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24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这位老人叫孙佐宗,是孙佐敏本家的族兄,相比起上次庭审,他的证言中所涉及的内容丰富得多,据他在证言中说,孙氏家族行医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号称先祖是药王孙思邈,只是由于年代久远,无法考证了。不过在清代的宫廷档案中,还是可以找到孙家人作为御医的证据,他和孙佐敏的曾祖,就是一位咸丰和道光年间非常有名的御医。他本人也曾学过医术,只不过早已荒废了。孙家有两本世代相传的医书,由于是个大家族,所以一直由长房长孙保管,然后在家族中挑选一些资质不错的弟子,进行统一的传授,他年轻时曾经亲眼见过这两本书,保存的相当完好。

  孙佐敏就是长房长孙一脉,原来还有一个哥哥,但不是庶出,所以这两本书就传到了孙佐敏手里,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孙佐敏曾经在黄岭县生活过一段时间,平时行医,闲时就住在他的家里,由于是本家兄弟,所以孙佐敏并不避讳,曾亲口告诉他,这两本书一直就携带在身边,并称,自己没有子嗣,将来百年之后,要将书传给同父异母哥哥的儿子,就是孙可鑫。
  审判长提问到:“那当时孙佐敏向你展示过那两本医书吗?”
  老人摇了摇头:“没有,他只是说带在身边,我并没有亲眼见过。”
  审判长又问:“你不也是学医的吗,难道没有想过要学习上面的医术吗?”
  老人苦笑道:“我年少时曾经学过医术,只不过家道中落,早已荒废,再加上务农多年,已经对医术没有任何兴趣了。”
  提问结束,审判长转向谢东问道:“被告人,你对原告方提供的证言有什么疑问吗?”
  他本来不想说什么,只是听审判长问,心中暗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师傅在他的心里始终是个谜一样的存在,既然这个老汉知道这么多,索性就再问他几句。于是思索片刻问道:“请问证人,我师傅当年在黄岭县都做了什么呢?在什么地方行医,有什么可以证明呢?”
  老人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慢悠悠的说道:“原来你就是佐敏的徒弟啊,冷眼一看,你身上还真有股子他的机灵劲儿,就是长得寒碜点。”
  老汉显然不知道法庭纪律,随口一说,旁听席上顿时传来一阵笑声,连法官和书记员都憋不住的笑出了声。审判长赶紧敲击法槌,大声对孙佐宗说道:“老人家,不要说与庭审内容无关的话,直接回答被告人提问即可。”

  老汉也知道说错了话,连连朝审判长鞠躬致意,然后才道:“佐敏当时就在十里八乡行医,没有具体的地点,他医术高明,连牲口的病也能治,还能给猪马牛羊针灸,老厉害了!在我们那一带,只要上了点年纪的都认识他,不光这些,俺们村子里,还有六七个孩子是他接生的呢。”
  谢东听得张口结舌,这些事,师傅活着的时候从来没在他面前吐露过一个字,实在是太有趣了。
  “当时,我们后山有个道观,里面住着几个老道,他只要闲着,就去跟道人下棋聊天,一聊就是一宿,在我们当地,差不多人人都知道。”
  有道观……他想,怪不得师傅在黄岭住了那么长时间,想来一定是和修道有关,看来这老人说得基本属实。

  “那道观现在还有吗?”他赶紧问道。
  “早就拆了,后来老道死的死,走的走,房倒屋塌的,现在变成果园子了。”老汉不无遗憾的道:“可惜那几个老道了,都是好人啊……”
  审判长见二人越说越没谱,赶紧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不要讨论与案件无关的事!被告还有什么需要提问吗?”他庄重的问道。见谢东摇了摇头,正打算宣布证人退场,不料那老汉却突然对谢东说道:“你要真是佐敏的徒弟,有机会可以到我们这里看看,有好多人还经常念叨你师傅的恩德……”
  话还没说完,审判长已经示意法警赶紧将这位话痨老头带出去,以免法庭成了他俩唠闲嗑的炕头。法警也强忍着笑,将这位老人家请了出去。
  “小子,有机会你一定要去啊。”临出门的时候,老汉还朝谢东喊了一句。
  法庭上又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与庄严的气氛有点格格不入。

  审判长敲了下法槌,大声宣布道:“下面请第二位证人出庭作证!”
  第二个证人?谢东不禁有些紧张,莫非就是那个所谓的重量级人物?他立刻朝门口望去,却始终不见有人进来。
  旁听席上的众人也开始交头接耳,审判长见状,赶紧又大声说道:“传第二位证人到庭作证。”
  这次话音刚落,法庭的门一开,一个身材高大、样貌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身穿着一件黑色羊绒大衣,手里拎着个公文包,器宇轩昂的走向了证人席。
  秦局!由于同属卫生系统,很多中医研究院的职工都认识秦枫,对研究院很多年轻女性而言,这位潇洒英俊的局长助理,简直就是梦中情人。他的出现,顿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整个旁听席上瞬间便发出嗡嗡的说话声。
  谢东完全傻了,他愣愣的盯着一脸严肃的秦枫,实在想不明白,这位昨天还跟自己把酒言欢,嘘寒问暖的人,怎么就突然成为重量级的证人呢?
  就算我们之间有点矛盾,可我还救过你老婆的命啊,昨天林静不是还亲口说,将来孩子生出来,要认我做干爹,要一辈子好好孝敬我吗?现在可好,孩子还没生出来,亲爹和干爹就对质公堂了,还认个屁啊!
  这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感觉林静和林浩川好像也是和秦枫一伙的,他们所说的和所做的,似乎都是圈套。虽然他也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却始终在他的心头萦绕,挥之不去、欲罢不能!
  “审判长同志,实在对不起,刚刚有个非常重要的电话必须说完,所以没能及时到庭。”秦枫礼貌的说道,笑容显得非常诚恳和自信。
  审判长微微点了点头:“下面请宣读证人证言。”
  秦枫的证言非常严谨,条理清晰,可谓滴水不漏。他首先阐明了与谢东之间的关系,同学加邻居,彼此非常熟悉。然后又说明在平原县卫生局工作期间,曾经与孙佐敏有多次接触,深知其身怀绝技、医术高超。其所经营的大道堂中医诊所,在平原县颇有名气、在广大就医患者中口碑极佳。最后,当然也是最关键的,就是关于那两本医书的证言。
  “这两本医书,孙大夫曾经拿给我看过,绝对是传统医学中的宝藏,后来,孙医生去世之后,两本书就落在了被告人手中,目前由被告人藏匿在某国有银行的贵宾保险箱中。”他加重语气说完了最后这句话,然后转向审判长,微微点头示意道:“审判长,我请求跟被告人说几句,虽然是***,但保证与本案有关。”
  审判长和身边的几个同事低声商量了下,点头表示同意,秦枫这才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谢东,语重心长的说道:“东子,按理说,我是不应该出庭作证的,你是我妻子的救命恩人,我们又是好朋友,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出现在这里,但作为国家干部,在法律面前,我必须摒弃这些杂念,当原告找到我的时候,我犹豫过,但最终理智战胜了感情,我的证言可能对你很不利,但是事实终究是事实,希望你多多理解吧!”

  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掷地有声,可在谢东听来,实在跟放屁没什么区别,秦枫的话音刚落,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脱口而出了一句经典的脏话。
  “理解你妈个逼吧!”他大声骂道。
  别看混迹江湖,但谢东却很少说脏话,偶尔冒出两句,无非就是滚犊子之类的俚语,像今天这般直接问候生*器的,生平真是第一次。
  此言一出,法庭顿时大乱。审判长连敲了几下法槌,才让大家肃静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