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6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于谁?”
  “不关你的事,在我眼里它就是钱而已!”诸云林低低咆哮道。
  “赏金猎人是不是你……你花钱请来转移视线的?”
  “很聪明,你还象多年前那样冰雪聪明,聪明得让人发抖!”诸云林狞声道,“本想利用方晟尊贵的身份调开所有资源,好让我舒舒服服地把东西拿到手,可惜啊可惜,这里总是阴魂不散,走一拨,再来一拨,再走一拨,再来一拨,我已没耐心等下去想大开杀戒了,偏偏撞到枪口的又是你!”

  叶韵知今夜凶多吉少,心一横,闭上眼睛道:“事情因我而起,死也不算冤枉,何况死在初恋情人手里,老天爷待我不薄!只想临死前问清楚,你到底归属哪个组织,那份换大钱的情报涉及到谁,让我死个明白。”
  “同为间谍,你该知道职业道德,有些事宁可烂在肚里也绝不能说出口。至于你提到初恋,的确很美好的感情,陪我渡过最难忘的岁月,所以……”诸云林枪口微提,停顿片刻道,“给你个机会,帮我爬到塔顶顶尖下方凹槽里把盒子取下来,然后……咱俩各奔东西。”
  “就这么简单?”叶韵难以置信问。
  “生活有时很简单,被搞得复杂而已。”
  诸云林说罢缓缓松手,枪口却始终不离她脑门,冲铁塔方向呶呶嘴。叶韵拿不准他的意思,脚底下有些犹豫。
  “放心,我不会背后开枪,想杀你刚才就下手了。”诸云林道。

  说得也是,唯有先取盒子再作打算!
  叶韵咬咬牙转身上塔。
  刚走两步,只听见“砰”一声脆响,当下两眼一黑,暗想完蛋了!
  然而身体却毫无感觉,相反听到后面“卟嗵”,扭头看却见诸云林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
  仅半秒钟叶韵就猜到原委,轻呼道:“小婷姐……”
  鱼小婷从黑暗中缓缓现身,吹了吹枪口青烟,目光凛然看着奄奄一息的诸云林,手指勾住枪扣送到叶韵面前。
  叶韵看着手枪却没有接,低声道:“刚刚他饶了我一命……”

  “是吗?”鱼小婷冷笑,“那你上去试试?”
  听出语气不对,叶韵疑惑道:“上面有陷阱?”
  “盒子接在高压线上,一旦触摸全身将烧成焦炭,但盒子本身却安然无恙!”鱼小婷道,“很多间谍喜欢在藏匿情报的地方耍这种诡计,也带有‘最后一杀’的意味。”
  这时伏在地上呻吟的诸云林猛地翻身拔枪,“砰”,鱼小婷眼疾手快一枪打在他右手背,子丨弹丨贯穿手掌,他发出更凄厉的惨叫!
  叶韵抢过手枪顶他后脑勺,咬牙问道:“盒子是不是连着高压线?”
  诸云林吐了口鲜血,惨笑道:“很想看到你这个贱人死在我面前,可惜……”
  “砰!”
  叶韵重重扣下扳机,然后似神游到九霄云外,呆呆看着手枪久久不动弹。
  鱼小婷轻巧地从她手里收回手枪,道:“咱俩的事已了,赶紧离开这儿吧。”
  这才回过神来,叶韵道:“那么他……还有塔上的情报咋办?”
  “自有人过来收拾残局。唉,这家伙果真是老牌间谍,刚才那种情况下,你说得那么可怜兮兮,他居然都不肯吐露实情。”
  “小婷姐,不如设法把盒子取到手,那才是大功一桩呢。”
  鱼小婷笑笑:“你想知道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对不对?”
  “一点点好奇……”

  “或许只是个噱头,里面啥都没有;或许关系到天大的秘密,”鱼小婷肃言道,“可有一宗,只要盒子经咱俩之手,没准会有被灭口的可能;想活得长久些,最好离它越远越好,这是我执行那么多次任务的经验之谈。”
  叶韵幽幽道:“没想到小婷姐也有怕的时候……”
  “人都得有敬畏之心。”
  鱼小婷说着打了个电话,然后捡起子丨弹丨壳、抹掉地面足迹等等善后工作,这期间叶韵跪在诸云林尸体边默默流了几滴泪,伤感一番。
  远处警笛呼啸,鱼小婷发动摩托车带着叶韵飞快地撤离。
  第一批抵达现场的自然是严华杰,验明正身后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鱼小婷果然有通天之能,竟能将经验丰富的诸云林狙杀于枪下;喜的是诸云林是情报部门密令缉捕的一级要犯,按谁先到场归谁的潜规则,这回又是头功!
  之后按鱼小婷所教的办法,通知电力部门切断铁塔电源,派两名特警爬到塔顶小心翼翼取下拳头大小的铝盒。严华杰沉浸官场多年自然识得分寸,碰都没碰,吩咐特警直接封存。
  再然后省厅十处的人马才赶到现场,按严华杰指示进行尸检等一系列规定动作,同时接受特警移交的封存袋。十处长期处理绝密事务更为谨慎,在封存袋外面又套了层牛皮袋,干脆利落地盖上戳记,表明自己也没打开过。

  最可悲的是诸云林父母亲,儿子死在几百米外都无缘相见,尸体做了防腐处理后空运到陇山新红农场,监狱局会同医院、劳改农场负责人三方确认死者为诸云林,随后那起哄动全省的劳改重刑犯戴罪潜逃案就算告一段落。
  人死了,所有秘密都随风远逝,没有责任人,无须深究,一切盖棺定案。
  鱼小婷偕叶韵悄悄回到鄞峡第二天,方晟打电话给樊伟,直言不讳说诸云林死于叶韵枪下,足见两人不是一伙,关于对她的抓捕是不是也该收手?
  樊伟叹息说有鱼小婷在旁边虎视眈眈,叶韵不开枪也得开,不然陪诸云林一起死!这样吧,我不派人主动抓捕,但如果她运气不好落到警方手里那就没办法了。
  你就代表警方,你睁只眼闭只眼谁多管闲事?方晟无赖地说。
  咱俩没……没那个共同语言!

  樊伟唉声叹气把电话挂了。
  再度来到市长办公室,还象以前那样大大咧咧坐到方晟对面,大大咧咧跷起二郎腿,然而彼此都清楚,随着那夜山崖下突破男女防线,两人关系已发生实质性改变。
  “该解决的麻烦都解决掉了,接下来好好修整一下,呆在鄞峡安心打理生意,”方晟温和地说,“正好牧雨秋、芮芸都不在,生意方面需要有人担当着。”
  叶韵俏皮地问:“单单帮你打理生意,不做点别的?”

  方晟老脸一红,低声道:“你还年轻……不想耽误你的青春……我是坏人,离我远点。”
  “我偏喜欢接近坏人嘛。”
  他愣了愣神,道:“小婷她……经常到我宿舍……”
  “只要想,总有机会的,”叶韵眨眨眼,“比如那天在山崖下被耿哥追得那么紧,咱俩不也……”
  “好啦好啦,”方晟连忙摆手道,“我还要约谈两位市直机关领导,先谈到这儿,保持联系!”
  看着叶韵窈窕婀娜的背影,想起那夜她娇美柔媚的低吟,还有令他欲念高涨至疯狂的小动作和细微变化,即便坐在办公室,也禁不住一柱擎天!

  “嘭!”他愤怒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齐垚慌里慌张跑进来,问道:“方市长,有事吗?”
  “把郑局叫进来谈话!”方晟沉着脸喝道。
  日期:2019-01-19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