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7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几乎是跳了起来,兰馨也被惊醒,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说不出是委屈还是羞涩。
  “这是咋回事,我怎么……”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还光着屁股,赶紧四下望去,可看了一圈,居然没发现衣服,于是只好又回到床上,正拿被子盖住自己,可兰馨随即贴了过来,那绵软细腻的身体让他如触电般的又跳了起来。
  “我,我的衣服呢?”
  兰馨吃吃的笑,用手指了下卫生间,娇羞的说道:“都在那里呢,昨天晚上你性子那么急……”

  他愣了一秒钟,随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卫生间,抓起衣服胡乱套在身上,站在里面努力的回忆了好一阵,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你快出来啊,我还要洗一下呢?讨厌死了。”兰馨在外面大声的喊道。
  他赶紧打开门,却发现兰馨光着身子站在门外,见他出来,害羞的笑了一下,双手掩在胸前,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烦人!”
  这……这……这是咋回事?这不是在做梦吧,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剧烈的疼痛差点没让他喊出声来。
  不是做梦,绝对真实!可是,我明明记得昨天是打算离开的呀,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想到这里,他也顾不上许多,推开卫生间的门便问道:“我昨天不是回家了吗,到底是咋回事?”
  兰馨正在冲澡,见他急头白脸的问,便羞涩的笑道:“是啊,你是打算回家,可并没真走呀,然后又喝几杯酒,你就……”说到这里,拿着蓬头朝他淋了过去:“你可真坏,那么用力,都把我弄疼了!”

  他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好像有一百面大鼓在同时敲击,震得人都有点晕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跟你……那样了?”
  兰馨愣了一下,随即收起了笑容,将湿漉漉的头发一甩,冷笑着问道:“我并没打算让你负责,何必用这种口气说话呢?怎么,难道怕我讹你吗?”
  一句话让他哑口无言,是啊,人家并没说什么,分明是自己酒后无德,欺负了女孩子,何必又拿出一副受害者的架势呢?
  可是!为啥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呢,他默默的想道。
  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呢?想来想去,似乎全都不对劲。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凭啥会喜欢上我?然后还跟我上床?这本身就有点令人费解。还有,为什么如此美妙的事情,居然一点印象也没有呢?就算喝多了,也不至于完全失去记忆吧,真要是醉成那样,还咋办床上的那点事啊?
  越想疑点越多,疑点越多就越想不明白。他愣愣的站在卫生间门外,犹如木雕泥塑一般。
  兰馨推门出来,瞟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道:“你不用紧张,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一句话,将他从沉思中拉了出来,擦了一把额头上冷汗,赶紧低声问道:“为什么……喜欢我?”

  说实话,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都没什么自信,甚至更想听到的答案是因为钱,毕竟在一个涉世不深的大学生眼里,像他这样的所谓名医,一般来说是有点钱的,如果那样的话,是最好不过了,路南分局赔偿那二十万块钱,除去上次手术用了一大部分,还剩下几万块,他可以都拿出来,只要兰馨保证不再纠缠就好。
  出乎他意料的是,兰馨几乎没怎么思考,便随口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跟你在一起。”
  他的头瞬间就大了,瞪着两只眼睛,好半天才道:“可是,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兰馨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笑了下道:“我知道,可我不在乎。”
  “**!”他脱口而出一句脏话。
  难道我真的老了吗?现在的年轻人如此开放吗?一个女孩子跟一个男人上床,就跟换条裤衩似的那么简单?他默默的想道。

  “你是不是想偏了?”兰馨笑着道:“昨天晚上我就说过,不会影响你正常生活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才地久,难道你不知道吗?”
  他简直目瞪口呆,兰馨的一席话,彻底颠覆了他对性和婚姻的认识,也许,这世界真的变了,变得疯狂、边得陌生……可是,即便世界变了,但看这丫头平时的一举一动,好像不是个随意的人啊?想到这里,他不禁又仔细看了兰馨几眼,忽然发现,原本清澈的眼神中似乎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看起来怪怪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也许是质疑的目光让兰馨感觉有些不舒服,只见她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恐怕认为我是有所图吧?其实,我真的什么都不图。就算是仰慕你吧,在这样一个纷乱浮躁的时代,能静下心来,钻研那些早已被世人遗忘的东西,并有所成就,实在是个了不起的人。”说道这里,她的脸微微红了下,略微停顿了片刻又道:“我也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是否真的醉了,总之,你非要那样,我也没办法,就只好答应你了。”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半懵状态,那听完兰馨的这番话之后,他算完全懵了。
  我非要那样,你也没办法,就答应我了?按这个意思,我都醉到丧失记忆的程度了,居然还能要求和女人上床,这***还是我吗?分明就是超人嘛!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管有多少想不明白的地方,但事实无法更改。好在兰馨看起来不像是纠缠不清的女人,所以现在离开,从此不再联系,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她自己不也说了嘛,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
  心里这样想着,他缓缓站起身,尴尬的笑了下,然后支支吾吾的道:“时候也不早了……我还是先走吧。”

  兰馨并没有挽留的意思,只是临出门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你不想留个电话号码吗?”
  他犹豫了一下,故作镇静的道:“还是我联系你吧。”说完,转身便逃了出去。
  出了大楼,心里刚稳当了些,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
  “谢老师,不好意思,昨天晚上趁你睡着了……”她顿了下:“所以,我已经知道了你的电话号码,不过请放心,我不会骚扰你的。走吧,我在楼上看着呢。”
  他赶紧抬头望去,只见兰馨正站在阳台上,一身白色的睡衣在阳光下异常显眼,由于距离太远,无法看清她的面部表情,只能看到一头秀发在风中飞舞。
  回家的路上,他的心情很复杂,愧疚、困惑、甚至还有一点点遗憾,总之五味杂陈,难以名状。想不到,最后的道德底线,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突破了,可笑又可叹的是,自己居然一点记忆都没有,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这都有些不可思议。
  人在婚姻和家庭中的道德水准,与身份、学识或财富并没有直接关联,别看谢东常年混迹于社会最底层,但他对性和婚姻的态度,有着与生俱来的谨慎和保守。可现在,这点仅存的自尊也伴随着这场莫名其妙的荒唐彻底消失了。
  还有啥脸回家呢?不,准确的是,还有啥脸回魏霞的家呢?但是,不回去的话,又能去哪呢?他忽然有些悲怆,晃晃悠悠三十多年,自己居然连个真正意义上的家都没有,实在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