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2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我不太懂,但想必是有办法的,否则,法院岂不成了摆设?主审法官说原告方这次提供的证据挺充分的,当然,具体情况只有等庭审时才能知道,但是我想,如果这两本书真存在的话,你上次的那种说法,估计很难应付过去。”
  他一时无语,心绪纷乱的很,只好将目光转向窗外,看着路面上的车流和行人出神。丁苗苗见状,也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以我的经验判断,这场官司胜诉几率不大,还是提早做好准备吧,比如说那两本书,是不是可以复制下来,还有,前天我让你去找常晓梅,你找了吗?她或许能有点什么办法吧。”
  不料,话说完了,谢东却没有任何反应,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她不禁有些纳闷,不由得顺着谢东的目光望去。
  马路对面的小区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边上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身材高大,样貌俊朗,穿着一件黑色羊绒大衣,非常有型。另外一个稍显年轻些,文质彬彬的,一看就是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两个人的脸上都红彤彤的,显然是刚喝过酒,在寒风中很亲密的谈着什么,不时露出开心的笑容。穿大衣的男人热情的握着年轻人的手,还轻轻在他的肩头上拍了几下,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又说了几句,二人挥手告别,大衣男上了车,汽车调了个头,就在他们眼前驶过,而那个年轻人则原地没动,一直目送着轿车驶离,这才缓步朝小区里走去。

  丁苗苗瞧了眼谢东,只见他的脸色异常凝重,双眉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丁苗苗问了一句,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低着头想了片刻,抬起头问道:“刚刚那个挺帅气的男人,好像是卫生局秦主任吧?”
  谢东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点了下头。
  那个男人就是被派往黄岭县挂职锻炼的秦枫,本来这个时候出现在省城,就够让谢东感到惊讶的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和秦枫在一起亲密交谈的年轻人,居然是青林!
  青林怎么会跟秦枫在一起呢?两个人又谈了些什么呢?他感觉浑身冰冷,心中一片茫然。越发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觉得天地之间,到处都是机关和陷阱,身处其中,几乎寸步难行,更不知道该去往何方……
  “和秦主任在一起的那个年轻人,你认识吗?”丁苗苗接着问道。

  他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认识,曾经是我的同事。”
  见谢东也不想多说什么,丁苗苗看了看时间,起身穿好羽绒服,略带着一点怨气的说道:“为了你这点事,我大半天什么都干,你可好,就赏了一碗面条吃,我这身价是不是太低了。”
  谢东心里虽然乱,可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抱歉的道:“真是麻烦你了,等忙过这几天,我一定好好请你吃顿饭,算是赔罪。”
  丁苗苗也不说什么,起身朝店外走去,直到上了车,才回头对他道:“其实,吃什么我并不在乎,只是希望你下次守时就好,知道吗,今天为了等你,我把下午的会都推了。”
  他赶紧连连点头,保证下次绝对不会迟到,丁苗苗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又说了几句不要着急之类的闲话,就驾车离去了。

  送走了丁苗苗,他在路边站了许久,一直想着刚刚的一幕,越想越感觉不可思议,直到感觉两只耳朵都被冻得发木了,这才朝小区里走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青林正躺在沙发上电视,见他进来了,似乎有点吃惊,赶紧站了起来。
  “您这么快就回来了?”青林关切的问道。
  昨天晚上俩人在网上聊过几句,他只是告诉青林有个朋友开车肇事了,自己赶回平原县看看。
  “没什么大事。”他淡淡的道:“只是受了点轻伤,应该没什么问题。”
  青林起身给他倒了杯水,端到面前,像是无意似的问了一句:“是您的什么朋友啊?”
  “普通朋友,说了你也不认识。”他简单的回了一句,然后抬头看了看青林,笑着问道:“你怎么回来这么早,下午不用上班了吗?”
  青林似乎迟疑了下,并没有看他的眼睛,而是低着头道:“上午来了几个大学同学,中午陪他们吃了点饭,索性就请假了。”

  他故意往青林脸上多看了几眼,然后笑着道:“怪不得小脸红扑扑的,看来中午没少喝呀,是不是有红颜知己啊,平时很少见你喝酒的。”
  青林微微笑了下,神色如常的道:“我这样的单身狗,哪里有什么红颜知己,全是一帮傻爷们而已,毕业好几年没见面了,大家挺高兴的,就多喝了几杯。”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下,然后才接着说道:“在酒桌上,他们还都跟我打听您呢,说是也想拜师学医,求我帮忙给您带话呢。”
  青林是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同学当然也都是干中医这一行的,这个说法倒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换在平时,他没准还会有点小激动,可现在却感觉一股透骨的寒意从脚下一直升到了头顶。
  “是吗?看来我这知名度还挺高的呀。”他淡淡的笑着说道。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烟来,刚抽出一只叼在嘴上,青林已经殷勤的帮他点燃了。
  “师傅,你可得多教给我点本事,不然的话,我怎么当这个顶门大师兄呀。”他道。

  那一夜,谢东没怎么睡好,眼前总是浮现出秦枫和青林交谈的画面,搞得他心烦意乱。他甚至想当面问问青林,为什么要撒谎?可是犹豫再三,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算了,问了又能怎么样呢?如果是正常交往,青林根本就无须隐瞒,既然隐瞒了,就说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内容。所谓解释,无非是用另外一个谎言来掩盖这个谎言而已。
  青林和秦枫同属卫生系统,可以有各种各样理由接触,随便找一个借口就可以让自己哑口无言。而且一旦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师徒之间无疑便会产生芥蒂,还怎么在这里住下去呢?已经在青林家住了这么久了,官司马上也要开庭了,何必为了这点说不清楚的事闹翻呢?
  这样一想,心里稍微平静了些,可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和魏霞的闹心事又出现在脑海中,这可比青林的事要麻烦得多,无论怎么琢磨,始终想不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莫非真寄希望于魏霞忽然想开了?如果她的倔脾气上来了,十年八年都想不开,那孩子可咋办?
  自己可以没有孩子,但是,孩子不能没有爹啊,再说,以魏霞的条件,再给孩子找个爹好像也并不是啥难事......天啊,他简直不敢往下想了,那自己这辈子岂不是太悲催了!
  不行,官司一结束就立刻回平原,这两天就先把手头的证据都整理出来,照片啊、视频啊,有多少就算多少,总之就算下跪磕头,也得求魏霞原谅自己,

  就这样,反过来掉过去的,也不知道想了多久,最后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青林已经上班了,洗漱完毕之后,先将那几张照片找了出来,可是瞧了瞧,照片还是不那么清晰,猛然记起青林在电脑上用软件放大之后的照片更能说明问题,于是便走到书房,打开了青林的电脑。
  他对电脑并不精通,翻来翻去的,也没找到那几张照片存在啥地方,有心给青林打个电话问下,又觉得私自摆弄人家的电脑有点不妥,于是便打算先关机,等青林下班回来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