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1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没等魏霞开始数,他立刻便退了出去。他知道,魏霞绝对不是开玩笑,没准刚数了个一,手里的玻璃杯就飞过来了,他可不想当着没见面的孩子,被砸个头破血流的,那实在太没面子了。
  退到门外,他还听见常晓梅气呼呼的问道:“你冷静点行吗?打算让孩子生出来就没有爸爸吗?”
  “废话,你怎么知道没有爸爸,孩子是隔壁老王的,再说,给孩子找个爹还不容易吗,只要我愿意,有多少男人站着排求着给孩子当爹呢!”
  医院的病房,本来是肃静的场所,魏霞这么一喊不要紧,整个走廊瞬间就站满了人,大家都好奇的朝这边张望着,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门口的谢东身上,搞得他连头都不敢抬了。
  进去是肯定不敢了,可掉头就走,还有点不甘心,正进退两难之际,只见常晓梅气呼呼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嘟囔道:“简直就是个神经病!”抬头看见谢东还呆呆的站在门口,说了句跟我走,便头也不回的朝楼梯口走去。他赶紧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像个小跟班。

  顺着楼梯下了到一楼,常晓梅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这才回头对他说道:“算了,这事也怪我,可能是太着急了,跟她认识了这么多年,还以为怀孕了,酸臭脾气能有所收敛,没想到还变本加厉了。”
  听常晓梅这样说,他苦笑着道:“瞧你说的,这事咋能怪你呢,要怪也是怪我自己,笨嘴拙舌的,话也说不到点子上。”
  常晓梅叹了口气,无奈的道:“你们俩啊,真是一对冤家!”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低着头,长长叹了一口气。
  “到底因为啥事?”常晓梅皱着眉头问道:“这么长时间了,魏霞一句也没告诉我,还不许我问你,今天正好有时间,你就从头到尾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心里话,只要提起这件事,他便感觉全是眼泪,甚至连想都不愿想。可常晓梅问又不能不说,只好耐着性子,将与兰馨那点事从头到尾详细讲了一遍,说完之后,略微迟疑了下,索性将最近这段日子发生的事也说了,前前后后谈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将这点事交代清楚了。
  常晓梅一开始只是面带微笑的听,后来听说秃老六、丁四和张力维纷纷出场,他和两个徒弟又是挨打又是去医院的,不禁眉头紧锁,当最后得知他跟于南华一起,设计打掉高长林这个巨骗,还协助警方,把秃老六一锅端,简直是目瞪口呆,满脸都是惊讶的表情。
  “我的天啊,这段时间,你过得太精彩了。”她笑着说道:“简直可以拍一部连续剧了。”
  他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实际上,这段日子虽然没少担惊受怕,但确实挺刺激的,平时倒没什么感觉,如今这一说,还真有点波澜壮阔的意思。
  “精彩不敢说,就是吃亏长见识了。”他低着头说了一句。

  “每个人都是在吃亏中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对人生来说,失败的经验往往比成功的经验更有价值,因为成功是不可复制的,而失败的原因则大同小异,所以说,你这段日子吃的亏,是你一生最宝贵的财富。”
  领导就不一样,说出话来总是一套一套,而且听着都那么顺溜,他正默默品着这句话的意义,却听常晓梅又道:“怪不的魏霞闹得这么欢,这不是吃醋了吗!”
  他无奈的点了点头。
  “可这醋吃得没道理啊,而且吃过醋之后,干的还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等于是正中了对手的诡计呀。”常晓梅冷笑着道:“张力维耍了这么多手段,先是让局里的老刘实名举报我,然后又安排这个兰馨色诱你,为的就是让我和魏霞都远离你,他好找机会下手,可魏霞这个吃货居然就还真就中计了,让人家牵着鼻子走,真不知道她到底是精还是傻了。”
  这句话令他恍然大悟,是啊,这就是张力维想要的结果呀。按此推论,越是他想要的结果,我们就更应当尽量避免啊,那魏霞跟我……

  然而,脑海中忽然出现了魏霞举着玻璃杯的画面,不由得长叹一声,说这些都没用,魏霞才不会管什么中计不中计呢,她可没有常晓梅这样的理性思维,对她而言,这些都不重要,只有和兰馨那点事,才是最令她恼火的。
  可是,我和兰馨没事呀,之前以为自己喝多了,结果酒后乱性,可现在看来,根本就没乱啊,被下了迷药,人事不省的,啥都没做呀!
  那天晚上兰馨确实跟人发生了关系,只不过是那个秃老六呀,这一切都是有据可查的,照片,还有青林保留的视频,虽然都不能算是绝对证据,但起码可以说明这是一起有预谋的陷害嘛!
  不行,绝对不行,我必须把这件事说清楚,至于直接证据吗,可以找省厅的陈龙帮忙,他目前正在审秃老六的案子,只要略微施加点压力,让秃老六说实话应该不是啥难事。
  想到这里,他连忙将与陈龙的关系也告诉常晓梅,常晓梅听罢,笑呵呵的说道:“这实在太好了,魏大小姐这个人,永远是分不清**和精神哪个更重要一些,如果这位陈队长能帮忙的话,精神和**就都能说清楚了。”
  他一听也来了精神,又连忙打听魏霞的伤势和怀孕的情况,常晓梅简单介绍了一番,他一听没什么大碍,心里安稳了好多。
  “这样吧,大冷天的,你就别来回折腾了,先回家住一宿,明天早上我跟你一起回省城,抓紧时间准备好庭审的事,至于魏霞这方面。”说到这里,常晓梅微微笑了下:“你就放心吧,以我对她的了解,只要你把证据拿出来,再让她耍几天脾气,很快就一片乌云就散了。”
  有了常晓梅的这句话,他的心里顿时敞亮了好多,又说了几句话,便起身告辞了。在医院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可到了自家楼下,却又临时改了主意。

  母亲难免又追问魏霞的事,实在无言以对。于是隔着玻璃往楼上望了望,狠了狠心,让司机继续开车了。在街上转了一圈,最后随便找了家小旅店住下了。
  晚上很无聊,和青林在网上聊了一阵,便昏昏睡去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常晓梅就把电话打了过来,一听说他没住在家里,不由得有些诧异。
  他只好又解释了一遍,听得常晓梅也有些酸楚,免不了又将魏霞埋怨了一通。但暂时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寄希望于以后了。
  两个人上了车,一路上倒也轻松,常晓梅的兴致不错,和他东拉西扯的,说了好多,快下高速的时候,他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可不可以给陈龙打个电话,问一问情况呢?咱们也不是打听案件的审理工作,就问自己关心的事,这也不犯啥忌讳吧。
  把这个想法一说,常晓梅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完全是私人关系,只要不涉及机密问题,并不算给陈龙出难题。
  日期:2018-12-20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