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7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烫的?”
  王原青眉头一皱,一口气冲顶而发,猛地一拍桌子,吼道:“你特么谁啊?”
  哗!
  一杯滚烫的开水顺势泼在他脸上,烫得王原青捂脸叫得跟死了爹妈一样。
  方长抓着他依稀的头发,淡淡地说道:“我叫方长,记住了!”
  这就是方长?这就是一年多来在洪隆暗地里操盘全局的方长?
  奚媛的眼珠子定住了,她不知道方长原来是这样的方长。
  跟在方长身后的晏然更是惊得粉唇半张,完全不认识身前这个人了,他紧门之前可还顶着裤裆呢,这么硬的吗?
  而晏然在看别人,吉祥却在看她,南方分公司的销售副经理,还是有一点印象的。
  “你特么,你特么……”
  发了疯的王原青双手吊在了方长拎着他头发的手上,一副要跟方长同归于尽的样子。
  这一幕在局势上可以说是乱得鸡飞狗跳,可是,在场的人居然都没有一个愿意上来拉一拉,或者是劝一劝,手里捧着瓜,吃得那叫一个嗨皮!
  方长没好气地白了这些看热闹的大佬们一眼,暗想,你们这帮事不关己的老狐狸难道就不怕我拉你们一起下水?

  岳爱华等人的眼神就像在告诉方长,可劲儿造!我们相信你能自己给自己擦屁股,求不坑!
  方长脸一黑,拎着那跟个老鸡嵬子似的王原青,叫道:“我特么怎么了?睁大你眼睛看清楚,她叫冉露,一个你惹不起的女人!让你特么的去市长家吃油酥花生米你不去,非得来这么挨干?不服气吗?要不要我马上把你那个远在拉斯维加斯晒太阳的宝贝女儿请回来啊,你一年的收入怕是也抵不过她在凯撒时挥霍一晚上吧?”
  王原青全身一震,撒开了双手无力地垂下了双手,整个人颓了,刚才还有些倔犟的眼神,此刻是近乎哀求地看着方长,求方长放他一马。
  原来……原来刚才那个电话是替他解围,是他自己看不清形势地往跟前凑,再看看圆桌前的这些人,有着早知如此的安然神态,对这个年轻人的一举一动都没有特别的诧异,那就说明,这个叫方长的人是他们一早就认识的人,也是他们认可的人。
  方长一甩手,将王原青扔回位子上,把杯子狠狠地砸在桌子上,砰地一声,吓得王原青全身一抖。

  “王主任的脸好红啊,去医院看看吧,这个时候只能看急诊了,对了,顺便治治王主任爱管闲事的心病。”
  王原青听到这话时,神色紧张,站起来就往包间外面走,也许是起得太猛,头有些发昏,左摇右晃地跌跌撞撞地出去了。
  方长目光一转,瞪着吉祥,道:“你还等我扔你出去吗?我特么跟你可不熟!”
  这话一出,晏然倒是紧张了,躲在方长的身后露了一个只有吉祥才能看到的笑容。
  吉祥站了起来,朝在座的各位轻轻一点头道:“对不起,今天我们不请自来给大家造成了这么多的麻烦,实在不好意思,对了,方长先生,我想我们应该要重新认识一下了。”
  方长一脸平静地说道:“巨石科技的打工仔,方长,怎么样,骄不骄傲?”
  打工仔?开什么玩笑,连王原青都打着玩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个小角色,在座的一屋子大佬看他的眼神只有崇拜,怎么可能只是个打工仔?

  这个年轻人啊,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不过没关系,有了晏然在,应该很快就能得到答案了,说不定,还可以把这一屋子的人的真实目的给完全摸透。至于王原青,看来是用不上了,不过,还是得跟去看看。
  吉祥皮笑肉不笑地冲方长点了点头,目光所及看的却是晏然,后者知道,她可能受到重视了。
  在吉祥走后,铂锐几个小股东被方长一瞪,也屁滚尿流地跑了。
  晏然有些不安地坐到了方长的身边,而冉露坐在了方长的右边,幸福得想依偎在方长的怀里。
  “怎么样,这饭前开胃菜合不合大家的口味?”
  看到方长那无耻的笑容时,岳爱华忍不住啐了方长一口道:“滚你的吧,还开胃菜,今儿要不是沾了露露的光,今天指不定被王原青怎么拿捏呢。你个臭小子就这么狠心拿我们当枪使,今天要是不给点好处,我告诉你,这屋子里一捶你一下,都够你受的了。”
  平常足够严厉的岳爱华开起玩笑来那也是很放得开的,主要是一瞧方长和他身边那个陌生的女人眉来眼去的时候,岳爱华心里泛着酸腹下痒,憋不住地冲他耍个只有两人能懂的娇嗔。
  方长嘿嘿一笑道:“好处多的是,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失望过啊?”
  气氛一轻松,冉朝阳当即说道:“方长,今天我得好好感谢你!”
  “不用谢,冉叔!”方长一摆手,说道:“在座的各位大佬也不可能真把铂锐给买下来,无非就是做做样子,真谢不着我。”
  冉朝叹道:“你这一手操作下来,我手里的股份至少多卖一百个亿,要谢的,要谢的!”

  “一百个亿啊,那今天晚上可得好吃好喝,服务员来,把八二年的红酒、八二年雪碧、八二年的可乐,八二年的玩意儿,通通给端上来。”
  服务员脸憋得有些红,自己生在八二年,该不会要躺在桌子上去吧?
  包间里一时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冉露全程乖乖地坐在方长的身边,双颊泛着桃色,幸福得发甜发腻,桌下的小手早就把方长的手握得死死的,似乎这一辈子都舍不得放开一样。

  “各位今天早些回去休息,明天在巨石聚一下,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众人听得会心一笑,在盛夏的安排下,各自坐着早就准备好的车回各自的酒店去了。
  冉露和冉朝阳就站在酒店的外面,方长从旁说道:“冉叔,你会不会怪我见死不救?”
  “怪啊!”冉朝阳喝了几杯酒,肚子里的话算是不吐不快地说道:“我怪你这小子花花肠子太多,我怪你这小子对露露不够专一,你说说,你跟露露在一起都多久了,还不打算固定下来吗?准备晃到什么时候?”
  晃?方长可不时间晃,他更不可能安定,至于以后会怎么样,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这种事轮不到方长开口,冉露张嘴嗔道:“爸,你是不是喝多了,巨石刚起步,你就让我逼婚,只有在平等的情况下,我才有理智关注公司的未来,你让我现在就对他百依百顺,我这份嫁妆会不会太重了?”

  嗯!似乎有道理。冉朝阳点了点头,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冉家基因这么好,生个肤白貌美的白菜总不能让一头啮牙咧嘴的野猪给拱了吧?
  方长是头养不家的畜牲,冉露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一头扎进去,并且越陷越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