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4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不是这事压根就没什么希望了呀?常局长不过是在忽悠我,以此为诱饵,让我继续坚持上诉呢?不行,必须马上回去一趟,过几天魏霞要是出院了,再想找就难了。
  死也好、活也罢,结果并不可怕,怕的是等待结果的漫长过程,如果一直等下去,恐怕自己真要崩溃了。这样一想,心里便打定了主意,明天休班,正好回一趟平原。这次也不用常晓梅当中间人了,直接和魏霞谈一谈,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被骂出来呗,身上也不会掉块肉。
  为了能打动魏霞,他几乎一夜未眠,在脑海中反复设计了多种方案,对魏霞可能提出的问题进行了全面分析,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直到第二天踏上去平原县的大客车,他还在琢磨着一些细节,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他是被售票员捅醒的,睁开眼睛一看,大客车上的旅客早已走得一干二净,司机和售票员站在他身旁,笑着说道:“这觉睡的,喊都喊不醒,昨天晚上打一宿麻将吧。”
  他揉了下眼睛,几秒钟之后才算缓过神儿来。不由得尴尬的笑了下,抓起包便跳下了车。
  县城的一切似乎没什么变化,杂乱中带着一丝亲切。他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县医院,坐电梯上了楼,站在走廊里,忽然有些犹豫了。
  我这么做是否太冒失了呢?魏霞不是普通的女人,脾气大,性子多少也有点古怪,万一常晓梅本来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而自己突然出现,惹恼了这个魏大小姐,岂不是弄巧成拙了吗?挨顿骂倒没什么,可一旦前功尽弃,那可真太冤了呀。
  可已经走到了门口,就这么回去了,是否太窝囊了呢?站在走廊尽头,思前想后足足半个多小时,也没迈出一步,眼看着快到中午了,他最后把心一横。默默的想道,既然回来了,那就无论如何也要见上一面,如果真搞砸了,那也怪不得别人,一切就算是命中注定吧!
  想到这里,快步走向病房,到了门口,屏住呼吸侧耳听了下,病房里没什么动静,隔着玻璃朝里面看了下,只能看见一个医生模样人站在床尾,似乎跟病人在轻声说着什么。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轻轻敲了几下门。
  “谁啊,进来吧。”医生朝门外望了一眼,朝他招了招手。

  他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推开了病房的门,甚至做好了迎面飞来一个茶杯的准备。
  “你找谁?”医生愣愣的问道。
  “我…….”刚说了一个字,他便愣住了。
  提前设计好了无数个开场白,预先准备了若干方案,唯独没有想到的是,病床上躺着的根本就不是魏霞,而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我……”他支吾着道:“前几天住院的那个女的呢?”
  医生模样的人顿时明白过来,笑着说道:“你是来找魏霞的吧,她昨天就出院了呀。”
  他彻底傻眼了,愣愣的站在屋子里,好半天才尴尬的笑了下道:“那不好意思,打扰了啊。”说完,灰溜溜的退了出来。
  魏霞出院了!看来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边走边想,可出院之后会去什么地方呢?回省城,还是继续呆在平原县?亦或是去往别的什么地方疗养?按魏霞曾经的说法,狡兔三窟嘛,她实在有太多地方可去了。
  出了县医院,站在马路边上,闻着小县城特有的灰尘味,他忽然感觉异常沮丧,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
  魏霞昨天才出院,就算伤好得差不多了,但总不至于马上就投入工作吧,回省城和去外地都需要舟车劳顿,可能性应该不大,所以她应该还是呆在县里,既然在县城,棋盘岭的别墅无疑是最理想的去处了。他想了想,对,一定就在那儿。
  随即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讲好了价钱,便奔棋盘岭而去。进了别墅区,没到魏霞家楼前他便下了车,徒步朝里面走去。
  跟往常一样,小区里非常幽静,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偶尔路过几个巡逻的保安,一见是他,还纷纷点头示意,毕竟今年他在这里住了挺长一段日子,每天都去山上的道观溜达,进进出出的,和保安们混得挺熟。

  魏霞的别墅越来越近了。远远的看见楼前停了一台车,但并不是那辆银灰色的宝马,走近了再一瞧,是一台挂着省城牌照的别克商务,抬头看了眼窗户,窗帘都拉开了,显然里面有人居住。
  看来,魏霞确实回来了,他停下脚步,愣愣的站了一会儿,正打算走上前去,忽然看见别墅的楼门开了,不由得一阵紧张,不由自主的躲了起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推着轮椅走了出来,魏霞坐在轮椅上,似乎稍微胖了些,不过气色还算不错,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不时和那男人交谈着什么,偶尔还发出咯咯的笑声。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很轻,只是从表情上判断,谈话的内容应该非常愉快。轮椅一直推到了商务车前,魏霞缓缓站了起来,男人则小心翼翼的护在左右,搀着她上了车,然后轻轻的关好车门,随即驾驶商务车,缓缓驶了出去。

  妈的,这男人是谁?司机还是请的保姆,看着都不像啊!目送着商务车走远了,他还愣愣的站在原地,心中一片茫然。
  他不知在小区里呆了多久,总之感觉天色都渐渐暗了下来,这才缓步朝大门外走去。
  这个男人是谁呢?从两个人的交谈时的亲密程度上判断,关系应该不一般,难道魏霞真的给肚子里的孩子又找了个爹?一想到这里,他顿感万念俱灰,什么心思也没有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就没必要出现了,怪不得常晓梅一直含糊其辞,想来她也早就知道了,只是为了怕自己撂挑子,才故意瞒着的。
  这段感情真的结束了吗?他问自己,也许并不是想象的那样,那个男人只是魏霞的司机或者普通朋友,这也是有可能的啊,然而怎样才能证明呢?在小区里等着,看看两人什么时候回来,是否住在一起?这显然不是个好办法,天气这么冷,零下二十来度,俩人要是后半夜才回来,自己估计早就冻僵了。不然的话,直接给魏霞打个电话问?好像也不成,首先魏霞可能根本就不接自己的电话,就算接了,我又有什么资格问呢?

  思来想去,忽然觉得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对,回省城,一切还是等常晓梅的消息,她不是一直说没问题吗,还发誓赌咒的说,如果魏霞不嫁,她就离婚嫁给我,这话能是闹着玩的嘛……
  不过转念一想,这话其实就是闹着玩的呀,可随即又安慰自己,虽然是句玩笑,但起码说明常局长有这个决心。她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办到的!
  一切还没到最后的时刻,一切还都有希望,他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感觉两条腿还有点力气,否则,好像连迈步的劲儿都没有了。
  出了小区大门,他却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别墅区位于棋盘岭深处,平日里住户又少,别说出租车,就算是私家车半天也看不到一台,而且山里的夜晚来得特别早,现在才下午两点多钟,周围就已经有些发暗了。他在心里大致计算了下,从这里出发走到主路上,起码有十五公里以上,要是凭着两条腿走,至少要三四个小时,如此冰天雪地的,三四个小时呆在户外,搞不好都能出人命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