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6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比如说大家一致看好落选,事前没有半点风声的反而入局?”方晟试探道。
  陈皎含笑道:“每次不都会出现大红翻车,杀出黑马现象吗?交易都在台面下,外人根本看不清楚。你以为他大红,他自己清楚隐患重重;你都不知道黑马的存在,黑马却清楚一切已达成共识,正治交易就是这样的。”
  “可惜我一个都不熟,”方晟郁闷地说,“对了,知道沈直华吗?”
  “白山省副省长,父亲沈燃是换届大热门……”
  “你说过大热必死……”

  “不不不,沈燃被各方看好,也是各方都能接受的中间派代表,尤其在天河这几年措施得当,有效化解民族矛盾弹压不安定因素,多次受到老大老二肯定。”
  “沿海派子弟纷纷到边疆锻炼,他为啥搞特殊?”方晟忍不住给沈直华下了道绊子。
  陈皎毫无异色:“搞特殊的不止他一个,但我肯定跑不掉。主管这项工作的领导儿子都不带头,谁肯到又苦又穷又危险的地方?况且沈直华不属沿海派,严格意义讲,他代表广泛的地方势力,深获好评,从年龄讲也是老弟未来的劲敌。”
  好嘛,陈皎也不露声色摆了沈直华一道。
  方晟点到为止,摸清陈皎态度后不再多提,转而道:“今天第一次见到詹印,印象蛮强烈,典型的干部模样,比你我有官威多了。”

  詹印长着端庄方正的国字脸,浓眉大眼,高鼻重须,不苟言笑,象刚才都是身份、年龄差不太大的还好,倘若厅级干部碰上这种领导,恐怕都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在那种穷乡僻壤没点官样,底下人反而会欺负你,这一点我也是到原山才知道,”陈皎喟叹道,“据跟他亲近的朋友说詹印私下为人还不错,虽然有点象模做样但性格蛮硬气,不是那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小男人。”
  “噢,是这样啊……”
  方晟听了心里沉甸甸的。
  越往上走竞争对手越强,这一点方晟早有体会。从三滩镇一路杀过来,表面看仕途顺畅,个中曲折艰辛只有自己有数,特别两次双规相当于逆转胜,大概率更有失败可能。
  当初对付镇长、镇书记,可以说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跟于铁涯和邱海波较量,前后花了大半年;击败费约则是任县长一年多时间后;破掉以厉剑锋、吴维师为首的顺坝黑势力,动用军区直升飞机、特种部队才取胜;在银山近四年时间里,遭遇双规、暗杀等险情;转战鄞峡后,面对强势的本土派保守势力,与吴郁明联手作战至今都不能说占得上风!
  再想想冷面冷言的詹印,声望极高的沈直华,一时间方晟竟有无能为力的感觉。
  对手太强大,前途太凶险,官场,还有继续勇当先锋,冲锋在前的必要吗?

  看出方晟情绪有些低落,陈皎道:“中国太大了,永远不缺少人材,有些深藏不露我们不了解罢了,但无论如何,有恒心者终能笑到最后,这句话老弟和我共勉!”
  “是啊,是啊……”方晟沉吟道。
  这时樊红雨打来电话,陈皎主动转到湖对岸。
  “你们出去时来的就是二号首长,”她说,“到后院茶叙时特地询问包括你在内每个人的名字,不知什么意思。”

  “恼火,还是打算秋后算账?”
  “罪不罚众哟,反正从表情看没有生气的意思,但大人物向来高深莫测,谁知道心里想什么。”
  “姓骆的去了没有?”
  “没,说是到外地考察行程排不过来,委托秘书送了花圈之类。”
  “他反正是撕破脸,马上也要下台,连场面文章都懒得做了。”
  “无所谓,来也不证明什么……”
  手机里始终有嘈杂声,说明前去吊唁的客人络绎不绝,樊红雨没多说便挂断电话。
  燕子巷位于省城西北角老城区西面,大片五六十年代红砖青瓦平房,中间偶尔有几座可追溯到上世纪的老四合院。
  诸云林父母住在燕子巷中端老刺绣厂宿舍,两间房封掉一个门,中间打通了算作套房,一间客厅兼餐厅,一间卧室兼书记,家家户户厨房都在走廊上,没有卫生间,几百外有个公共厕所,因此每天早上免不了倒马桶之类。
  省城房价炒得最高时,开发商都没打过这片区域的主意,原因是产权复杂、住房素质低下,很难推进拆迁补偿工作。
  居住条件与时代严重脱节,更糟糕的是因于地势低洼逢雨必淹。市区根本不当回事儿的中雨,这里就得卷起裤腿淌水;如果大到暴雨基本没必要回家了,因为宿舍区全部淹在水里,水电皆停。
  很多住户纷纷在市区市郊买房,留守在宿舍区的不足十分之一,到了夜晚这里灯火萧瑟,十分冷清。

  诸云林是独子,出事被抓后父母亲被有关部门一遍遍传讯,两间简陋的屋子也被翻得底朝天,有些可疑地方真的向下挖了两三米。大概被折腾得麻木了,加之对生活失去信心,老俩口懒得搬迁,坚守在宿舍区有一搭没一搭地生活。
  每天清晨和傍晚,老俩口照例外出散步,沿宿舍区围墙外沿走五圈约五十分钟,期间家门就敞开着,一则没有赚钱东西,二则知道经常有人进去搜查,索性乐得大方,任君来去自由。
  鱼小婷和叶韵在宿舍区潜伏了两天两夜,分别进屋彻底搜了两轮,结论是根本别指望有任何收获!
  宿舍里家具和生活用品已精简到缺一不可的境地,砖瓦房结构也决定不可能有地下室、密道、夹墙等等。

  鱼小婷决定让叶韵留下监视,自己回鄞峡遇一下方晟,虽说赵尧尧已打电话隐晦地告诉他“一切顺利”,到时怎么个情况不便细说,只能由鱼小婷当面叙述。
  小别胜新婚。
  前一天晚上方晟“路过”白吉市,与徐璃好好聚了一回,之后介绍在京都活动情况,不料徐璃听了不到三分之一就睡着了。对工作,对官场,对勾心斗角,徐璃真的兴趣索然,在乎的只是和方晟在一起。
  鱼小婷的出现对方晟来说简直是惊喜!
  照例是方晟攻势如潮,鱼小婷淡然笑纳,直到他打光最后一颗子丨弹丨如山倒下。
  “记得你上次叫出声还是在顺坝。”方晟气馁地说。
  鱼小婷微笑道:“叫与不叫跟是否达到巅峰没关系,其实我很享受的,只是不想发出声音而已。”
  “不同阶段发出不同声音有助于交流,也能让我知道你需要什么。”
  “嗯……职业习惯,那么徐璃呢?”
  又来了!
  有上次她不辞而别的教训,尽管后来搞了回变相三人行,方晟还是不敢轻易接触禁忌话题,摇头道:“咱俩就事论事,不扯别的。”
  “我喜欢扯呀,”鱼小婷似笑非笑,“三人行已经从形式上试过了,下回干脆玩真的?”

  “不玩,不想玩,不能玩,玩不起!”
  “怕我生气?没事儿,真要生气能躺在徐璃旁边跟你那个?”
  方晟还是摇头:“谈谈伦敦之行吧,楚楚和越越怎么样?整个行动有没有死人?外界反响如何?”
  日期:2019-01-18 0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