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1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遇到红灯也不能飞过去,一开始他还有些着急,可二十分钟之后,便基本放弃了,在心里做好了丁苗苗早已离开的准备。事有凑巧,今天的交通状况还出奇的差,一路上几乎每个信号灯都要等上一阵才能通过,等出租车像个马拉松选手似的,喘着粗气到达终点的时候,已经快过去一个小时了。
  他本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可猛一抬头,却见小区大门边上停着一台高大的SUV,远远望去,好像是丁苗苗的车。
  不会吧,能等我这么长时间?肯定是台同款的车吧。
  他下了出租车,又朝那辆车的方向看了看,由于不记得车牌,其实,还是应该走过去看下的,只是他觉得没啥必要了,大冷天的还是赶紧回家的好。
  刚往门口迈了一步,那辆SUV的车门忽然开了,丁苗苗气呼呼的跳下车,狠狠的瞪着他,伸手指了下手表,大声说道:“你看看时间,现在都几点了!太过分了吧!”
  他彻底傻了,真是丁苗苗,她居然在这里等了自己一个多钟头,怎么可能,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我已经尽力往回赶了,可是堵车啊,我也没办法。”他紧走了几步,满脸赔笑的解释道,心里却还是搞不明白,是什么样的情况,能让丁苗苗等这么长时间。
  丁苗苗显然气的够呛,可是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遇到堵车,除非你开一辆直升飞机,否则什么样的人也没办法。或许是开着暖风在车里坐得时间久了,她的脸红彤彤的,如今被凛冽的北风一吹,不由自主的打了两个寒战,赶紧将身上的黑色羽绒服裹了下,狠狠白了谢东一眼,无奈的吼道:“赶紧上车!”说完,自己拉开车门,先钻进了车厢。

  他也不敢怠慢,走到另一侧,便去拉门把手,可是连着拽了几下,车门纹丝没动,便知道里面锁着呢,只好陪着笑脸朝里面做了个开锁的手势,由于车窗玻璃上贴着膜,模模糊糊的也看不清楚丁苗苗的动作,所以,只好等了片刻又拽了下,结果车门还是锁着的。
  他心里不禁有些生气,这算啥事,我又不是故意的,一分钟也没敢耽误的往回赶,可你既然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又何必耍小姐脾气呢?不就是帮我打听点事吗,求我帮忙的时候,我可从来没有端架子啊。想到这里,顿时也有点火了,正打算转身离开,车窗玻璃忽然降了下来,只见丁苗苗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的道:“上来吧!”
  他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丁苗苗,然后嘴角掠过一丝冷笑,轻轻的吹了声口哨,然后转身......其实,这些都是他心里想的场景,实际上,他赶紧拉开了车门,坐在温暖的车厢里,小心翼翼的朝丁苗苗微笑了下。
  “怎么样?等着的滋味好受吗?”丁苗苗还有点不依不饶。
  “不好受,不好受。”他陪着笑道。
  “你这才不到一分钟,我可等了一个多小时。你说,这事咋办吧?”丁苗苗仍旧面沉似水的道。
  能咋办?凉拌?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还没完没了啊。

  “我中午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一直等到现在。”丁苗苗说道这里,忽然停了下来,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说点什么。
  “实在是太谢谢你了,为了我这点破事,真是麻烦你了。”他赶紧说道,其实,这句话确实是由衷的,在这件事上,丁苗苗的确挺够意思的。
  “完了?”丁苗苗瞪着两只眼睛,满脸疑惑的问道。
  那还要干什么?他想,难道还得跪在地上给你磕个头不成?这个娘们也太难缠了吧?
  丁苗苗的目光很复杂,说不出是激动还是愤怒,或者还有其他内容,总之谢东一时也搞不清楚,正发愣之际,忽然听她大声吼道:“跟我装傻是不是?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肚子都快饿瘪了。”

  谢东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得暗骂自己糊涂,于是赶紧问想吃点什么,丁苗苗则气呼呼的甩出一句:随便!
  凡事就怕这句随便,谢东还真为难了。上次大张旗鼓请吃了顿西餐,现在档次也不能太低呀?可是他对餐饮方面了解得也不多,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地方来,于是把牙一咬,陪着笑道:“咱俩还去吃西餐吧。”
  不料丁苗苗斜了他一眼道:“这都啥时候了,开车过去,再吃完,天都快黑了,我这一天岂不是全搭在你身上了?”
  这句话虽然有点夸张,可跑那么远吃饭确实挺麻烦的,而且价钱也贵到肉疼,本来也只是客气一下,正好借坡下驴,于是装作很遗憾的样子挠了挠头,四外看了看,正好马路对面有一家兰州抻面,便试探着问道:“要不,去那里吃碗面条吧。”

  “我从来不去这种地方吃饭。”丁苗苗冷冷的道:“再说,从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一下子就变成街边的小吃部,你的思维方式也太跳跃了吧。”
  谢东有点懵了,高也不行,低也不行,到底去哪儿啊?这女人确实够麻烦的,要不是看在一直帮忙的份上,真懒得搭理她。于是只好笑着道:“要不,你挑个地方吧。”
  丁苗苗瞪了他一眼,四下看了看,附近的确没什么看上眼的饭店,也就属这家兰州抻面还干净点,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算了,就这里吧。”说完,也不理睬他,自己开门下了车,径直朝马路对面走去。
  丁苗苗身高腿长,走起路来风风火火,谢东得一路小跑才能跟上,进了抻面店,她直接找了个座位,先是拿出纸巾,将桌子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这才脱下羽绒服,认真叠好放在椅子上,然后款款坐下,默不作声的摆弄起手机来。谢东则不敢怠慢,忙前忙后的点餐付款,待服务员把煮好的面条和几碟小菜端上来,又殷勤的将筷子递了过去,丁苗苗这才算抬起了头。
  说是吃饭,面条一共吃了两口,小菜几乎没动,丁苗苗便放下了筷子。这就吃完了?谢东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怎么看都是像没吃啊……
  此时已经过了饭点儿,抻面店里空荡荡没几个人,倒是挺清净的,丁苗苗将碗筷推到一边儿,低声音说道:“上午我去路南法院了,见了你的主审法官,他说,原告方面提交了很多新证据,对你挺不利的。”

  “能具体说说吗?”见好不容易谈到了正题,谢东赶紧问道。
  丁苗苗谨慎的往四外看了看,确认没有人注意他们的谈话,这才小声说道:“原告方在黄岭县找到了一个证人,据说是你师傅的族弟,已经七十多岁了,二审的时候可能要出庭作证,而且还有一个重量级的证人也要到庭,我还特意打听了一下,但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说,这个人的身份比较特殊,具体情况只有法院院长一个人掌握。”
  我师傅的族弟?重量级证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些人都是从啥地方冒出来的,跟了师傅十五年,一直以为他是个孤家寡人,想不到人一死,呼啦一下冒出这么多亲戚朋友,居然还有个重量级的,这从何谈起呀?
  由于林静已经提前说了个大概,他也算有了些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表现出非常吃惊的样子,只是低着头,默默的琢磨着丁苗苗的这些话。
  见他沉默不语,丁苗苗思忖片刻,郑重其事的问道:“这两本书到底有没有?你能跟我说实话吗?”
  谢东犹豫了下,感觉没有必要跟她撒谎,于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师傅确实留下了两本医书,不过除了我之外,任何人也没见过。”他道:“所以,我上次就否定了,不知道法院如何认定这种情况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