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遗产,竟让我为老板娘受孕……》
第146节

作者: 雪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平日里,她的那些手段,早已经把孙辉迷得死去活来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一对姐妹花,姐姐本身的那种成熟和知性,那种乖巧和配合,早已经让我的内心感受到了极大的满足。
  龙头的水流依然在肆无忌惮地流动,那等水流,在不断地向我和陈艳娇的身上泼洒,让旁边的陈艳红自然也有了些感觉。
  虽然,陈艳红不知道她姐姐为什么能够和我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但是看到我和陈艳娇如此缠绵,她的心里自然也升腾起了欲望。
  说实话,这些遇人不淑的美女,见到我这样战斗力十足的男人的时候,基本上都抵挡不了我所带给她们的无尽诱惑。

  有时候,岁月是一把无情的刀,会让这些懂得了那种乐趣的女人,永远无法阻挡来自那种尽情挥洒的欲望的诱惑。有时候,她们甚至比男人更加想要,她们喜欢刺激和快感,而只有遇到真正的男人,才能够让她们得到极大的刺激和快感。
  我无疑能够给予她们那种极致的满足!
  虽然陈艳红和我相互之间内心还完全陌生,但是有了陈艳娇这中间的粘合剂,慢慢的陈艳红身体也开始变得通红了起来。
  她的脸蛋白里透红,在微弱的灯光照射下,她的整个身躯,那曼妙的曲线也开始变成了乳白色的光泽。
  我从上往下俯视陈艳红的胴体,那种透亮的灯光质地,让人感觉到她居然有一丝神圣的气质透了出来。
  我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虽然我的身上还有陈艳娇,可我看陈艳娇很快就将缴械投降,她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立马又抓住陈艳红,将她紧紧地拥抱。
  看到我居然这么能征善战,陈艳娇的眼光中闪耀出一丝庆幸来,幸好不是她一个人面对我,如果是她一个人的话,她只怕会吃不消我的轮番突击。
  “嗯,你真坏,才刚摸了我姐姐,现在又要到我这里占便宜。”
  被我紧紧拥抱的陈艳红就像是一个二八芳龄的娇娇女,她是如此地纯情,她浑身的诱惑,不由得又让我想起了她在‘欧时力’服装专卖店试衣服的时候那副样子,那时候的她,是如此的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让人不由得感叹她的年轻和魅力。
  想到这些,我的手又开始有些不老实了,我在慢慢地品尝陈艳红身上那份少女的美。
  曾经,我听人说起过,女人只要有希望,只要有梦想,即便是五十岁也不会老去,她们就像是天生的不老妖,时刻能够彰显出她们的青春魅力。
  我感觉到陈艳红就是那样的女人,她其实可以选择更好的生活,都是因为欲望和男人的自私,才造成了她现在的悲剧。
  现代人往往极端势利,为了不失去现有的财富和享受,没有一个人敢于去改变现状!
  我有些动情了,一手捋了捋陈艳红的一头黑发道:“艳红,你真美!我要好好品尝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动情,或许是因为我被陈艳红美妙的胴体迷醉了,但是陪着陈艳红爬山,又和她一起去步行街,我确实能够感觉到陈艳红充满魅力的一面。

  这个时候,陈艳娇早已经洗完澡出去,就留下我和陈艳红一起,听到我的话,陈艳红有些娇羞地趴伏在我的怀里,让我感觉到她的娇媚。
  我们两个人一起被水流慢慢流淌而过,内心的燥热却让我对陈艳红开始动手动脚。
  我的确御女无数,但是陈艳红和陈艳娇这对姐妹花,却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尤其是陈艳红,她那种小资一般的情调和优雅,让我觉得自己非常有成就感。
  有时候,陪着陈艳红激情一次,让我觉得我好想就是明国时期的那些大帅一样威武,那种刺激感简直无可言喻。
  陈艳红虽然在技巧上比陈艳娇要稍有不如,但是她也有她的特殊之处,她不停地抚摸我,当她极度兴奋的时候,那双纤纤玉手更是不断抚摸我那壮实的胸脯,那种感觉让我觉得自己真的很伟岸,给了陈艳红所有,让她极度满足。
  我们在水龙头下冲了挺久才意犹未尽地走出来。
  看到我和陈艳红成双入对地走出浴室,陈艳娇又开始吃起了醋:“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啊?不行,王浩,你要补偿我。”
  听到陈艳娇的揶揄,还是陈艳红比较关心我,她有些关切地说:“姐姐,还是让他歇一会儿吧,不然他也累嘛。”
  陈艳红那种娇滴滴的声音,让我内心都有些痒起来,不过为了讨好这对姐妹花,我说道:“好了,艳娇,今天我会让你极度满足的。”
  我缠上浴巾便跳上了床,一把抱起陈艳娇,又是一次无限制地放纵,一夜放纵,让两女都觉得极度幸福。
  那天晚上,我来来回回也不记得来了多少次,我惊叹自己的战斗能力,居然让两女匍匐在我那强大的战斗力量之下。
  第175章
  像往常一样,我开车送陈倩去上班。
  这两天我都有些心虚,我曾经向陈倩保证过,这两天一定能够拿到陈总的尸检报告,不过因为陈宏飞贿赂吴飞副局长的原因,我却没有能够如期拿到尸检报告。
  我猜测,以陈倩雷厉风行的作风,加上肖茉莉对她的施压,她一定会逼我尽快拿到她哥哥的尸检报告。
  可让我庆幸的是,这两天,她好像都忘记了这回事一样,根本就没有向我问起过尸检报告这回事!
  这两天,我除了去陪陈艳红姐妹以外,还去找过一次老板娘。
  陈总不在了,老板娘一个人守着偌大的房子也觉得很心慌,我陪着老板娘聊了很久,也提前告诉了老板娘要尸检报告的事情出现了挫折,可能不能如预想中那么快拿到陈总的尸检报告。
  老板娘并没有催促我,她说只要有我在她身边,至于那些财产她根本不在乎。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内心异常感动,我从来没有想到老板娘对我的感情居然从来没有掺杂过任何的杂质!
  我有点心事重重,当我送陈副总到办公室,然后再回休息室的时候,却被陈副总叫住了:“王浩,你这两天到底干嘛去了?”
  陈副总的话让我本来放下去的心又悬了起来,没有想到这娘们前几天不提,今天又开始找我‘秋后算账’了。
  我装作很淡定地说道:“这两天我去做什么了,你不是知道得很清楚嘛?”
  我说完话,一双眼睛睁成铜锣一样盯着她。自从陈总去世以后,陈副总穿衣的风格也有了些变化,虽然不说是更上档次,最起码也卓有特色。
  她依然穿着那套标准的职业装,一双肉色丝袜包裹住她的大长腿,恨天高踩得叮当响。
  可她那标准的深V假西装里却穿了一件淡红色的休闲式衬衫,那样的一件惹火衬衫常常贴着她坚挺傲然的小双峰,随着她一摇一扭的腰肢,格外地惹人注意。

  我曾经问过陈副总,为什么要换底衫,她说是为了纪念她哥,当年陈宏斌喜欢她这样穿衣服。那些休闲式衬衫都是陈总作为生日礼物送给陈副总的,她穿着那些衬衫总觉得陈总并没有走远。
  日期:2019-02-2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