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10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方恪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越说我越不懂,太复杂了,政治真不是一般人搞的,我还是玩我的电脑去吧,那什么,您不会真的选择和美国人合作吧?”
  “小国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我不想让西萨达摩亚成为另一个古巴,唉,现在只能动用老祖宗的合纵连横之术了。”
  当夜,刘子光回到了圣胡安大饭店,设宴款待父母和方霏,虽然已经嫁作人妇,方霏依然是一副清纯学生的打扮,宴会排场很大,国王派人送来了蛋糕,李纨、卫子芊和胡蓉也应邀参加了。
  方霏显然没料到这些竞争对手也会出现在圣胡安,短暂的惊讶后她很快镇定下来,不经意的显摆着手上的结婚指环,亲亲热热的挽住刘子光的胳膊,一口一个老公的喊着,然后得意的望着那几个女人。

  卫子芊拿着叉子的手忽然停住了,呆呆的看着方霏手上的指环,又看了看刘子光:“你结婚了?”
  刘子光拉过方霏的手,摩挲着手腕上的伤口说:“方霏是陪我死过一次的人,我欠她太多了,我们是在瑞士注册结婚的,当时我还是没有身份的人,就没通知大家,今天这场酒,权当补请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斩断的滋味确实不好受,三个女人吃着美味的龙虾味同嚼蜡,要不是碍着礼貌,胡蓉简直都想离席而去了。
  李纨忽然笑道:“我考虑清楚了,我愿意为西萨达摩亚人民贡献一分力量,出任你的住房建设部长,只是希望这个任命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刘子光说:“这个你不用担心,如果这件事在别的国家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是每个国家都有具体国情,部长在西萨达摩亚并不是一个稀罕的职业,此前西萨达摩亚的精英阶层大多是佩雷斯的拥趸,他们拒绝出任我的内阁任何职务,所以我只能抓到一个是一个了,并且这种内阁负责制是总理全权任命自己的班子,在法理上也是说得通的。”
  卫子芊也随即说道:“随着西萨达摩亚经济的发展,酒店业和旅游业的生意一定很好,至诚海外已经决定在圣胡安建造一座高标准的七星级酒店,这是我们公司最大的业务,所以,我会经常来的。”
  胡蓉也不甘示弱的说:“太好了,我起码要派驻这里一年才能回国,休息的时候可以找你们玩了。”
  说着还带点挑衅意味的瞟了方霏一眼。
  “吃饭,吃饭。”刘子光招呼道,徒劳的指望用美食堵住这帮女人的嘴。
  在刘子光遭遇冤狱的时候,李纨、卫子芊和胡蓉是同一战线的,现在突然听说方霏已经秘密嫁给刘子光了,这三人自然而然的就同仇敌忾了,饭桌上隐隐有些带酸味的硝烟了。
  方霏这个气啊,可她生性善良,不会当众发脾气,只好暗暗忍着,忽然觉得一阵恶心,急忙快步走到一边的洗手间里狂吐一番,出来照镜子的时候,忽然看到李纨站在身后,轻轻拍着自己的背。
  “小方,怎么了,不舒服?”
  “没什么,就是突然恶心,想吐,可惜了刚吃的龙虾了。”
  “不会是有了吧?”李纨微笑着问道。

  方霏的脸突然红了,火烫,小声咕哝着:“哪有那么快。”
  回到席间,刘子光问道:“怎么回事,吃着饭就跑,还以为是生气了呢。”
  方霏低头不说话,李纨代她答道:“傻家伙,你就要当父亲了。”
  听到这个消息,最惊喜的还不是刘子光,而是老头老太太,想到就能抱上孙子了,不禁乐开了怀,老头更是说道:“拿瓶白酒来,好好庆贺一下。”

  晚上,房间里,终于可以单独在一起了,方霏恶狠狠的扑上去就对刘子光又掐又打,扭着他胳膊上的肉问道:“说,是不是你把她们招来的?”
  刘子光辩解道:“至诚在西萨达摩亚有项目,胡蓉是作为联合国维和丨警丨察派驻圣胡安的,和我没有关系。”
  “哼,还狡辩,肯定就是冲着你来的,她们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就算你到天涯海角也会跟来的。”方霏扭转身子,暗自垂泪。
  刘子光赶紧哄她:“我心里只有一个。”
  方霏才不买账:“算了吧,还封人家当部长,恨不得每天在一起,不行,我也要当部长,当卫生部长。”
  刘子光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自己端坐当中,女人们环绕左右,每个人头上都有标签,李纨是住建部长,方霏是卫生部长,胡蓉是内务部长,卫子芊是商务和旅游部长……这日子没法过了。
  忽然方霏扑哧一笑:“看你那样,和你开玩笑的,李姐姐人那么善良,能力又强,让她帮你再合适不过了。”
  刘子光松了一口气:“你理解就好。”

  “我当然理解了,你们之间只是柏拉图式的精神那啥,帮忙是可以的,但是别的可不行哦,要不然我掐死你。”说着方霏又扑了上去。
  闹了一阵后,方霏消停下来,瞪着天花板说:“我有一年没见妈妈了……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就连女儿结婚她也不知道。”说着眼角有一滴泪滑落。
  刘子光的心里也一阵酸楚,“后天我去中国访问,我们一起去吧,兴许能见你妈妈一面。”
  中国,北京,叶军生在自家四合院里来回踱着步子,心情格外复杂,他完成了一个从童年时期开始的梦想,那就是扳倒一直骑在自己头上的马京生,为了这个理想,动用了无数的资源,甚至包括一些人的生命。

  这就是政治,叶军生经常这样对自己说。
  为了政治目标,是可以牺牲任何东西的,包括对国家经济建设至关重要的铁矿石,包括一些不重要的位置和不重要的人,军人出身的叶军生做起事情来雷厉风行,大刀阔斧,但是有些时候太过大胆往往会反伤到自己。
  目前他所面临的情况即是如此,国家情报部门从特殊渠道获取了一个信息,有理由认为,西萨达摩亚近海可能有大规模储量的石油,最低估计一百亿桶,国家对这个情报极其的重视,这里面不光牵扯了战略资源的问题,还涉及到国际政治的问题,如果能在美国的后脊梁上按下一颗钉子,那么在国际博弈中,领导人手里就会多一张牌。
  为此,海里专门召开了一个会议,由总理牵头,各部委一把手都参加了,就是为了商讨关于如何款待西萨达摩亚总理访华事宜,出乎意料的是,负责西非铁矿业务的叶军生竟然不在与会行列。
  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信号,叶军生整晚在院子里踱步,直到深夜才有一个电话打来,那边告诉叶军生,最高层的意思已经下来了,就一句话,别让人家挑理。
  叶军生哀叹一声,坐到了树下的石凳子上,月亮门外站着一个黑影,是侄子赵辉。
  “小明,身上有烟么?”叶军生说。
  赵辉走过来,掏出烟来递给叶军生,帮他点燃。
  叶军生深深抽了一口:“三叔千算万算,就是忘记把一小卒子给算进去了,过河的卒子,是可以吃掉老帅的啊。”
  赵辉说:“三叔,您想的太多了,海里并没有说要处理谁,再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再说刘子光也不知道这里面是您在推波助澜。”
  日期:2018-12-16 09: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