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7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谁让方长的人格魅力让她心甘情愿地做一个不妒不恨的长腿大美人。
  “方长,铂况成定局了,赌局我输了,提前安排?”
  听到冉朝阳妥协的话,方长嘿嘿笑道:“安排安排,把这儿的事情处理完,差不多也就秋天了,去南岛晒太阳吧!”
  南岛?冉朝阳心中狂抽了一下,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是南岛?”
  “空气好,紫外线充足,适合养老!”方长淡淡地说道:“我把那边都打点好了,你过去正好过冬!”
  “哼!”冉朝阳一咬牙,指着方长大叫道:“你把老子当老候鸟儿,小兔嵬子!”
  果然还是喜欢不起来方长!气呼呼的冉朝阳弯腰坐进了车的后排。

  这下子连冉露都生气了,一把拉着方长的衣领,斥问道:“有话不会好好说,非得把他弄生气吗?”
  “保持点安全距离才好,省得他又想拿我当上门女婿。”
  一听这话,冉露抱着方长就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方长疼得一皱眉时,冉露这才松开了嘴。
  “滚滚滚,快滚去睡你楼上那个风*销售经理,混蛋!”
  冉露低骂了一声,抹了一把嘴,愤愤地上了车,绝尘而去。
  方长一脸苦笑,开个适当的玩笑,让大家的头脑都清醒一点。风*怎么了?风*也不是她自愿的,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车内的冉朝阳心中满是疑惑,终于拉下面子问道:“方长这小子让我去南岛是认真的?”
  “爸,方长这个人不会开玩笑!”冉露的心酸一闪而过,然后认真地说道:“几个月前,一笔十个亿的资金就已经去了南岛,我没问他,他也没说,原本在都城的赵海也被他调到了南岛,所以吧,那边应该有项目已经开始启动了,所以他让你过去是有一定原因的。”
  冉朝阳点了点头道:“张狂是挺张狂,不过布局规划让人不得不服,又深沉又老辣,这么个怪胎,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想不透,冉朝阳也再去多想,铂锐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去南岛就去南岛,不管是散心,还是再就业,似乎都挺值得人期待的。

  其实冉露没有告诉冉朝阳,他的主意实在是太大了,留在洪隆少不了要跟吕文君的管理理念产生冲突,方长这么做,只不过是不想她爸影响了巨石决策层的思路而已。
  就算方长不明说,跟了他这么长时间的冉露,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呢?
  想到这儿,冉露也只得在心里默默地对她爸说一声“对不起!”
  晏然把自己洗白白了,试了几套性感的内内好像都差点意思,索性心中一横,把罩儿给扔了,蕾丝刺绣的吊带深V睡裙半露半显,正正好,将那**性感的气持发挥到了极致。
  掀起裙摆来,晏然照了照镜子,指尖轻轻一撩那腰腹上的一丝赘肉,晃弹了三五下,看得晏然一阵脸黑。妈吖,最近吃吃喝喝一点节制都没有,怎么一下子肥成这样了啊?要是一会儿被他拔光了,他会不会嫌弃?
  不过晏然一想到方长刚才那僵硬的样子,顿时又有了自信,左右照照镜子,那两条带子的小裤边往上提了一条带子到腰间,即神秘又骚气,有了赘肉,装备来凑!把灯光调暗一些,只凭手感,保证让他停不下来。
  于是晏然赶紧把灯光给调暗了,往那太妃椅上一趟,琢磨起方长这个人来。
  这么霸气的男人,自己还真是没有碰到过,吉祥在星宇的地位有多高,别人不知道,她晏然可是清楚得很,居然让方长怼着玩,这个小狼狗还真是不一般啊。
  一想到昨晚那差点成事时的场景,晏然顿时一痒,两腿的摩挲解不了渴,小心异异地避开那有些过长的指牙暂时抚慰着那空洞寂寞的豆儿种,本意是让它安分一点,没想到却越发的躁动起来。
  就算他今晚不来,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就这样给解决了呢?
  咚咚咚!
  正在兴头上时,三声沉闷的敲门声惊得晏然把水都给洒了出来,禁不住一个冷颤之后,猛地从太妃椅上撑起身来,两脚颤微微地夹得紧紧地朝门口小跑而去,生怕自己动作太慢,又像昨天晚上一样的错过。
  一下子拉开门,方长在门口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发了情的晏然给一下子拉进房间里。
  今晚她可是在洗澡之前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了,再也不会出现绞痛的情况。
  “晏经理……”
  “闭嘴……好好……享受……”
  吞吞吐吐的晏然似乎很怕,怕自己太激动让方长来得太快,对一个男人,风*虽然是法宝,但是只有真刀真枪上了阵,才能体现一个女人的功夫。
  就如同她现在,似有似无的接触,火热带来的极致体验,却又不能让他连续处于刺激之中,生怕他一不小心没憋住临门就吐了。
  方长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这么小心翼翼地试探确实没有什么意思,抄腰将那一百手出头的晏然一下子扔沙发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时,背后就已经被贴了个结结实实。
  开车很快乐,开摩托车更快乐,只不过就得看驾驶员的实力了。
  老司机,你慢一点……不过这么快感觉似乎更加的过瘾,晏然害怕,害怕这一切都太快……

  最后证明晏然的担心似乎都是多余的。
  午夜,晏然拖着那快要闪架的身子从被窝里钻出来,一下地,双腿后遗症似的狂抖让她满足地不禁嘴角上翘,狗曰的,这是吃了药吧,太吓人了。
  晏然心中一颤时,手里的电话再次震动了起来。
  这个陌生的号码已经来了四次,每次打过来的时候,她都还在死去活来的挣扎当中,完全不敢接这个电话。
  此时,晏然平复了一下心情,尽可能镇定道:“喂,你好,我是晏然!”

  “刚才在办事吧?年轻人就是好,总是能在这种事情上折腾半宿!”男人笑了笑,突然说道:“对了,我是吉祥!”
  “吉主任,你好!”虽然猜到是他,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晏然还是激动得声音发抖。
  吉祥这个时候正在医院呢,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打这个电话,可是一直不有等到合适的机会,虽然前面三个电话都没人接,他始终没有放弃。
  酒后办事的最佳时间点是十到十二点,调调性,说说骚话,打消两人间的陌生感,有助于在床上将一切的精力与技术完全发挥了来。

  算算时间,吉祥觉得这第四个电话应该有人接了,果然,晏然接起了电话。
  听到晏然那受惊小鹿般的声音时,吉祥笑道,尽可能温柔低沉地说道:“不用害怕,放轻松一些。”
  晏然应了一声,平静了一些,道:“不知道吉主任找我有什么吩咐?”
  日期:2018-12-20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