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6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好!”
  齐垚又慌里慌张跑出去,暗自嘀咕不就叫人谈话,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却不知方晟是恼火自己太没出息,经不起人家撩逗!
  还别说,鱼小婷某种程度看得比白翎还紧,回鄞峡后便在宿舍里呆着。她并不要求每晚必欢,只把冰凉丝滑的**蜷在他怀里便心满意足,睡得安逸如小孩。
  关于叶韵,鱼小婷的说法是刚刚亲手击毙初恋情人,心理波动很大,情感上急于寻找新的慰藉,警告方晟不要自投罗网。

  “别招惹她,实在想吃野食去找徐璃,三人行都可以。”鱼小婷道。
  “她调到白山省了。”
  “我知道,”她嘴角含笑道,“那样更方便啊,我只有一个要求,每次必须我先来,至于你跟她两次还是三次无所谓,我躺旁边闭目养神。”
  方晟气结:“三人行不是三人并排躺着睡觉,要有互动的!”

  “你准备怎么互动?”
  方晟担心她翻脸,不敢继续探讨下去。
  仿佛心灵感应似的,第二天上午便接到徐璃电话,第一句话就让他惊得站起身。
  “刚接到通知,明天起参加京都党校封闭式学习,学期半年,今天下午报到!”
  心神大乱之下将茶杯打翻,茶水泼洒了一桌,文件、材料什么的都被沾湿,齐垚听到动静进来想帮他收拾,却被挥手打发出去。
  “这这这不合逻辑啊,肯定有人捉弄你,不,捉弄咱俩!”方晟斩钉截铁道。

  徐璃奇道:“捉弄咱俩,不会吧?谁这么无聊,拿男女关系做文章?”
  方晟道:“你想啊,一般来说省部级领导干部到京都党校学习无非两种可能,一是准备调查,这叫调虎离山之计;一是提拔,先到京都党校过渡几个月。你刚刚提拔不久,经济肯定没问题,两种可能都挨不上,所以……必定有人幕后使坏故意把咱俩分开。”
  “想多了吧你,要真想咱俩分开,就不是把我调白山省,而是原山、陇山,都是山字辈的,凭什么陈皎能去我不能去?你说是不是?”
  “唉,封闭式培训很难捱的,我是说……”方晟压低声音道,“就算你熬得住,名器熬得住吗?”
  徐璃啐了他一下,嗔道:“党校不是女校,有很多男领导干部好不好?实在熬不住随便找个呗,两分钟三分钟都行,反正闲也是闲着。”
  “我去探亲,每个月两次总行了吧?”方晟连忙说。
  “不知党校肯不肯出校门呢,等过去探探风声再联系。”徐璃悠悠道。
  傍晚徐璃又打来电话,说报到后随即宣布十大规定,第一条就是每天早上上课前一律上缴手机,直到晚上下晚自习后才发还给学员,这就意味着白天十多个小时都接触不到手机!
  “还……还上晚自习?这哪是党校学习,简直象高考冲刺班!”方晟抱怨道。
  “高考冲刺班不用写思想汇报。”

  “唉,唉!那么中途允许偶尔请假外出么?”
  “原则上每个月一次,每次不超过12个小时,但请假必须经复杂的程序,辅导员的意思是……建议不请假……”
  方晟狐疑道:“莫非辅导员真想男女学员内部消化?”
  “才不是,”徐璃格格笑道,“作风建设是党校学习重点科目,何况省部级干部大都45岁以上,象我这么年轻漂亮的屈指可数哟。”
  “美得你吧!”
  方晟悻悻道,心里郁闷得要命。
  赵尧尧和白翎不必多说;爱妮娅、姜姝在朝明省;樊红雨、安如玉在省城;如今徐璃又封闭学习,身边只剩下鱼小婷,叶韵则被严防死守在外围。

  瞧瞧吧,外界都说自己艳福齐天,群香环伺,好像生活在女儿国似的,若非鱼小婷终于安定下来,连最基本的*生活都得不到解决!
  转眼进入12月中下旬,省委省正府、省直机关各部门没完没了的会议,主要围绕全年工作目标逐项梳理,督查督促、推动后进,象鄞峡这种历年垫底地区更是重点盯防对象。不过今年形势喜人,吴郁明和方晟参会多多少少踏实些。
  利用轮会晚上,方晟与樊红雨来了回“世纪大碰撞”!
  樊红雨大幅度减肥后身材凹凸有致,皮肤更加细腻光滑,胸部却比前面挺拔高耸,方晟开玩笑说容易在双峰间窒息。

  前后近百天没有欢爱,第一轮樊红雨很快便泄了身,目光迷乱地被方晟欺负得气喘吁吁;易地再战,她渐渐缓过劲来,重拾昔日节奏和主动权,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最终双双颤栗中攀至巅峰;第三轮……
  第二天早上两人都迟迟起不了床,捱至开会前半小时才匆匆洗漱后各自奔往会场。从主持人宣布“欢迎某某某作重要讲话”起,方晟就进入打盹模式,睡意朦胧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傍晚散会。
  晚上重燃战火,一个回合后方晟便求饶,说真的不行了,否则肯定会精竭人亡。樊红雨笑得直不起身子,说其实自己也处于强弩之末,那里已有些红肿经不起折腾,只是坚持住让他先开口罢了。
  两人在被窝里搂作一团,嗅着淡淡的**,还有少丨妇丨身体特有的馨香和柔腻,方晟忍不住感叹宋仁槿前世肯定得罪了月老,放着如花似玉的人间尤物不要,偏偏跟臭男人纠缠成一团,实在难以理喻。
  樊红雨怔怔出神,然后说传统家族子弟们心理方面大都有问题,男孩子或自卑或狂妄或有难以启齿的嗜好,女孩子也都存在审美观偏差,以及偏激独特的性格,究其原因与家族内部压抑保守的氛围有关,仕途上每进半步则全家喜气洋洋,遭到挫折则意志消沉、动辄发火发怒,全家都惴惴不安。
  “臻臻上小学了,我想等到初中——可能嫌小点,高中吧,把他送到欧洲留学,不想去美国,那种粗野势利的牛仔文化实在欣赏不来。我想让儿子接受绅士式教育,养成悲天悯人、乐施好济的情怀。”樊红雨诚恳地说。
  方晟想了想,道:“他是宋家长孙,寄托了整个家族的期望,首先宋仁槿那一关就通不过吧?”
  “我是臻臻的妈妈,他去哪儿当然我说了算!”樊红雨展示出少有的强硬,“至于宋仁槿,比谁都清楚自己不是亲生父亲,有什么好说的?”
  “对了,他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臻臻的爸爸?”
  樊红雨挺起胸脯让方晟吸吮,十指插入他浓密的头发,惬意地舒展**,道:“因为我俩关系从开始起就非常隐密,很少有人怀疑;宋仁槿也不是很关心那个,更懒得花心思打听,可能对他来说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认为有人替他解决了大麻烦,挺好的。”
  “他或许是极度严重的同-性恋吧,听说也有双性-恋,象正常男人一样结婚生子居家过日子,私底下保持偷偷摸摸的爱好。”
  “那样更恶心,害人害己!”
  “如果去欧洲,干脆托附给赵尧尧好了,几年后她肯定牢牢扎根于伦敦,随便上什么贵族学校都可以。”
  樊红雨笑笑道:“都靠拢到赵尧尧那边,家里办幼儿园好了,本质上都姓方。不会的!樊家有亲戚在德国,到时拜托一下即可。”
  日期:2019-01-20 07: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