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8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在他肩上拍了拍,叹道:“过去了就好,行,你先走吧,酒也不喝,明天上班再迟到那可就说不过去了啊。”
  “放心放心,方总,我一定不会迟到的!”
  郭阳这才像潜水潜太久,冲出水面猛地大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般连滚带爬地跑了。
  方长瞅着那失魂落魄的背影,摇头暗想,庄凌应该不会对他抱太大的希望,不然的话,也是头蠢驴。

  方长正想着的时候,奚媛站在街口,眼巴巴地看着方长,她心中有很多问题今晚不整明白了,回去估计也睡不着。
  从烤鱼店到名人酒店有三公里!
  为了照顾奚媛的高跟鞋,方长脱了自己的运动鞋,打着光脚板儿,眼巴巴地看着奚媛。
  奚媛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当即脱了自己的高跟鞋,然后穿上了方长的运动鞋,问道:“你没脚气吧?”

  方长从她手里接过那双高跟鞋,变态地闻了闻鞋里的味道,笑道:“鉴定一下,省得你到时候甩锅给我。”
  噗……
  严肃了这么多天的奚媛终于绷不住地笑出了声,那花枝乱颤的样子,足以勾起男人所有的**。
  奚缓二八,不是十六,是二十八岁,再过两个月,就该二十九了。

  在方长看来,二十九岁的女人正是魅力初显的时候,她们有着轻熟的味道,有着理性的思维,也许还会用手里资源的比例将自己打扮成人前的尤物,可是在奚媛的脸上,方长只看到了超越年纪的成熟与理智。
  这不是她该承受的,却又不得不承受。
  那一年公司危机,奚媛的弟弟还在工地上从底层做起,跟所有暴发户家庭教育的方式一样,他们坚信只有在基层和那帮泥腿子搞好关系,一层一层地做上来,才能更好地继承家业。
  先不说这套教育理念正确与否,反正奚媛她弟弟却把命交待在了工地上。
  杀人犯还躲在大临湖边享受生活,而天河集团的一把手差点死于脑梗,到现在嘴都歪着,喝口汤,那汤水一边顺着嘴角往身上流,嘴里还一边不停地骂着脏话。
  “曰尼玛,我要你个女儿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奚媛心想,你要是真的还能曰,肯定还会再添个弟弟,可是你却老了,曰不动了。现在只能天天被自己这个女儿折磨。

  弟弟的死跟奚媛并没有关系,相反,奚媛更崇尚精英式管理和精英式教育,所以当初她十分想让弟弟去国外继续攻读研究生。
  可是奚媛她爸却说,文凭有一个就行了,老子没有文凭还不是白手起家赚了大钱?
  暴发户!
  奚媛没有争论过,就国为她没有去争,所以让弟弟送了命,这特么可是交了高价罚款的弟弟啊,就这么死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奚媛的工作狂状态大多数属于自虐,只有这样,她才有赎罪感。只有这样,她才能把她弟弟该做的事情都给做了。
  这个女人活得真特么的累。
  到目前为止,奚媛也没有弄明白方长是个怎样的人,严肃的时候气场很足,无耻的时候就像个街边的混混,发火的时候,气场能压得一个人喘不过气来。然而温柔起来,有着不似男人的贴心。

  奚媛很想知道哪一面才是方长真实的样子!想到这里,奚媛赶紧摇了摇头,这又不是相亲,怎么不了解上了呢?
  “为什么是我?”
  方长说道:“能所光伏产品出口到国外,不靠补贴生存的光伏产业公司又有几家呢,质量过硬,创意新潮,最重要的是从来不吹牛比,这些理由够吗?”
  奚媛笑了,今天是她最近几年笑得最多的一天,因为方长不仅逗,还总能让她心情轻松。
  “你不怕别人笑你是个提鞋的吗?”
  方长摇摇头,掏出支烟来,点着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道:“天河集团接班人的鞋也不是谁想提就能提得了的。”
  明知方长是怕她穿着高跟鞋在身高上压他一头,奚媛也不说破,反而很享受地穿着这双大了五六码的运动鞋走得很俏皮,甚至有蹦蹦跳跳的冲动,恍然回到少女时代,无忧无虑。
  “为什么是我?”

  听到奚媛像个失忆症患者一般问出同一个问题,方长认真地说道:“光伏一体化项目在你们集团已经得到了充分验证,完全可以投入使用,我愿意把这个项目交给你们,除了信任之外,也是给我们国家一次机会!”
  “哈哈哈……”
  方长一本正经吹牛比的样子把奚媛给逗得再没有半点总裁的高冷架子,笑得直不起腰的时候才发现方长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这才发现,也许方长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的。
  于是奚媛的脸皮子又红又烫,直勾勾地看着方长问道:“你是想让我们国家在这项目上对国外实现弯道超车?”
  “弯道超车违反道法,这个命题就是伪命题!”方长肃然道:“国外工业起步早,牺牲环保发展经济的结果在他们身上已经有过教训,我们现在就在走他们曾经的老路,这个机会不是要超过谁,而是将走偏的路慢慢给修正过来。这种事情总得有人来做吧!”
  奚媛严肃了,不是因为压力重新加身,而是方长的话题足以令她严肃,她的眼神有些异样,就像想把方长给看透一样,这个男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内在可以让她一次次地放慢脚步?酒店就在不远处,奚媛却恨不得走到明天早上。
  奚媛索性站定下来,认真地看着方长道:“这些话,真不像一个提鞋的人说出来的,方长,我问袁伟你是什么样的人,他说你是个危险份子,我当时还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你这个人像药,一吃就上瘾,还得让人围着你不停地转。”

  “那是过期村药!”
  “流氓!”奚媛骂了一句,笑道:“不过流得恰到好处,我喜欢。走吧,去我房间里坐坐,顺便和你讨论一下光伏一体化的项目,总这么在街上走着,你总得上去把脚洗干净,再穿上鞋离开吧!”
  奚媛替方长找了一个不得不上房间去的理由,所以方长就跟着奚媛进了大厅。
  来往的客人看到方长光脚的样子实在好笑,交头接耳地指指点点。

  就算奚媛知道方长是个并不在意别人看法的人,此时还是忍不住来当他的救星,停下脚步,挽着方长的手臂,一把狗粮撒出去,让大堂这些指指点点的人被狗粮塞了嘴,哽得差点断气。
  奚媛一个人出差的时候,很随意!毕竟是花自己的钱,所以省一点是一点。
  她习惯开标间,一张床用来把箱底的衣服拿出来摊开放,另一张用来睡觉。
  一进房间,奚媛眼急手快地把凶罩和性感小内内给揉在手里藏在衣服的下面。
  看来,她还是会害羞的。
  如果建筑群当中加入太阳能发电产品集成,并且作为主要电能来源,这就足以称作为光伏建筑一体化。

  两年前,天河集团提出将会亲自打造一座光伏一体化的城市,希望南岛能提供这个平台。
  两年后,南岛的布局尚未展开,方长给天河集团提供了这个平台。
  日期:2018-12-23 09: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