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8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谢东不想提自己这些破事,可架不住两个徒弟软磨硬泡,最后把心一横想道,跟这俩小子说说也没啥,无非就是没面子而已,现在,自己的面子还能值几毛钱一斤,丢不丢的根本无所谓。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尤其是这个小姜,一肚子都是鬼点子,人又机灵,没准还可以帮我分析一下,找出问题的关键所在,至少得搞清楚兰馨到底是个什么人吧,不论吃亏还是占便宜,总要有个最后的说法。

  这样一想,便把牙一咬,将从江边偶遇兰馨,到酒后失德以及被拍照片的事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听得两个年轻人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没合上。
  “师傅啊,想不到您老人家还有艳遇啊,我咋就从来遇不上这种的美事呢?”小姜的两个眼睛一个劲儿放光,羡慕得就差流哈喇子了,青林见状,狠狠怼了他一拳,笑着骂道:“你个贱人,还能有点正经的嘛,师傅让你给出主意,你可好,跑这过干瘾来了。”
  谢东苦笑了下,示意青林先别插言,听听小姜怎么说。
  小姜眼珠子转了转,低着头沉思了片刻,然后缓缓说道:“其实,这件事的关键之处在于,如果兰馨是真心喜欢师傅,那就是一个浪漫爱情故事,如果这娘们要是受人指使,故意给师傅挖坑,那就是一部惊悚推理片了。”
  一番话听得谢东和青林不住点头,小姜更加洋洋得意,摇头晃脑的继续说道:“要想知道这个女人对师傅到底是真是假,那就全得靠我了,青林老中医是根本帮不上啥忙的。”听他这么说,青林还有点不服气,可再听小姜往下一说,便彻底没话了。
  “明天晚上之前吧,我争取把这个女人的底细摸清楚。”小姜信心满满的道。
  “这么快?”谢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可就知道她叫兰馨,是个大学生,连电话号码都忘记了。”
  青林则满不在乎的道:“这很简单,明天你跟我去一趟移动公司,带着身份证,我找个朋友,把你原来那个电话的通话详单调出来,不就知道她的号码了吗?然后你再给她打电话,约出来见个面,只要让我跟上她,一切就OK了。”
  他这才明白,原来小姜还是用调查小三的那套路子,好在是他的专业,估计是轻车熟路,应该没什么问题。
  由于有了这么个离奇的话题,小姜的话自然越来越多,青林也兴致颇高,可他却有点坚持不住了,身心疲惫再加上发烧,浑身疼得难受,脸色也非常难看,青林见状,赶紧收拾好了床铺,让他上床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脑袋刚一挨枕头,他便沉沉睡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魏霞来电话了,因为换了号码之后,他只给魏霞打过电话,别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号,于是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没准是魏霞回心转意了呢,他想,于是赶紧接了起来。
  “谢东,你给家里挂个电话了,你家好像出事了,你妈找不到你,最后把电话打我这里了。”魏霞冷冷的道。他吓了一跳,一时也不顾不上失望,赶紧问道:“出啥事了?”
  魏霞似乎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平静的道:“我也不清楚,你赶紧回个电话吧,另外也转告你母亲,以后也不要给我打电话了。”说完,便直接挂断了。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凌晨四点半,这么早家里能出啥事呢?他不由得紧张起来。赶紧拨通了母亲的手机。
  电话接通之后,刚喊了一声妈,听筒里突然传来母亲沙哑的哭声。他顿时懵了,翻身坐了起来,举着电话惊慌失措的道:“妈,你先别哭,到底怎么了?”
  “东子啊,你快回来吧……你爸没了。”母亲断断续续的哭着说道。他如同被电击了似的,浑身一哆嗦,连忙大声问道:“你说啥,我爸没了?”母亲再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嚎啕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他愣了足有一分钟,然后猛的跳了起来,三下两下穿上衣服,推开房门便往外走去。
  青林的家是个两居室,因为只有一张床,所以两个年轻人就都挤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这么一折腾,二人当然也醒了,睁开眼睛一见师傅急三火四的往外走,还以为他又要玩失踪,立刻扑了上来,一人抓住一只胳膊,说啥也不松手。
  他这才想起此刻是凌晨四点多,想要回平原县,只能开车走,于是叹了口气,对小姜说:“你能开车送我回平原县吗,家里出事了,我爸没了。”

  小哥俩这才明白是咋回事,小姜也不含糊,抓起衣服便跟着他往外走,青林见状,也赶紧跟了出来。
  一路上,他百思不得其解,前天魏霞还说,老爸被一家公司聘去发挥余热,忙得脚打后脑勺,咋说没就没了呢?在挂了好几次电话之后,才从母亲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两个月前,闲着没事的老爷子参加了一个自称中华慈善投资基金总会的培训,回来之后,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整天满口都是一些经济方面的新名词,然后也没跟任何人商量,直接把家里仅有的三十万块钱取了出来,投进了这家公司,随即被聘为公司市场开发部的副总监,整天四处宣传培训,忙得不亦乐乎。然而,就在几天前,公司的几个主要负责人突然失踪了,而且账面上的几千万资金也不翼而飞,大家这才发现上当了。昨天老爷子回到家里便闷闷不乐、愁眉不展,在床上躺了一天,晚上没吃东西便睡下了,睡到半夜,突然说自己肚子难受,可是上了好几次厕所也没见缓解,一直折腾到凌晨,忽然就不行了,没等救护车赶到便咽气了。

  “医生说是急性心梗。”母亲抽泣着说道:“其实,你爸就是钱被骗了,连着急带上火,他性子又急……”说到这里,母亲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为了怕母亲伤心过度,他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好声安慰了一番,母亲这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你爸是中了什么邪,一辈子小心谨慎,最后竟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啊。”母亲长叹一声,无奈的说道。
  挂断了电话,他沉默良久,突然有些理解了父亲的所作所为。老爷子生性争强好胜,就是因为儿子没出息,这几年才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或许是因为谢东最近声名鹊起,又和魏书记的女儿做了夫妻,尤其是上次的收徒仪式风光无限,连县长都屁颠的跟在身后,更加觉得儿子事业有成,从此衣食无忧,自己也终于扬眉吐气了。在种亢奋的状态下人,被那帮巧舌如簧的骗子一忽悠,便将一辈子的积蓄都拿出来做投资,本来指望能锦上添花,没想到却落了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想到这里,不禁心里更加难受,双手掩面,嚎啕大哭起来,青林和小姜也被他所感染,跟着落了不少眼泪。
  一路无话,两个多小时之后,他便赶到了家中,推开熟悉的房门,看了一眼父亲的遗像,忽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等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躺在了卧室的床上,母亲正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满眼都是惊慌和无助。青林一边为他把脉,一边轻声的安慰着老人家。见他没事了,母亲似乎松了一口气,起身便要去给三人张罗早饭,却被小姜硬给拦了回来。
  “师傅一直在发烧,昨天也没休息好,您就先照顾他吧,家里的事就交给我们哥俩了。”小姜说完,转身便出去了,没多大一会,就置办好了各种祭奠用品和应用之物,感动得他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