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5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阵容,几乎囊括京都传统家族和沿海派高层新生代子弟,走到哪儿都是令人生畏的力量!
  假以时日,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后,里面没准出现最高层领导者,甚至不止一位!
  “各位请!”
  等樊伟与大家一一握手后,樊红雨平淡无奇地说,内心实质掀起巨大波澜。之前她猜到方晟此次来京都会有大动作,没想到搞得比预想的还要大,这使得她有点忐忑,不知会因此带来多大风险。
  内地正治斗争从来都是枪打出头鸟,下次没人敢出头就万事太平了。樊红雨很担忧方晟会成为被打击对象。
  浩浩荡荡一行来到胡同深处宋家大院,宋仁槿得到消息和宋远冬在院门口相迎,看了这班人马暗暗吃惊,赶紧通报,不多会儿宋寒枫亲自赶到前院接待。
  以正治局委员身份接待一班副省级、厅级甚至处级干部,表面看是屈尊纡贵,但所有人都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儿!
  别说他们代表着背后不便明说的势力,就是各自本身都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将是未来若干年内地正坛活跃人物。
  江山代有才人出,若连这点都看不透,怎能在京都立足?
  当下双方按场面规矩做足礼数,该说的话,该表达的慰问,该履行的程序一丝不苟。
  因为都是孙辈,来到灵堂都恭恭敬敬下跪磕头,宋仁槿则作为长孙在旁边陪磕。
  磕头顺序也是有讲究的。

  陈皎理所当然第一个;燕慎和姜姝第二拨;樊伟与宋家沾着亲戚关系,独自磕头;第三拨轮到吴郁明、詹印;然后是方晟和白翎;最后一拨是于铁涯、邱海涛。
  静静站在冰棺边瞻仰宋老爷子遗体,方晟感慨万千:任你生前多威风、多强势、多名动天下,去世后只能躺在这方寸之地,真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么,既然功名利禄都是虚幻,人在世上走一遭到底为了什么呢?
  痴痴想着,方晟不觉呆呆出神,直到瞻仰结束白翎拉了他一把才幡然惊醒。
  宋寒枫再度亲自陪他们到后院茶叙,坐定后一一询问姓名、在哪儿工作、职务等等,并非装糊涂,贵为正治局委员要处理应付的事务太多,哪有工夫注意晚辈后进的详细情况?
  聊了几句,秘书进来贴着宋寒枫耳朵低语两句,宋寒枫面色一整,说了声“失陪”便匆匆出去。
  宋仁槿又陪大家说了会儿话,陈皎见前后也有三四十分钟,使个眼色,纷纷起身告辞。
  经过中院时又有客人前来吊唁,宋仁槿要陪跪,遂由樊红雨送一行人离开。在巷子里走了一半,前面“呼啦”涌来一群精光四溢的便衣,瞬间整条巷子进入紧急状态,每家门口都有人守护,行人被隔离到安全地带!
  一行人均心头一凛,知有大领导要来!
  此时再返回后院已不可能,只得耐心站在安全区域等待。
  隔了五六分钟,七八辆小轿车缓缓驶过来,前后均有特警护卫。
  经过方晟等一行人面前时,第二辆车子似乎略为停顿,虽看不清车内情况,方晟却强烈感觉到有人在观察自己!
  心神微分,车子已驶过去,大家都掂起脚尖想看个究竟,不料车子到了院门口后大群便衣层层封住巷子,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只隐隐看到一群人下车走进院子,然后巷子临时解除警报,通知安全区域逗留的行人立即离开!
  回到王三烤鸭店前,樊红雨再次表示谢意,与大家握手道别。步行前往停车场途中,陈皎幽幽道:
  “应该是二号首长,樊兄以为呢?”
  樊伟身为情报部门首脑岂有不知之理,微微笑了笑没吱声。
  “怎么看出来的?”姜姝好奇地问。
  “车牌号,首长们出巡的服务车辆都相对固定。”燕慎道。

  邱海涛毕竟不是体制中人,大大咧咧道:“这阵仗咱见过,不过感觉是一号首长特有的。”
  换句话说,邱海涛觉得二号首长的安保措施超标了。
  大家都没吱声。
  抵达停车场后大家握手告别,各自上车分道扬镳。
  还没驶出商场,方晟接到陈皎的电话:

  “大老远跑回来就这么寡淡地结束了,老弟不打算请个小客帮弟妹高升贺一下?”
  方晟笑道:“她早有此意,就怕请不动呢。”
  “你在前面开,我和燕慎后面跟着。”
  紧接着方晟又跟樊伟说了一下,由白翎开车,穿过近三分之一市区后拐入老旧破落的老胡同区,在迷宫般的巷子里足足开了四十分钟,停在一座门楣油漆剥落、墙头长满野草的小院子前。
  两分钟后院门打开,里面还有道电动门,车子进去后才发现院内别有洞天:青松翠柏之中隐映着亭台楼阁、池馆水榭;院里每棵参天古柏参天都长得十分茂盛,各式怪石异花点缀其间;院子东南角矗立着奇石林立的假山,中间环抱一塘绿水,着实有“流泉拨清韵,古槐弄清风”之韵味。
  方晟惊叹道:“想不到如此破败的胡同里竟藏着这等胜地!”
  “别小觑人家,它的前身是清代铁帽子王府,不知多少官员削尖了脑袋想进来打点仕途呢,”白翎道,“如今被切成三块,西侧改建成学校,北侧则是区正府机关大院,剩余部分开了家隐密的商务会所,没招牌,没预订电话,只有圈内人才知道。”

  “有钱都进不来啊。”
  “必须又有权又有钱。”白翎补充道。
  说话间陈皎、燕慎和姜姝、樊伟陆续进来,陈皎以前来过,下车后扬声笑道:
  “咱不看菜单,能订到这家会所就足见白警官的诚意,不错不错!”
  樊伟点头同意:“如果京都还有不买反恐中心账的地方,白警官真白混了。”
  “多少钱一客?”姜姝轻声问。
  白翎笑而不语,燕慎说:“别问了,根本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有钱能不能进来消费的问题。”

  “没钱也不行,”陈皎道,“上次有机会光顾是南方某个超级富豪做东,两千块钱一客吧,加上红酒,空运来的澳龙、神户牛肉等等我记得一顿花掉九万多。”
  “啊!”
  在场都算见多识广、自诩什么场面都经历过的,都不约而同猛吃一惊。
  樊伟狐疑道:“澳龙那些东西京都其它酒店都有,贵得不算离谱,是不是老板知道超级富豪特有钱,故意宰他?”
  “人家明码标价,不过超级富豪是否懒得看就不清楚了,可能红酒非常贵,几千块钱一支喝掉十多支。”陈皎解释道。
  燕慎笑道:“这么一说大家心里有谱了,今晚咱只喝白酒,但澳龙、神户牛肉、瑞典鳕鱼、俄罗斯鱼子酱什么的都得有,白警官工资卡里的钱够不够?不够樊主任凑点?”
  白翎满不在乎冲方晟歪歪头:“当然小方买单了,这年头谁好意思叫女人掏钱?”
  “咚”,姜姝的心尤如被巨石撞击,狠狠疼了一下。
  陈皎大笑道拍拍樊伟的肩道:“有钱都没机会花,很郁闷吧?”
  樊伟参加聚会的目的就是跟沿海派子弟搞好关系,遂展颜笑道:“郁闷几十年了,还在乎这一刻?”
  日期:2019-01-16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