复了好几遍之后,奚媛一下子累瘫在沙发上,顺手抄起手机解锁打开的相机调至前置摄相头朝下掰开裤边咔嚓闪了一张,紧张地拿到眼前来看了一眼,顺势就删了它。
  不识货的家伙,皮肤虽然黑,该粉的地方粉嫩着呢,哼!
  于是奚媛三两下上自己的衣服,提着行李箱,看看桌上的没开封的豆腐干,本来想送给方长的,现在也没机会了。
  退了房时,走到酒店门外,朱集在门外等候多时。
  “奚总,我老板让我直接送你去机场。”
  从奚媛手里接过行李箱平平稳稳地放进后备箱时,朱集听到奚媛冷声说道:“本来是给你们老板带的礼物,昨天忘记给他了,你拿回吃了吧!”

  说着,奚媛拉开副驾将豆腐干扔在了副驾上,然后坐进了后排。
  朱集发动车,系上安全带,把空调开到合适的温度,然后笑道:“老板就是在念,说奚总应该带了家乡土特产当礼物才对,没想到还真有,这东西我可不敢收,我就代老板谢谢奚总了。”
  “这天底下的事是不是没有你们老板不知道的啊?”
  朱集听到这略带怨气的话时,嘿嘿一笑道:“那倒不是,不过老板说,有些事情该知道的就得知道。”
  “看样子,你知道得挺多!”奚媛压住那火气,说道:“跟我说说那个千刀万剐的东西是怎么被你们弄死的?”
  朱集吓得直摇头,“正经人正经人,老板说要想做正经生意,就得保证自己的手是干干净净的,那个亡命徒弄死了村长还想拿刀砍新来的镇长,最后吃了枪子,这锅我们可不背。只不过我们老板让他一步步走上了这条路而已,这是大学问,老板没教我,我也不敢胡说八道啊。”
  奚媛心里痒,本来以为装睡会发生点什么,等一切都发生了再开口向他打听点细节,也好了个心愿,没想到最终也没能得逞。

  她的这点小心思,方长难道不清楚?这便宜不能占啊,占了多少就得吐多少,老底全给揭了。
  快被气死的奚媛大叫道:“我要去乔山镇!”
  一听这话,朱集发了疯地踩油门,一边开快车一边说:“奚总,马上就上高速了,老板说乔山镇你就不用去混脸熟了,近来乔山镇来了几个脸生的人,还没有摸清门路,所以老板还得把身边的关系户都给藏好了,关键时候才能起大作用。”
  这么玄?奚媛总算知道方长一点点的门路了,凡事心中有谱,小心筹谋着,仔细运转着,看似踩了狗屎掏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便宜,也许,这些都是他一点一滴谋划来的结果。
  这想法,和方长机械师的职业倒是不谋而合,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你们老板仇家多啊!”
  “那是!”听到奚媛的话,朱集满脸自豪与骄傲,后视镜里瞥了眼哭笑不得的黑美人,侃道:“我老板说,树大招风,夜路走多了总得见鬼,仇家多未必是坏事……”

  “得了吧,你老板你老板,什么都是你老板,怎么不说说你自己?”奚媛忍不住酸了一句。
  朱集笑起来又暖又帅,一本正经地说道:“在跟我老板的前一天,我才把一个在赌场出千的从公交车上推下去。如果没有我老板,我可能整天还在赌场外唱敢问路在何方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奚媛突然想起和袁伟聊天时说到洪隆,这座城市可是华南十大暴力城市排名第五。
  袁伟当时笑了笑,说道:“方长来了洪隆后两年,可以评选十佳精神文明城市了。”
  奚媛当初还不信,再看这浪子回头的现实时,对方长的执念更重了!

  朱集是混混,高中毕业想当大哥,有人告诉他,当大哥要砍人。
  那人就成了朱集的老大,因为是沙和尚的忠实粉,所以平常没什么话,只喜欢哼一首《敢问路在何方》的调子。朱集跟着唱,然后被打得满嘴吐血。
  古惑仔里的桥段是朱集的信仰,他始终相信自己会遇到那个讲义气的浩南哥,没想到浩南没遇到,遇上了个专打小弟的乌鸦哥。瞬间就让他开始怀疑人生。
  朱集第一次拿刀,要砍的人**眼,全洪隆道上的都知道鸡眼有个比狗还忠诚的打手叫黑仔,碰鸡眼就等于被黑仔分尸。
  那天一群人在赌场外蹲鸡眼,后腰别了把一尺多长的砍刀寒光慑魂,人出来的时候,他刚要动,有个个子不高长得跟冬瓜一样的男人拉着他问路。
  等他跟这矮冬瓜把路指清楚的时候,转过头来的时候,他的那些同伙的兄弟被砍翻了七八个,朱集跟个煞比似的一直跟着矮冬瓜走了差不多十里地,然后在那家赌场里一待就是七年。

  矮冬瓜不是真冬瓜外号小地主,朱集拿他当救命恩人,赵海告诉朱集,如果一定要做坏事,那就在赌场里待着,因为前扑后继的赌鬼是自愿来的,出去砍人那叫主动作死,这么想,心里应该好受一些。
  朱集一边守着赌场,一边在洪隆师范读了个夜大,有时间的时候还跟那些大学生伙在一起听大课,只不过也长得太帅,四面八方的女生总爱盯着他看,让他很不适应。
  赵海和小地主把朱集给捞了起来,而方长最终成了他们的领路人,如今这日子过得才叫日子嘛。
  洪隆到都城机场一个来回也就五个小时,朱集回到洪隆还是喜欢穿城而过,这样就可以把洪隆的发展一点一滴地看在眼里,不会像有的人,身在这座城,偶然出现在一个不常去的地方时会咂舌大叫,“草,怎么变这样了?”
  为了不让一切来得太突兀,朱集喜欢这样一层不变。
  出了城,驶上前往乔山镇的大建路,前面急左转,外侧深沟,内侧山壁,路上几块碎石头让靠山而行的车纷纷避开了一些,冷不防的还会把外侧的车吓一大跳,幸亏外侧加装的防撞墩让人颇有些安全感。
  日期:2018-12-24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