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9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共是3475元,这酒也没咋喝,本店可以代为保存,您随时随地都可以过来再喝。”
  他的脸都绿了,啥酒啊,张嘴三千多块钱?这也太***黑了吧!
  这价格确实贵得离谱,可接过价目表一瞧,不由得哑口无言了。
  “本店明码实价,你们点的这瓶酒,是产自意大利GAJA酒庄的,一瓶就要3288元,再加上这一堆零食,一分钱也没多收。”
  拿着价目表,谢东心中懊恼不已。没准在来酒吧的路上,兰馨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而自己竟然还做着不着边际的美梦,这智商和情商,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不吃亏就怪了。
  低头再看看小姜,就这么一会的工夫,鲜血已经把毛巾浸透了,脸色也越发苍白,虽说这点伤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可毕竟是为了自己才闹成这样的,现在为了三千块钱把人家晾在这里,耽误了治疗不说,实在也有点不仗义。于是在心底长叹了一口气,沮丧的拿出钱,数出3500递了过去。
  “算了,今天这事也挺不愉快的,我就破例给你们打个折扣吧,给3400就行了,零头不要了。”老板大方的说道,随即将一百块钱还了回来。
  他没有勇气看酒吧老板那嘲笑的目光,低着头接过钱,扶着小姜便朝门外走去。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北风夹杂着雪花,吹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他本想打出租走,可小姜坚持开自己那台五菱宏光,再说确实没有空驶的出租车,于是两个人踉踉跄跄的走回兰馨家楼下,当打开车门的时候,小姜已经连上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能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这辆老爷车竟然打不着火了,气得小姜连骂了好几句娘。没办法,他只好再跑到小区外面,足足站了十多分钟,好不容易才截了一辆出租车,回来接上小姜,等到了医院的时候,毛巾和血已经被冻得凝固了,粘在伤口上,半天也取不下来。
  消毒、缝合、包扎,又打了消炎和破伤风针,一切都忙活完,已经是后半夜了。小姜的脑袋上缠了一圈纱布,样子就跟电影里的国民党伤兵似的,丢盔卸甲、狼狈不堪。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去青林家凑合一晚再说,否则小姜这个样子回家,再把父母吓个好歹,就更得不偿失了。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整个城市银装素裹,在都市的霓虹下显得分外妖娆,午夜的街道寂静得如童话世界一般,似乎所有的丑陋和罪恶都在皑皑白雪覆盖之下,销声匿迹、无影无踪。
  二人无心欣赏美妙的雪景,垂头丧气的上了出租车,到了青林家,跌跌撞撞的爬上楼,敲了好半天门,才把他从睡梦中叫了起来。

  吃了点方便面,两个人这才感觉身上暖和过来,人也有了些精神,小姜骂骂咧咧把刚才的经过讲了一遍,伤口越发疼痛难忍,吃了片止疼药,便一头拱在床上睡着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谢东和青林,两人相视无言,一时竟然不知说点什么好。半晌,还是青林问道:“师傅,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呢?还要去找那个兰馨吗?”
  他沉默了,心里不禁有些悲凉。
  下一步干什么呢?他真的说不清楚。只是感觉这繁华的大都市充满了各种邪恶和陷阱,并不适合自己这样相对简单的人。于是低着头想了半天,最后无可奈何的说道:“不找了,其实,只是想当面问她几句话而已,现在看来也没那个必要了。我还是太幼稚,就算是吃亏长见识吧。至于说到今后的打算嘛……”说到这里,他却犹豫起来,沉吟良久,这才鼓足勇气继续道:“能不能让我在这里暂住几天,等案子有了结果,我马上就走。”

  对他而言,实在不想跟青林提这样的要求,可是,也不能为了等法院的消息就租半年房子呀,如果不租房子,住旅店费用又太高,所以只好厚着脸皮跟徒弟商量了,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感觉脸上发烧,这师傅当的,实在太没面子了。
  没想到青林却爽快的答应了。
  “瞧您说的,这事还用商量吗,巴不得师傅在我这里常住呢,放心吧,多长时间都无所谓,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徒弟答应得越爽快,他的心里就越过意不去,支吾了半天,本想说几句感谢的话,可又觉得说多了显得有点假,于是便暗下决心,等这些麻烦事过去了,一定将身上这点本事都教给两个孩子,也算对他们不离不弃的回报吧。
  有心和青林再聊几句,问问他丹阳功心法修炼到了什么程度,可实在困倦之极,没说几句话,眼睛就有点睁不开了,青林见状,赶紧让他躺在沙发休息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静悄悄的,爬起来挨个屋子看了看,原来小姜和青林都已经走了,再瞧了眼时间,马上就中午十二点了。
  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呆,不禁又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幕,除了憋气还是憋气,索性不再想了。起来略微活动了下,见房间里有些凌乱,合计可能还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日子,于是便动手收拾了起来。
  干了一个多小时,房间基本打扫差不多了,便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背包拿了过来,打算整理一下。背包里的东西不多,只是几件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母亲给的手镯也在其中。他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安全,便想将它放在背包里面的夹层中,刚一拽开拉链,却见那几张照片还在里面,于是顺手拿了出来。
  照片里的兰馨笑得非常甜蜜,跟昨天晚上简直就是两个人,他坐了下来,反复的看着,心中不由得有些惆怅。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现在又该是什么样子呢?刚想了个开头,他便无奈的笑了。

  真是鬼迷心窍,都到了这个地步,满脑子还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实在病得不轻!对自己而言,兰馨就是个噩梦,一个充满了荒唐和卑鄙的噩梦,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地方。既然如此,还保存这些照片干嘛,除了能证明自己的愚蠢和下贱,再没有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走进卫生间打算烧掉这些无聊的照片,可就在点燃的一瞬间,一张照片上的内容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也是一张自拍照,只是和前几张的角度略有不同,卧室里的一张藤椅出现在背景当中,藤椅上依稀有什么东西,只是看不很清楚。
  他赶紧出了卫生间,走到窗口处认真看了好久,终于确认,藤椅上的东西是一件黑色的外套,虽然是随意的放着,但基本可以确定,是一件男士的风衣。他的心里不禁微微一动,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了当天的情景。
  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完全光着的,兰馨也是一样,他记得还试图在卧室里寻找衣服,可是并没有发现,别说自己的衣服,连兰馨的衣服也没有。当时兰馨还一脸娇羞的说,昨天晚上你那么急……
  然后是在卫生间里才找到衣服的,兰馨的内衣也都扔在那儿,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兰馨是光着站在门口的。
  卧室并不大,也就十多平方米的样子,藤椅近在咫尺,如果上面放着这么一件衣服的话,自己绝对不可能无视的。那这件衣服又是谁的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